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军婚撩人 > 第144章 无效的程序,有效的感情(3)

第144章 无效的程序,有效的感情(3)

        第144章  无效的程序,有效的感情(3)

        依旧是那么温柔无害的笑容。

        叹了口气,小武那明显的维护,连翘也不是感觉不出来。

        人么,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哪怕她的心再硬,相处的日子长了,彼此之间怎么着都能生出几分感情来。

        看他实在是着急,她也没再客套打官腔,遂将手里的文件放到办公桌上就开始帮着小武翻找起来……

        她是记得那份文件的,那天儿总参的罗主任来谈这事儿的时候,她自己就躲在办公桌下憋屈着,想到那一天,那激情后的文件批示……

        鼻头儿微酸……

        不过,不堪回首的不是往事,而是因为她一直在办公桌下面,压根儿就不知道那男人究竟把文件放在那个地方了。

        文件柜里翻遍了,都没有……

        小武着急,她也奇怪。

        于是,她鬼使神差的就抽开了那几个一般不放文件的抽屉,一层一层的打开,直到打开最底层那个抽屉。

        火哥的抽屉没有上锁的习惯,而她平时也没有翻他东西的习惯,所以这么一拉开,当她看到那本粉红色的日记本时,直接就愣住了。

        日记本上面,写着几个绢秀的字儿——安然心语。

        安然,易安然?

        她无意于窥视别人的秘密,不过一秒,她立马像烫着手似的将抽屉关了回去,可是,心里却莫名其妙地怦怦直跳。

        啊呸呸呸!

        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非常非常不喜欢……真特么稀罕了,这到底是什么日子,这火阎王的新欢旧爱都嘣哒到她跟前儿膈应她呢?

        可是乍一想那个一本正经的男人,抽屉里竟然放着这么个破玩意儿,就觉着有些好笑,又有些酸。

        能将这东西保存了几年,这么说来,易安然在他心里还是挺有份量的啊?

        那么,七年后的冷漠,又是为什么呢?

        “连参谋,找到了,真奇怪……”

        这时候,传来小武兴奋的声音,原来那些文件被那个男人夹到了另一个毫无相关的文件里了。

        不仅小武奇怪,她也觉着挺新鲜的,依邢烈火同志的工作习性,一般是不容易犯这种常规性错误的,他做啥事儿都有板有眼,有条不紊,怎么可能乱放文件?

        可是……

        她哪里会知道,那天,那时,那刻,那景,那情况下,邢爷那颗心早就被她弄得乱成了一汪春水,哪里还记得什么文件该放哪儿,一门心思就想着自个儿该放到她身体的哪儿……

        直起身来,她还是习惯性的微笑着拿起抱过来的文件,“好啦小武,我做事儿去了!”

        “好的,谢谢连参谋!”

        “客气了不是?”

        “嘿嘿!”

        看着他俩熟悉的互动,卓云熙淡笑不语,视线随着她的身影慢慢转动,温温柔柔地提醒:“嫂子,不骗你,邢伯伯那病真挺严重的,你该去看看,顺便改善关系……”

        她脸上的真诚一览无疑,连翘心里怔了怔,淡然微笑着掀起唇角。

        “再说吧,就怕我真去了,他直接就嗝屁了。”

        对于她的反应,卓云熙真想对她竖大拇指,这女的太彪悍了,整一个外表清纯,内心邪恶的女人,敢说这种话的勇气真不是一般女人可比的。

        终于,她觉着自个儿,之前彻底瞧走眼了,起码,换了她自己,借十个胆儿都不敢这么说话。

        “再见,嫂子,和你聊天真的很愉快,有空咱能再交流么?”

        这话说得!

        那么客气,那么谦逊,那么有礼,看年龄她应该比连翘还大点儿,可一口一个嫂子,换了别的人早就被糖衣炮弹给击得姓啥都不知道了。

        可是,连翘不同。

        没有父母的孩子,看惯了世界太多的冷漠,对人性的熟识又更多了一层,不太那么容易相信人了。

        眸子里的颜色更深了一些,她其实也挺讨厌自己心思不单纯,瞎猜度人心。也许缘于女人天生相嫉吧,哪怕这美人儿表现得可圈可点,没有半点儿越矩的地方,但她总觉得特么不自在。

        好吧,嘴臭不是病,嘴臭的人突然不嘴臭了才是病。

        将怀里的文件拢了拢,她淡淡地微笑着望向卓云熙,眉眼弯弯地说:“实在抱歉,可惜……我跟你聊天一点儿也不愉快,咱啊,别再见了!”

        顾不得去瞧卓云熙错愕的表情,她挺着笔直的身板儿就出了火哥的办公室。

        没有教养就没有教养吧,没有父母哪来的教养?

