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93章 常月真人的愤怒(求月票!)

第193章 常月真人的愤怒(求月票!)

  自信满满的张小五和马飞,没想到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栽在了一个不不见经传的家伙手里。

  虽然两人输得心服口服,但在文才和秋生两人口中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后,倒也没好意思在酒泉镇多做逗留,很快就离开,前往省城,寻找他们师傅常月真人。

  常月真人,堪称是现在龙虎山天师府中流砥柱一般的人物。

  但和一般天师府弟子不同,常月真人自小并非在龙虎山成长,在最开始的时候,常月真人是一个读书人,还曾考取过功名。只是从小体弱多病的他,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就有了出尘之心,即遍历名山,参求大道。

  后来在中年之时,才拜入龙虎山天师府门下。

  现在的常月真人,不但是天师府的高人,在整个道教,也有很大的名气,道行深厚,修为早早就已经跨入了法师境。

  虽然离天师境也还相差甚远,但他却也是江湖中公认的,将来最有可能迈入天师境的高人之一。

  如果这次他能成为阴司之神,这种可能性就更大了。

  或许是年少时多疾病,即便已经法师境的高人,常月真人看上去身形依然比较消瘦,整个人的气息也比较淡薄。

  只是这种淡薄,却不再是得病了的原因,而是带着几分虚无缥缈的高人意味在其中!

  看着自己的两个徒弟张小五和马飞归来,常月真人颇为意外,笑眯眯地看着张小五道:“竟然这么快就来找为师了。我还以为就算一个月后,也未必能看到你们二人的身影呢。”

  对于张小五,常月真人自然知道这个徒弟是什么性格。

  嗜酒如命,性子天生不喜欢安稳,整天吊儿郎当,放荡不羁。

  除了喝酒这件事,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他集中百分之百的精力。

  不过常月真人却并没有像有些做师傅的那般,对张小五强加管束,对其严厉苛刻。

  反而对他很宽松,比如张小五嗜酒如命这回事,为了喝酒闯出了不少祸、闹了不少笑话,常月真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

  为此,天师府的不少高层都对常月真人提过意见,让他应该好好管教一番张小五,不能让他这样肆意妄为下去,成何体统。

  但常月真人也都没答应。

  这或许是跟常月真人早年间尚未进入天师府的经历有关,曾游遍天下,又体验过人世间酸甜苦辣滋味的他,一直都认为想要修大道,得先修人道,人道不修,大道远矣。

  所以,他没有压制张小五的天性。

  就比如这次出门,他知道要是把张小五带出来,这小子一路上肯定会闯不少祸,但他还是带上了。

  甚至出门之后,他还主动让张小五自己去行动,别跟在他身边‘烦他’,想干嘛干嘛去,可谓是完全放养状态,放心得很。

  张小五脸皮也厚,听着师傅的夸奖就想坦然接受,再自我夸奖一番。

  结果马飞毫不留情的拆穿了他,撇了撇嘴说道:“师傅,本来张小五是打算一个月后也不来找您的,甚至都想着要出师,自立门户呢!”

  张小五大怒,想收拾这个叛徒。

  常月真人笑着摇了摇头,一点也不意外。

  这才符合他这个徒弟的性格。

  “那为什么最后又这么快过来了?”常月真人笑着问。

  “因为张小五跟人斗法,输了。”马飞说道,这下他的语气中倒是没有调笑打趣,而是有些郁闷和沉重。

  “跟人斗法输了?”

  常月真人闻言也是略微诧异,问道:“对方是谁?是哪位前辈高人吗?”

  在常月真人看来,自己这徒弟虽然性格不怎么靠谱,但天赋和实力确实毋庸置疑的。

  整个龙虎山天师府年轻一辈,除了小天师张道祯能够胜过张小五一头,就没有其他人了。

  张小五虽然现在修为尚未突破到炼师境,但是他修行的功法与法诀都相当不俗,乃是天师府一等一的秘法。所以在真正实力方面,就算是许多炼师境,也不一定是自己这徒弟的对手。

  “额……不是。是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家伙。”张小五有些垂头丧气地说道。

  输给张道祯,张小五还可以说是自己比试当天状态不好,正常情况下他应该和张道祯五五开。

  但输给张敬,张小五却是连五五开都不好意思说了。

  毕竟当天斗法的时候,他可是直接被张敬最后一招,给吓得脸色大变,直接毫无节操的投降认输了。

  生不出任何战斗的欲望。

  哪怕他当时其实还有点底牌没有施展出来,并没有拼命。但他心里也很明白,就算他拼了命,面对那带着紫色恐怖的雷霆,他也没有任何的胜算。

  张敬的实力,比他强太多!

