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206章 替鬼求情(求订阅!)

第206章 替鬼求情(求订阅!)

  看着张敬将绿衣女子选上喽,顿时引得一群姑娘愤愤不平。

  绿衣女子可不像红衣女子香兰那般,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都足以艳压群芳,在春意阁内无人可比。

  绿衣女子容貌在这一群莺莺燕燕中,最多也只能算是中等,漂亮好看但还达不到惊人的地步。

  至于身材,更是只能算中下等。

  除了苗条,就只有苗条。

  该瘦的地方很瘦,但是该丰满的地方,却没有丰满起来。

  胸和屁股,都是干瘪瘪的。

  哪里比得上她们这群前凸后翘的火爆身材?

  “哼!又是绿蚁!”

  “最近绿蚁可真是好本事,被点的次数越来越多了,都快要仅次于香兰了!”

  “我看啊,以后她就不在叫绿蚁,应该叫‘赛香兰’!”

  “香兰那是美貌出众,是咱们春意阁的头牌,点她的人多我们心服口服,可她绿蚁凭什么啊?就凭她现在整天冷着个脸,也不知道在摆脸色给谁看?”

  “就是啊,似乎恩客们就喜欢她这副冷冰冰的样子!”

  “这群男人,平时恨不得天下的女人对他们都热情似火。可是到了咱们春意阁,对他们热情似火,他们却又不领情了,偏偏喜欢对他们冷清的!”

  “呵呵!这就是男人!”

  “要不是香兰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护着这小贱人,我早就收拾她了!”

  ……

  ……

  底下一群女人叽叽喳喳,议论纷纷。

  张敬却没功夫去理会,拉着绿衣女子就上楼,找了间秋生他们隔壁的房间。

  这个年代的房间,自然没有隔音设施一说,墙壁的隔音效果并不好。

  所以隔壁发生的事情,以张敬的感知力,在这边听得很清楚。

  隔壁此时很火热,简直就像是天雷勾动地火,才刚进房间一会儿,就已经扑腾到床上面去了。

  张敬也不着急,不担心秋生的安危。

  这只厉鬼既然躲藏在春意阁这么长的时间,都还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没有人发现她的底细,这说明她还是很懂得分寸,不会弄出‘人命’来的。

  要是抓住个男人,直接就往死里吸取精气,她也做不了头牌,而应该是去衙门吃官司了!

  所以秋生哪怕被女鬼带进了房间,也应该不会有性命危险,最多就是元气大伤而已。

  这对于阳气充足的秋生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张敬晚点过去,说不定秋生还得感激张敬呢!

  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的不可描述声音,张敬摇了摇头,不由得在心里想:这只女鬼可比扈四娘聪明多了!

  对于她们这些喜欢吸取男人阳气的女鬼来说,青楼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天堂!

  不需要像荒郊野外的女鬼那样,费尽心思的去勾搭过往的行人,施展幻术哄骗他们上床。在青楼,他们只需要乖乖等着,每天就会有数不尽的猎物送上门!

  这岂不美哉?

  就在张敬想着自己该什么时候悄悄潜入隔壁房间,是不是该厚道一点,等着一人一鬼中场休息的时候进去。

  张敬这边,先情况不对劲了。

  他扭过头一看,发现自己特意挑选的冷清姑娘,上来也不跟他说话,依然是一副柔柔弱弱、冷冰冰、怯生生的模样。

  但是这位绿衣姑娘,一言不合,直接就脱衣服了!

  “姑娘,你干嘛?你为什么脱衣服?别……别……别……”

  张敬嘴角抽了抽,连忙摆手,有些结巴的说道。

  也不知道是在说别拖了,还是别停……

  于是姑娘就将张敬的意思当做了‘别停’,继续脱着,很快上半身就只剩下一件绣着荷花的抹胸……

  并且还有继续脱的意思!

  歪日!

  我真没这个意思啊!

  还好,这姑娘身材不怎么样,用后世的话来说规模不会超过A,属于飞机场的类型,还不如婷婷呢!

  所以也不会让人热血沸腾。

  张敬赶紧跑过去,把衣服给姑娘穿回去,磕巴道:“那啥……姑娘,我今天来其实不是为了那回事的,咱们不用脱衣服!你误会了,我压根不是那样的人!”

