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209章 麻烦上门(求订阅!)

第209章 麻烦上门(求订阅!)

  虽然女鬼依依总觉得张敬不像是个正义凛然、刚正不阿的道教高人,但她还是说出了她知道的消息。

  张敬虽然不像是好人,但是如果他愿意去消灭这些厉鬼的话,总是对的。

  毕竟同为厉鬼,依依知道这群从地府跑出来的‘同伴’,如果没有人收服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依依也告诉了张敬三个消息。

  但其中有两个对张敬来说没用。

  因为这两个分别是灵山寺的厉鬼头子,以及早餐店的扈四娘。

  这两只厉鬼,都已经被张敬除掉,化作了他系统内的功德值。

  不过剩下还有个消息,却是张敬不知道。

  要是能通过这个消息,找到这只厉鬼,那这次逛青楼之行,也算没有白来。

  最后,张敬回到隔壁,将绿蚁身上的定身符解了。

  绿蚁看见女鬼依依并没有被除掉,喜极而泣,对张敬和秋生一通感谢自是不提。

  离开之前,张敬对女鬼说道:“如果以后有机会,还是投胎转世,再做人吧。你以这种状态留在春意阁,也并非长久之计。”

  “转世投胎,对于我来说,谈何容易?就像对于我这些姐妹来说,她们想要离开春意阁,找个好男人嫁了,岂能由己?”

  女鬼依依叹声说道。

  很多时候,不管是鬼还是人,都身不由己。

  只是现在的张敬,对此倒是没有感同身受,闻言也没有多愁善感,只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保重了。”

  说完,便和秋生一起准备离开春意阁。

  只是两人刚走下楼,女鬼依依忽然追了出来,倚在二楼的栏杆上,对两人招手喊道:“喂!等下!”

  “什么事?”

  张敬和秋生同时回头,异口同声地问。

  张敬是心头一喜,心想难道这女鬼还有什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自己?如果是这样,那这次可就不但不亏,反而还要赚了!

  至于秋生,更是神色激动,充满期待的回望着女鬼依依,心里是在想,难道依依终究舍不得他,对他动了情,想要跟着他走?

  结果证明。

  这两人都在想屁吃……

  “你们这样就想要走了吗?”

  “不然呢?”

  “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你们还没付钱呢!”

  依依在二楼,一双狐媚眼睛狡黠地笑看着二人。

  张敬、秋生:(°ー°〃)

  此言一出,下方的老板娘、龟公等人,顿时神色不善起来,个个卷起袖子,抄起家伙,准备收拾二人。

  来逛青楼不付钱?

  这可比吃霸王餐都要更加可恶。

  这种行为,乃是吃‘霸王鸡’!

  被打死都是活该!

  张敬和秋生都闹了个大红脸,秋生赶紧掏钱。

  但张敬却是不肯,抬头望着也走出来的绿蚁,说道:“绿蚁姑娘,我可什么都没有做,不需要付钱吧?”

  秋生这家伙是干了坏事,我张某人可是清白的!

  结果哪知道刚才一副柔柔弱弱的绿蚁,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女鬼依依的蛊惑,胆子大了一点,微微红着脸对张敬说道:“可是,我脱过衣服了……而且,进了春意阁点了姑娘,进了房间就算你什么也没做,也是要付钱的……”

  哗!

  张敬不说话还好。

  他这么一说,再经过绿蚁这么一解释,楼下众人看向张敬的眼神,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挺年轻的一个小伙子,竟然就已经不举了?”

  “可惜了!相貌如此英俊,身材也不错,没想到竟然不能尽人事!”

  “银样镴枪头,啧啧……”

  “公子,我这里有副药,听说对恢复男人雄风很有帮助,你要不要试试?不要难为情,讳病忌医,你可懂!”

  这些议论声虽然很小,但张敬听力很好,所以大部分都听得很清楚。

  顿时满头黑线。

  歪日!

  谁特么不行了?谁特么银样镴枪头了?

  你才需要吃药,你全家都需要吃药!

  张敬差点没忍住一个引下一个雷,将这春意阁给劈了!

  都特么一群什么人啊!

  我这是不行吗?我这是洁身自好!

  不是我吹牛,要不是我克制……哼哼!

