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大商王族 > 第八百五十七章 大白鸡的演技

第八百五十七章 大白鸡的演技

  瞧着扭扭捏捏的昴日星官,帝辛颇感无语。

  怯场?且不说你都多大的人了……鸡了,以你截教护法的身份以及这么多年的见识和阅历,结果你告诉我怯场?

  “你能不能别闹?”帝辛呲着牙,薅着昴日星官的鸡毛。

  “喔喔喔,我真没闹。”昴日星官急了,眨巴着一对小眼睛,虽然故作一副严肃的模样,但在帝辛眼里,却显得有些滑稽,总有一种想发笑的感觉。

  “我们妖族可能和你们人族不同,等级观念异常的森严,拥有妖族上位者血统的大妖,对于低阶妖兽具有碾压般的威势,哪怕上位者只是一头幼兽,嚎叫一嗓子,也会让比自己强大许多的下位者妖兽匍匐在地,不敢动弹一下……”

  听了昴日星官的解释,帝辛不由得困惑的打断道,“以你的修为和阅历,难道还会被所谓的具备上位者血统的妖兽压制住?再说了,你不是已经夺舍了金乌族第八祖的肉身了吗?按血统论的话,地位犹在那个老金乌之上。”

  “说是这么说,可这么多年根植于记忆里的观念,可不是想忘掉就能忘掉的。”昴日星官苦巴巴的一张脸,低喃道。

  “呦,你当初独自一只鸡,横闯人家金乌族祖地汤谷时,怎么不见你怯场呢?”帝辛道。

  昴日星官羞涩道,“谁说我没怯场?我当初徘徊在汤谷足足半个多月,犹豫很久呢。”

  帝辛好奇道,“那最终是什么因素,才迫使你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举动的?”

  昴日星官两个翅膀纠缠在一起,嗫嚅道,“醉仙酿听说过没?”

  “知道,醉仙居酿造出来的烧酒,号称“金仙喝一口,烦恼也没有”算是六界之内,最烈的酒之一了……”帝辛点了点头,娓娓道来。随后,他表情一怔,神色古怪的看着昴日星官,“你该不会是?”

  “我往肚子里灌了三大口,俗话说的话,酒壮怂人胆,然后我就……那个啥了。”昴日星官憨厚一笑。

  帝辛听后,顿时无语,这只大白鸡的做事风格还真是……天马行空啊。

  “那你喝酒啊,喝完酒不就不怯场了吗。”帝辛道。

  “关键是我没酒了啊。”昴日星官说道。

  “你没酒找我做什……”帝辛皱了皱眉头,话刚说到一半,就顿时一愣,瞧着昴日星官那不停眨巴的小眼睛,掠过一抹狡猾之色,顿时气乐了,“好啊,敢情你是找我骗酒来了?”

  “没,我可没有,我是那种鸡吗?”昴日星官否认三连。

  帝辛好奇道,“你老实交代,你是怎么知道我这里有酒的?”

  “猜的。本祖曾在人间历练过一阵,你们人族男人,就喜爱没事喝上一二口,特别是你们人间所谓的贵族,更是把喝酒当做一种雅兴。你贵为人间之主,就算不喜欢喝酒,宴请大臣,接待外宾时,总不能滴酒不沾吧?再有,你好不容易来仙界一次,总得弄点……呃……土特产?对,土特产回去吧?醉仙居的醉仙酿,乃是闻名假迩的仙酒,就算出于好奇,也会买上几瓶尝尝吧?”

  ……

  听着昴日星官侃侃而谈的话语,帝辛一脸的懵逼。

  这只鸡没毛病吧?成天正事不琢磨,专门琢磨这个?

  帝辛无奈的叹了一声,听着门外传来的催促声,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一个半臂高的玉瓶,扔给了昴日星官。

  “你还真有?”昴日星官美滋滋的接了过来,拔开瓶塞,一股浓郁的酒香顿时扑鼻而至。

  帝辛无意间嗅了嗅,便感觉脑袋晕乎乎的。

  “这种级别的酒,修为低于道胎境的修士根本就碰不到。”昴日星官喝了一口,白皙的脸腮顿时泛起两抹酡红色。

  的确,像昴日星官这种级别的存在,喝上一口就是一张微醺的脸。

  如果是万象境修士喝上一口,怕是要从此一醉不醒了。

  喝酒,直接活生生的醉死!