  绿衣姑娘一愣,诧异地看着张敬,眼神中带着怀疑。

  估计是在想张敬这是真的老实憨厚呢,还是想跟她完欲拒还迎的把戏。

  男人逛青楼,不是为了那回事儿,还能是为了什么事情?

  喝茶吗?

  还是聊天啊?

  不过不管怎么样,既然客人都这么说了,绿蚁也就配合要求,没有强行脱衣服,缓缓又把衣服穿好,说道:“那……我给公子倒杯茶吧。”

  张敬正好有点口干舌燥,点头道:“那就多谢姑娘了。不知道姑娘怎么称呼?”

  “奴家叫绿蚁……”绿衣女子一边倒茶,一边柔声说道。

  “绿蚁……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这名字倒是好听。”张敬说道。

  这名字,再加上她这身淡绿色的衣服和颇为清纯冷清的气质,倒是格外的搭配。

  “奴家从小没读过书,公子念得诗奴家也听不懂。”绿蚁摇了摇头,眼神中浮现一抹自怨自艾,以及悲伤的情绪,道:“看公子的模样,一定是读书人吧?奴家自小最仰慕的,就是读书人了,也想读书。可惜……”

  紧接着,不知道什么原因。

  或许是张敬比较和善,看上就是正人君子吧,让人不由自主想跟他说说掏心窝子的话。

  所以这位绿蚁姑娘刚才冷冷清清的,不爱说话。此时和张敬坐下喝茶,倒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开始诉苦。

  说她身世如何悲惨,从小遭受了什么待遇,是如何被爹娘抛弃,被卖到了春意阁这种地方。

  简直就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张敬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他也没这种经验呐!

  不过听说这种地方的女人,似乎就算没有可怜的身世,也得编造一份,用来博取同情,说不定这么一说,客人可怜之下,就会多给赏银。

  这就跟男人到了这种地方来了后,也总喜欢劝小姐从良一样……

  说了半响,看见张敬似乎对此不是很感兴趣,绿蚁才很识趣的更换话题,问道:“公子你刚才说你来春意阁,是另有目的。不知道是什么目的呢?”

  这时,隔壁似乎动静逐渐小了下来。

  秋生这家伙,速度好像有点快啊,平时难道不注意保护自己的肾吗……

  但时间也差不多了,张敬于是便道:“如果我说我是来抓鬼的,你相信吗?”

  “抓鬼?”

  绿蚁闻言一愣,眼神中快速浮现过一抹异色,眨眼便消失,好笑道:“公子你说笑的吧?我们春意阁,哪里来鬼给你抓啊。”

  张敬笑了笑,也没有多做解释。

  “绿蚁姑娘,你就在这房间内呆着不要到处走动,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张敬站起身,站在墙角跟听了一会儿,准备趁着隔壁的两人刚刚结束完一场战斗,新的战斗还没来得及打响,悄悄过去赶紧将厉鬼收拾了。

  可就在张敬即将要出门的时候,绿蚁不但没有听他的话,老老实实在房间内待着不动,反而还忽然冲上前,一把从背后将他死死抱住,急声道:“别走!别走!”

  抱得很紧,似乎不愿意他离开的样子。

  张敬很懵逼。

  我擦!

  这姑娘看上去冷冰冰的样子,但实际上内心是如此火热的吗?

  还是说自己魅力太大,让这姑娘见了后,片刻都舍不得分开?

  可我是个正经人啊!

  有女朋友了!

  就在张敬不知道该说啥的时候,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

  身后的绿蚁似乎不是因为情难自禁而冲上来抱住他的,因为她身体此时似乎有些颤抖,很害怕的样子。

  张敬转过身一看,绿蚁果真脸上一副惊恐的样子,眼泪花都快要流出来了,不断地摇着头!

  张敬好笑。

  还以为此女是听到了自己说句春意阁有鬼,就相信了,被吓住了!

  这胆子也太小了吧?

  “绿蚁姑娘你放心,虽然你们这春意阁的确有鬼。但既然我今天专门来到这里,就是有本事把握将鬼降服。你不用担心害怕,不会有什么事的。”张敬安慰道。

  “不……不……”绿蚁不断的摇着头,脸上表情越发的急切起来,最后竟然开口道:“公子,你是道士吗?”