  “赶紧掏钱!”

  “不掏钱,你今天就走不出春意阁的大门!”

  “我不管你是不是不行,有没有能力对绿蚁做什么。但是你既然点了姑娘,进了房间,就算你身体不行什么都做不了,只是坐在姑娘肚子上抽了一根烟,那也照样得付钱!”

  “这是我们春意阁的规矩!”

  老板娘冷笑看着两人,一群龟公提着棍子站在她后面。

  一副张敬和秋生要是不给钱,他们就的动手的样子。

  要是真动手,这群人自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别说张敬了,就连秋生都可以一个打十个!

  但是要在春意阁动手,传出去了,他们两人今后还怎么混?

  脸都丢光了!

  “行!你们可真行!”

  张敬回望了楼上的两个女人一眼,从兜里掏出银子付了账之后,才得以脱身。

  “这才对嘛!两位公子,以后常来玩啊~~~”

  女鬼在二楼上笑得很开心。

  张敬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现在忽然有点后悔,没对这女鬼下手了。

  这特么哪里是女鬼,是妖女啊!

  只好在心里暗自发誓:这次算你厉害,但你以后可千万别落在我手里!下次落在我手里,我非把你收拾得挺挺的不可!

  ……

  ……

  离开春意阁。

  张敬也没有直接去寻找女鬼依依提供的线索,而是先和秋生一起先回了家。

  “我们回来了!”

  还没进门,秋生这货就大喊道,一副很嘚瑟的样子。

  好像他不是去逛了青楼归来,而是上了战场杀敌归来一样。

  偏偏文才听到声音,立马跑过来,一脸羡慕地看着两人,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情况怎么样?”

  本来听到张敬要去青楼除鬼,文才和秋生一样,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跟着去来着。

  可惜他没秋生脸皮厚,再加上实力也不如秋生。

  秋生跟着去就行了,他被留了下来。

  秋生嘿嘿一笑,问道:“你问什么怎么样?是厉鬼的情况怎么样,春意阁内的姑娘怎么样?”

  文才毫不犹豫地道:“当然是春意阁的姑娘了!”

  捉鬼这种事情,他们都见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他又不是张敬师弟,对捉鬼这件事可没什么兴趣。

  要是有钱赚呢,还能去。

  像这种纯粹替天行道,没有任何好处拿的捉鬼,他可就没兴趣了。

  但是春意阁作为广州城最大的青楼,他就很想去见识一番了。

  秋生下巴微微上扬,挽着文才的肩膀,低声道:“春意阁的姑娘啊,我跟你说,都棒极了!一个比一个漂亮,根本不是咱们任家镇怡红院那些庸脂俗粉可以比的!哎哟,那身段,那长相,要是你去了,保准你看得眼花缭乱,口水直流……”

  文才吞了口口水,看了看秋生和张敬,问道:“那你和张师弟,你们两人在捉完鬼之后,该不会趁此机会,找了姑娘吧……”

  “当然不会!”

  秋生还没有回答,忽然任婷婷就从里面走出来,好看的杏眼瞪着两人,有些生气。

  文才这家伙也学会使坏了,扇阴风点鬼火地道:“婷婷,这可说不准。”

  任婷婷走到张敬身边,傲娇地冷哼了一声,道:“我就说得准!敬哥哥绝对不可能在春意阁乱来!对吧,敬哥哥?”

  “那是当然!”

  张敬闻言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自己在婷婷心中,还是很值得信任的嘛!她也很了解自己,不会像有些女人那般,防范自己男人跟防贼一样。

  看着秀恩爱的两个人,文才酸溜溜的撇了撇嘴,侧头看着秋生,问道:“你肯定找姑娘了!”

  要是私下里,秋生还能吹吹牛。

  但现在婷婷出来了,师傅和师姑眼看着也走过来,秋生立即更换口风,一副斩钉截铁的语气说道:“我当然也不可能是那种人!我发誓,我在春意阁绝对没有和任何姑娘乱来!”

  嗯,我没和姑娘乱来,只是和女鬼乱来了一下!

  女鬼可算不得姑娘,我没说谎!

