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超维术士 > 第1802节 预言的方法

第1802节 预言的方法

  缪斯疑惑的看向俄浦利亚:“你怎么来了?”

  俄浦利亚向缪斯恭敬的行了一礼:“大人,我有一件事禀告,或许能借此查清萌芽的底细。”

  俄浦利亚表情看似平静,但眼神中却透露出一丝隐隐的激动与兴奋。倒不是因为他想到了办法而激动,单纯是因为见到了缪斯。

  俄浦利亚早年受到缪斯的恩惠,后来为了回报缪斯,定居在天空机械城,他自己称自己为‘缪斯的追随者’。可惜的是,缪斯常年在研发院深处,这还是今年俄浦利亚第一次看到追随的大人,自然有些心旌摇曳。

  缪斯此时倒是没去观察俄浦利亚的微表情,他现在全副心神都放在了他的言语中:“能查清萌芽的底细?什么事?”

  俄浦利亚:“常用的预言术,一般都无法突破神秘的禁锢。正因此,我无法去探查萌芽、以及萌芽教派的情况。”

  缪斯也知道这点,预言术看似强大无解,但实际上很容易受到干预。而且,命运并非既定,未来也不是一成不变,预言术不是万能的。

  神秘之物,就能干预预言术的结果。

  “不过,我无法预言,并不代表预言就完全没用。”俄浦利亚:“假如,这个预言术本身,就源于神秘呢?”

  “用神秘来对付神秘。”缪斯拿着折扇无意识的旋转着,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你的意思是,星空之谜?”

  俄浦利亚点点头:“没错,正是星空之谜。”

  缪斯算了算时间,星空之谜也要到开启时间了,如果借着星空之谜去查探,的确有可能查出萌芽教众的线索。

  罗森这时也道:“这就是我来信号塔的原因,我要联系拉普耶。”

  ……

  另一边,蒸汽火车的贵宾车厢里。

  “星空之谜?”

  安格尔听完缪斯那边的传话,似乎想到了什么。

  缪斯第二次透过迷你信号塔传递过来的信息,主旨就是讲这个星空之谜。

  星空之谜,是冠星教堂的一件神秘之物,可以映照未来星空,通过占星之术,从星图之中获得指点。

  安格尔对这件神秘之物可一点都不陌生,弗罗斯特当初在为他科普神秘之物的时候,曾经点过几件南域非常出名的神秘之物。言说这几件神秘之物,哪怕是放在源世界,都是非常稀少且顶尖的。

  其中就有天空机械城的无尽回廊,以及冠星教堂的星空之谜。

  对绝大多数超凡者而言,星空之谜并没有什么用,但对于预言巫师而言,星空之谜就是最契合也是最强大的存在。安格尔在深渊的时候,听玛德琳说过,星空之谜相当于预言巫师的《真理之书》,可见其分量有多么重。

  星空之谜能绕过重重的迷雾,去探查事情的真相,追寻真切的答案,以及窥探未来的隐秘。

  哪怕是有神秘干预、炼金遮蔽,哪怕预言对象已经可以感知到命运之网,星空之谜都可以四两拨千斤的将这些东西全都淡淡隐去,不知不觉间,就让真相浮出水面。

  如此强大的星空之谜,当然也有限制。每次使用了星空之谜后,需要半年才能充能完毕,再次显现出未来星空。

  正因此,冠星教堂每半年才举办一次「观星日」,邀请散落在各地的预言巫师聚集在光耀界,开启星空之谜。

  格蕾娅:“下一次的观星日,就在半个月后。缪斯倒是说的没错,星空之谜的确有机会能预言到萌芽之事。说不定最后不仅仅可以知道萌芽在南域的布局,也可以借此机会,看看萌芽教派有没有打算针对你,以及会不会动用败者之箭。”

  “不过,每一个预言巫师在观星日上,能看到的预言并不一样,有时候也不见得能有所得,尤其是一个定向的预言。”

  “但不管如何,这终究是一条路。”

  格蕾娅顿了顿,看向安格尔:“你如果想要预言你的情况,还需要找一个预言巫师去参加观星日,并且以你自身的情况,去星空之谜中探寻答案。”

  格蕾娅在思索,有没有哪个预言巫师,会特意去帮安格尔寻觅答案?

  桑德斯这时道:“缪斯看似将这件事告诉安格尔,其实是想借着安格尔的口,将这件事传达给玛雅。”

  玛雅是野蛮洞窟目前唯一预言巫师,也只有玛雅才有资格去往冠星教堂,帮助安格尔去预言未来走向。

  格蕾娅:“玛雅会同意吗?”

  “她应该会同意。”哪怕玛雅犹豫,莱茵都会让她去做,毕竟这事关安格尔的安全。

  桑德斯:“只是,能不能从星空之谜得到答案,这就另说了。”

  星空之谜的阶层太高,连冠星教堂目前的执掌者——拉普耶,都不一定确认能获得定向信息,更遑论其他人。

  在桑德斯和格蕾娅对话的时候,安格尔脑海里却浮现出多多洛的身影。

  多多洛的预言天赋非常的恐怖,说不定他能获得什么信息。

  咚咚咚——

  突然的声响,让众人停下了话语,安格尔下意识的看向信号塔,以为缪斯又传讯过来。然而这一次,却是真切的敲门声响。

  “尊敬的旅客,火车即将进入以弗所威站台……”

  五分钟后,安格尔等人从蒸汽火车上走了下来,其中还包括了阿撒兹——之前迷你信号塔响的时候,阿撒兹被桑德斯装进了重力花园,如今才被放出来。

  他们所在的站台附近,都是大片大片的农田,因为接壤高原,农田里种植的都是一种特殊的耐寒作物,金灿灿的一片,在午后的阳光下,就像是一片金色的长海。

  格蕾娅深深的闻嗅了一下沁凉的空气:“我好像已经闻到了冰原岩羊的味道。”

  安格尔:“你刚才在车厢上,不是已经吃过了么。而且,蒸汽火车才开走,我能闻到的只有煤烟味。”

  面对安格尔的吐槽,格蕾娅没好气的道:“之前吃的都是次品,我这次来牧羊城,自然是要收集最顶尖的极品岩羊肉。我闻到了,那边就有几只极品岩羊的气味。”

  说罢,格蕾娅拍了拍阿撒兹的肩膀:“跟我走。”

  格蕾娅也不等安格尔与桑德斯,直接朝着农田另一头走去。

  桑德斯这时也走动起来,不过他去往的方向,却是牧羊城的城区。

  “不用等他们吗?”

  桑德斯:“不用管他们,格蕾娅知道兹斯莱德的店在哪里。”

  /xiaoshuo/42/42474/4534640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