  “是道士,怎么了?”张敬皱了皱眉。

  他也不傻,自然察觉到,事情似乎并非自己想得那么简单。

  这位绿蚁姑娘,似乎有点问题。

  张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难不成这春意阁内,有两只厉鬼?

  除了那香兰姑娘被厉鬼附身了之外,这位绿蚁姑娘也是被厉鬼附身了?

  不过想想感觉应该不至于。

  如果绿蚁是厉鬼的话,那她隐匿气息的本事,可比香兰还要好多了!而且厉鬼,想来也不应该是她这样的气质。

  但张敬还是凝神静气仔细重新审查了一番眼前的女子。

  发现此女的确就是一个普通人,身上没有任何厉鬼的气息。

  那她现在的意思是……

  绿蚁本来就很柔弱,此时战战兢兢、梨花带雨的样子,倒是更加惹人怜了,她再次开口询问道:“那……那公子你,是要抓香兰吗?”

  “嗯?”

  张敬闻言眼神微微一凛。

  看来自己随意点的这位绿蚁姑娘,还真是不简单,知道内情啊!

  她竟然清楚,香兰此时已经是鬼……

  提到正事,张敬心中的所有旖念和怜香惜玉都收了起来,不再抱着开玩笑的心思,眼睛微微眯了眯,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绿蚁摇了摇头,没回答张敬的问题,而是哀求道:“公子,求你高抬贵手,放过香兰一命吧!虽然她是一只鬼,但是她从来没有害过人性命啊!在春意阁这么久,她从来没杀过任何人。哪怕我偶然间撞破了她的身份,她也没有杀我灭口,反而还一直帮助我!原来我在春意阁不受待见,经常被姐妹们欺负,被客人欺负……这么多年以来,香兰是对我最好、对我帮助最多的。真的,就算香兰是鬼,她也不是恶鬼,是心地善良的好鬼!”

  张敬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大致明白了。

  这绿蚁姑娘是没什么问题的,是个普通人而已。

  但是她却偶然间不小心撞破了香兰厉鬼的身份,所以才知道香兰是厉鬼。

  不过关于她所说的,恶鬼与好鬼,张敬却是不敢苟同。

  这世上,的确有从不滥杀无辜之鬼。

  张敬也见过。

  但是,从这几日所见所闻来看,这批从地府逃出来的厉鬼,就没有所谓的心地善良的好鬼!

  反而。

  这些鬼在地府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一个个都堪称是老谋深算,穷凶极恶!

  她们之所以会压制住本性,不会去大肆虐杀,不过是因为害怕引起的动静太大,引起地府的鬼差注意,找到它们的藏身处,将它们在抓回去罢了!

  所以,它们不敢明里直接害人,只能偷偷摸摸的。

  比如那扈四娘,就只敢悄无声息的毒杀一些没有存在感的乞丐。

  张敬冷声道:“绿蚁姑娘,鬼最擅长迷惑人心。你所见到的,不过是表面现象。是否是恶鬼,可不是那么好分辨的。”

  “我能分辨,真的能分辨!”绿蚁不断摇头,甚至都要跪下向张敬求情了,似乎是真的将香兰当做了她的救命恩人。

  张敬不想在这边将动静闹得太大,在绿蚁要跪下的瞬间,一个闪身上前,从怀里掏出定身符,贴在了绿蚁身上。

  绿蚁顿时动弹不得,无法再开口说话,只是一双眼睛不停往下淌着泪水,着急得哭了。

  张敬没有心软,说道:“你说这只鬼是只好鬼,从来不曾害人性命。那她现在附身的身体,原本的香兰姑娘,怎么算?难道香兰姑娘,就算一条性命吗?”

  说完,张敬便转身出门了。

  如果春意阁这只厉鬼,真的从来不滥杀无辜,不害人性命,张敬自然不会非要她性命不可。

  但在张敬看来,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

  平常时候,这只厉鬼为了不漏出马脚,必须得隐藏本性。

  今日张敬找上门来,她的本性,可就隐藏不住了!

  ~

  (汗!昨晚上第二更没能码完就倒下了,这一章是补昨晚的。

  除了这章,今天还会再更新两章。)

  /xiaoshuo/65/65069/4547242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