  张敬也懒得拆穿这货,见九叔和蔗姑也走过来,于是就大致跟众人说了一下在春意阁发生的事情。

  听到依依的悲惨经历后,众人对于张敬的决定都没有表示反对。

  不管是九叔还是蔗姑,都不是食古不化的迂腐之人,不会说只要是鬼,都必须得除恶务尽。

  为祸的恶鬼,自然应该斩草除根,可若是心向善,从来不滥杀无辜,残害无辜人性命的鬼,又为什么要杀呢?

  当然,有个原则九叔是很坚持的。

  那就是对于不为恶的鬼魂,可以不用理会,非除不可。

  但即便是这样,也应该与他们划清界限,不应该与它们往来!

  因为人鬼终究有别,若是纠缠过深,最终必定会害人害己。

  所以秋生这家伙还死性不改,在张敬说完了之后,还同情心泛滥地说女鬼依依留在春意阁太可怜了,我们是不是可以收留她在身边。

  当即就被九叔狠狠训斥了一顿。

  不过在骂完人之后,九叔又叹了口气,说道:“等我成为阴司之神,以后倒是有不少机会,可以帮她转世投胎。”

  以前,九叔也遇到过一些本性不坏的鬼魂,但采取的办法,却是要么不管,要么就用‘罐子’收起来,以观后效。

  至于帮这些鬼投胎转世,他却是没有办法的。

  不仅他没有办法,就算绝大部分的道门中人,都不可能有办法。

  比如石坚也不可能有。

  因为他们这些修道之人,和地府虽然看似职责有些相同,但却又截然不同,互不干涉。

  如果修道之人不破坏地府额规则,地府的鬼差们,不会出手对付修道之人。

  而修道之人,自然也不能干扰地府的决定。

  除非修为境界能够达到天师境,有着惊世骇俗的通天本事,或许还能让地府给三分面子。

  但炼师境、法师境,虽然实力已经足够强大,已经是当今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却依然还不足以让地府给面子。

  不过等九叔成为了阴司之神,就算是地府的‘合作伙伴’了,要帮鬼魂转世投胎,自然也就有机会了。

  而距离九叔正式成为阴司之神,接受地府册封的日期,还有两天。

  两天之后,这次的省城之行,便算是功德圆满,尘埃落定了。

  但显然,以石坚为首,现在广州城内不少的道门高人,不会让九叔就这么顺利的成为阴司之神,心中还有着不安分的想法!

  所以。

  在九叔即将正式接受地府册封的前一天,广州城内的不少高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又或者收到了某些人的组织联络,齐齐找上门来……

  “砰!砰!砰!”

  一阵剧烈的敲门声传来。

  说是敲门声,其实说是砸门声音也不为过。

  “来了来了!大清早的来敲门,催命啊!”

  正在厨房忙活的文才,扔下手里的活,出去开门。

  这些年来,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到了广州城也一样。

  结果打开门一看,发现门口乌泱泱的站了一大群人,穿着各式各样的道袍,一看就是道教各大门派的高人。

  其中为首的有两人。

  其中一人文才不认识。

  但另外一名眼神阴鸷,颧骨高耸,留着长长胡须的中年男子,文才却是认得。下意识的便惊讶地开口:“石坚……”

  因为上次任家镇事件后,张敬对石坚就没有任何的尊敬之心了,从来不曾叫他大师伯,每每都是直呼其名。

  九叔都默认了这件事。

  耳濡目染,文才和秋生私下里也是懒得称呼大师伯,也跟着直呼其名了。

  不过现在当面,文才倒也反映很快,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改口,赔笑道:“大师伯?你怎么来了?”

  可即便文才迅速改口了,石坚却不依不饶。

  当着这么多同门的面,他被一个师侄直呼其名,以他的气息岂能忍?

  更何况,自从得知了阴司之神的位置被九叔抢去,他便一直心怀怒火,今日就是抱着找麻烦的目的来了。

  “黄口小儿,目无尊长!我替你师傅教训你一顿!掌嘴!”

  啪!

  石坚身形一闪,顿时一个大耳光抽过去。

  面对法师境的高人,文才如何能躲得了。

  这一耳光力气不小,直接将文才抽得眼冒金星,摔倒在地。

  /xiaoshuo/65/65069/4542224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