  “子受大人,星官大人,封祖大典即将开始!”门外,传来赤灵霄的催促声。

  哐当一声,大门推开,昴日星官打着酒嗝,昂首挺胸的迈着鸡爪子,脑袋冲赤灵霄一扬,很有派头的说道,“前面带路!”

  赤灵霄一怔,他鼻子嗅了嗅,一股酒香味顿时扑鼻而来。

  帝辛无奈的冲赤灵霄耸了耸肩,一瓶醉仙酿,全被这只鸡三口喝没了……

  瞧着昴日星官走路略有摇摆的样子,帝辛还真怕他直接醉倒过去,那可就丢鸡丢大发了。

  不过,昴日星官终究没有出丑,来到太阳神殿时,就开始眯缝着眼睛,昂首阔步的从左右人群中间的过道处缓慢而行,接受着金乌族族人的顶礼膜拜。

  太阳神殿下,已经聚集了所有的金乌族族人。

  他们左右分开,留出中间的过道,神色充满着困惑和不解,又有一些人无奈、愤懑的瞧着那只大白鸡“招摇撞市”。

  “一只血统低贱的白鸡,有何资格当我们的老祖?”人群中,传来一道不满声。

  赤灵霄眉头一皱,正欲发作,却被帝辛伸手拦下了。

  “今后,昴日星官便是金乌族的老祖,如果他不能服众,得到金乌族族人真心拥戴的话,他成这个老祖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帝辛神识传音道。

  昴日星官继续昂首阔步走着,对于人群中的不满之音,充耳不闻。

  “自古以来,金乌族老祖只会由本族道法“大成者”担任,你何德何能,窃居老祖高位?我不服!!”

  “就是!我金乌族好歹也是一流大族,若是此事传扬出去了,本族老祖竟是一只大白鸡,我金乌族颜面何在?岂不让世人笑掉大牙?”

  不满之音开始蔓延。

  经这几个人的蛊惑,许多人都一脸仇视的看着昴日星官。

  妖族,是最讲血统的种族。

  像在妖界里,那些一流妖族,无一例外,都是血统最为强大、高贵的那一批。

  从来都没有血统卑贱的妖族,窃据一流妖族的地位。

  而妖界的那些巨擘、大神通者,也都是血统强大的得道之辈。

  阐教收取妖族弟子时,也只会招收那些血统高贵的妖怪。

  唯有截教,才会不拘一格,不分披毛带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所以昴日星官即便是一只普通的大白鸡,在碧游宫培养下,也亦成为了真仙境的强者,如果他一直待在妖界的话,别说是这辈子,十辈子也无法出头。

  哪怕金乌族入仙界生活了这么多年,但妖族的那套观念,仍旧根深蒂固,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他们骨子里,更认同妖族的身份,而非仙族。

  见到人群的议论声越来越喧嚣,甚至有不少人喊出了打算请愿老祖,要求收回成命的提议……

  昴日星官的脚步也在这时豁然一顿,其实,它早就预料到了今日会发生这一幕。

  所以他对帝辛说,自己有些怯场。

  他是真的怯场了,而不是非要从帝辛这里骗酒了。

  正如金乌族认同自己妖族的身份一样,昴日星官的心里,其实也更认同妖族这层身份一些。

  毕竟,无论你怎么改变,妖族的体貌特征都摆在这儿,不似人族和仙族,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在仙族圈子里呆久了,也就自然而然的认同了自己仙族人的身份。

  正如人类和野兽一样,哪怕你再怎么努力,想要融入野兽的这个圈子,也不可能做到真正的融入,因为两者无论是从样貌特征,还是生活习性等,都截然不同。

  昴日星官的本体,只是一头普通的大白鸡。

  在幼年时期,因误吃了仙草,昴日星官便开启了灵智,踏入了修行一路。

  后来因为凭借天赋和毅力,拜入了碧游宫内,从杂役弟子一直拼搏到内门弟子,终被通天教主赏识,认他做了记名弟子,从此飞黄腾达。

  甚至为了想要彻底融入仙族,还给自己取了一个“黄仓”这个名字。

  但骨子里,血统中的妖族基因,是昴日星官再怎么改也是改不掉的。

  昴日星官停下了脚步,他轻吐一口气,缓缓地转过身来,释放出自己的法相……

  一头展翅高飞的金乌!