        嗷,老实说,她真挺讨厌自个儿,干嘛啊这是,较啥劲儿啊?

        走出行政楼,路过军容镜时,她特地瞅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就想看看心里有没有扭曲掉……

        不管怎么说,那美人儿的话还是成功的影响到她了,让她心里憋得闷闷地发慌。

        暂且不说邢老爷子待她如何,就单说她这个人吧,嘴毒心不毒的典型儿,听到自个儿把人气成那样儿了,她真真儿的不太舒服。

        可是,真要去看他么?

        考虑考虑再说吧!

        下午,301解放军总医院。

        特殊病房里,刚刚醒转过来的邢老爷子屏退了所有人,单单留下了邢烈火。

        气氛凉凉的,两足鼎立着。

        靠在床头,邢老爷子面色沉沉的望着儿子,而坐在病床边的邢烈火,一贯冷冽的脸上没有半丝儿表情。

        两个人男人之间,原本是最亲近的关系,可是彼此间那感觉却是诡异外加怪异。

        良久……

        还是老子先服了软,望着儿子的眼神有些沉痛,“儿子,咱爷俩也难得坐下来说说话儿,谈谈吧。”

        斜斜地瞥了他一眼,邢烈火冷冷地弯起唇角,深邃的眼神儿里掠过一抹讥诮来。

        “我跟你,有啥可谈的?”

        开场白就被噎着了,邢老爷子脸色有些白,“……都这么多年了,干嘛非得和爸爸拧着来?”

        “我只做该做的事儿,没工夫与你拧。”

        眉头紧蹙,邢老爷子这回也没有发火儿,“咱爷俩开门见山的说吧,对那个姓连的丫头,你是不是上了心?”

        不曾想,他的语重心长,到儿子这儿,除了冷笑,再也没有换到他脸上任何一个不同的表情。

        邢烈火这次连眉毛都没抬,冷声说:“我说过,我的事儿与你无关。”

        “傻孩子,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有些气结的咳了两声儿,邢老爷子沉声说,“自古成大事的男人,最忌讳用情。纵观古今,你见到哪个能开疆阔土的英雄男人是儿女情长的?烈火,邢家世世代代典盛不衰的家业,难道你非要毁在自己的手中不可?”

        “别这么说,我不还有两个堂弟么?”邢烈火照常的没有表情,声儿冷冷地辩不出情绪来。

        老实说,儿子的喜怒不形于色,以前一直是邢老爷子欣赏的。

        只有没有软肋,遇事不会冲动的男人,才能勇往直前战无不胜。

        可现在,知子莫若父,哪怕他不承认,他也知道那个女人必定是祸水……

        一念至此,他沉稳如山的眼底闪过一抹戾色,但很快并掩饰了过去,又叹道:“谁都年轻过,你要真稀罕她,养着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该懂得审时度势,局势的变化谁都不能预料,更该懂得究竟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助你在仕途上一帆风顺!”

        “养着她?像你似的!?”

        冷冷地吐出一句讥诮的话,看到他爸变得铁青的面,邢烈火觉得无比舒坦,又无比矛盾的痛苦。

        见儿子油盐不进,邢老爷子脸色越沉越沉,“烈火,我跟你妈之间的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外面养女人,让她见天儿痛苦得生不如死,还得在所有人面前装得大度光鲜,微笑着忍受心如刀绞的滋味儿?”脱口而出的一番话,用邢烈火那冰冷的语气说出来——

        一室俱寒,冷冽逼人。

        而他目光里迸发出的冰冷,锐利得让人邢老爷子心痛不已。

        这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儿子,他身上那份王者之气几乎是浑然天成的,打小儿样样比人强,杀戮决断狠绝辛辣,从来不需要他操心前途,他知道,他心有万千沟壑,自然会去拼去抢。

        这么优秀的儿子,未来邢家的掌舵人,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失去分寸?

        他又怎么能够眼睁睁地看着他将自己的前途毁到一个女人的手里?

        自古红颜多祸水,在他的眼睛里,古今中外,只有因女人而功亏一匮穷途末路的狼狈男人,绝对没有能擎天劈地的盖世英雄。

        好男儿,必不为女人所扰。

        他突然激动地伸出手来,紧拽着儿子的手腕,动情地说,“烈火,你是我的儿子,我是你老爸,我们不是仇人,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就是想方设法拆散我的家庭,贬责我的妻子?”

        “我说过,她不是你的妻,你们的婚姻无效!”

        “有没有效,从来不在程序,而在人心!”平平淡淡,冷冷清清地说出这话后,邢烈火又嘲讽似的冷笑,“就比如你跟我妈,有效的婚姻,无效的感情,有意思么?”

  /xiaoshuo/22/22568/90863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