  金色的烈火缭绕在巨大金乌周身,形成一道绚丽的光晕,恐怖的热浪席卷四周,压迫一众金乌族族人连忙逼退,并感受到了来源于灵魂深处的颤栗感,以及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你们认为我没有资格成为金乌族老祖,那么有谁敢站出来,告诉我为什么没有这种资格?”昴日星官沉声道。

  或许是被昴日星官的威势所吓阻,一众金乌族族人顿时鸦雀无声。

  “刚才不是说的挺欢是吗,怎么,现在都没胆了?”昴日星官把两个翅膀背在身后,抬起下巴,淡淡道。

  “我说,你没资格成为我族老组!”一名中年男子站了出来,对昴日星官低喝道。

  “他是谁?”帝辛对身边的赤灵霄问道。

  “我族四长老。”赤灵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子受大人,此事的确并非是我族本意,而是他们擅作主张……”

  帝辛笑道,“我知道,以老前辈的为人,答应就是答应了,要是答应之后又反悔了,那么不仅老前辈的一世英名化为乌有,连金乌族也会沦为一个笑话。”

  赤灵霄神色一滞,知道帝辛意有所指,嘴上虽然表示理解,并没有怀疑,但内心还是对现在发生的事,有所疑虑。在间接地警告他。

  “这个赤薄,真是添乱啊!”赤灵霄暗恨,“老祖和族长也是,为何迟迟到现在都没有出面喝阻?”

  ……

  “我说,你没资格成为我族老祖!”

  听到这句话,昴日星官淡淡问道,“那你来说,需要什么条件,才能成为你家老祖?”

  “首先,得是我族族人,单是这一点上,你就不够格。”赤薄道。

  昴日星官笑道,“你怎知我并非是金乌族族人?”

  赤薄一愣,“你什么意思?”

  “哎,事到如今,我只好坦白了。”昴日星官叹了一口气,眼中浮现一抹回忆,缓缓道来,“其实,我真正的身份,是金乌第八祖遗落在外面的幼子!”

  帝辛:“……”

  众人:???

  “话说一万年前,金乌第八祖外出历练之际,结识了一位聪明善良的少女,他对她一见倾心,开始了猛烈的追求。少女也最终被金乌第八祖的诚心所感动,在某天晚上,便与金乌第八祖结合了……但因神魔皇作乱,金乌第八祖为了保卫六界的安危,毅然决然的辞别了自己的新婚妻子,赶往战场参战,结果这一去,便是永远……”

  “按你的意思,那名少女就是你的母亲,八祖就是你的父亲喽?”

  昴日星官赞许的看了他一眼,“聪明!”

  “呵呵,你可真能编啊。”赤薄讥讽道,“我当长老这么多年了,翻遍族内古典以及十祖的传记手札,都不知晓此事,你这遗腹子的身份,又是从哪来的?”

  “瞅瞅这法相,八祖要不是我的父亲,我能召唤出金乌法相吗?”昴日星官道。

  赤薄怒斥,“那是你夺……”

  “咳咳!”突然,一阵轻咳声传来。

  赤薄如遭雷击般,精神一阵恍惚,好久,他才回过神来,冷汗津津。

  “赤薄不敬老祖,按本族律,当斩!但因昴日星官还未正式成我族老祖,故而剥夺赤薄四长老之位,面壁思过一千年!”老金乌的声音,从太阳神殿里传出。

  赤薄虽心有不甘,但还是不敢违抗老金乌的法旨,恭敬应诺,离开了人群,自行去领罚。

  昴日星官傲然的一甩翅膀,继续沿着台阶,一步一步的走入太阳神殿内。

  至于众人对昴日星官这胡编乱造的说辞,是信还是不信……

  有一部分了解真相的,自然是不信。

  反而被昴日星官这般无耻的行径,气的肺都快要炸了。

  但却不敢说出真相,因为这件事老金乌已经下达了最为严厉的法旨,不允许任何人说出去,也不许在议论。

  老金乌执掌金乌族万余年的时间,权威不可撼动,他的话,在金乌族内就是一言九鼎,没人敢违背。

  还有一部分人……

  真的被昴日星官这番说辞给唬骗住了,毕竟它们不了解事情的真相,乍一看一只大白鸡,竟能展现金乌法相,并引起了他们血脉的共鸣,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还真的以为昴日星官和第八祖有什么渊源……

  /xiaoshuo/55/55928/4536200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