  这样子还强行说五五开,张小五自己都不好意思。

  最多四六开?额……三七?

  好吧,二八开!

  二八开是底线,是他作为男人的尊严,不能再少了!

  “和你年纪差不多大?是何门何派的天才?”常月真人听到这里也是忍不住一惊。

  他这徒弟虽然是天才,但是江湖上比他厉害的还是有很多很多。

  遇到前辈高人,斗法输了,也能理解。

  比如这次来到广州城,有底气去争夺阴司之神的位置,就没有一个会是省油的灯,应该都会比张小五厉害。

  可是张小五说他输给了一个同龄人,就让常月真人震惊了。

  于是,张小五和马飞将酒泉镇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茅山?张敬?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茅山出了这么一位后起之秀?”

  常月真人异常惊讶。

  现在的茅山派,可以说是在走下坡路的时候了。

  他们这一代,除了当年那个家伙之外,现在就只有一个雷电法王修为实力公认的强大。

  其他像林九、四目道长、千鹤道长等人,虽然名气也不弱,但其实都算是低了一个等级。

  至于麻麻地之流,就不值一提了。

  比起人才济济、道门领袖之一的龙虎山天师府,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但是没想到在下一辈,竟然出现了一个如此妖孽的天才?可以和他们龙虎山的小天师张道帧媲美?

  不!

  按照张小五所说,这位张敬比张道帧还厉害!

  常月真人虽然感到无比惊讶,但倒也没有不敢置信。

  他本来就不是那种自欺欺人的人。

  自己徒弟的眼光水准他还是相信的,张小五与张道祯不止交过一次手,对于张道祯的实力很清楚。

  既然他说张敬实力比张道祯更强,那便是没得跑了。

  “这位张敬是谁的弟子?施展的雷法中竟然有紫雷蕴含其中!是雷电法王的徒弟?”

  常月真人微微皱眉问道。

  张小五摇头,撇嘴道:“不是。而且这个张敬,和雷电法王之间,似乎还有着矛盾,所以他的雷法应该不是从雷电法王哪里学来的。张敬现在跟着林正英,但又并不是林正英的徒弟。而是因为张敬的父亲是茅山派的前辈,好像叫什么张玄,与林正英关系极好……”

  哗!

  常月真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神态淡然,气场平稳,对待什么事情都是一副超然物外的样子。

  就像这次来广州争夺阴司之神的位置,虽然他很看重,对于阴司之神的位置也很想要,但也不曾心态失衡,把心态摆得很端正。

  能抢夺到,那自然是最好。

  如果抢夺不到,那也是命。

  反正尽最大的努力去争夺就对了。

  可是。

  听到‘张玄’两个字的时候,却是忽然身形一颤,平稳的气场瞬间被打破!

  向来都是笑眯眯、波澜不惊的一双眼睛中,都带着了一丝明显的怒火,瞪大眼睛盯着张小五问道:“他父亲叫什么名字?!”

  “啊?”

  张小五被吓了一跳。

  平时,师傅这副表情可是少之又少。

  就算发生了再大的事情,他惹了再大的祸,师傅都是很慈祥的样子。

  从小到大,他只看见过他师傅露出过一次这样的表情。

  那一次,他被暴怒的师傅用鞭子从龙虎山山脚抽打到了山顶,然后足足关了他三个月的禁闭,让他三个月没能踏出山门半步!

  所以忽然看见师傅的平稳气场被打破,眼中有着怒火在燃烧,平时吊儿郎当的张小五也被吓了一跳。

  “我问这个张敬,他父亲叫什么名字!”

  常月真人再次怒声问道。

  “好像叫张玄……”张小五打了个哆嗦,连忙推了推旁边的马飞,问道:“是叫这个名字吧?我没记错吧?”

  马飞连忙点头道:“是叫张玄,是叫张玄……”

  “张玄!果真是这个家伙!”

  常月真人越发愤怒了,似乎想到了什么很不堪回首的往事一般。不但眼中有着怒火,连脸也都气红了!

  张小五和马飞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师傅,这是怎么了?

  “师傅,你没事吧?”

  张小五试着关心的询问道。

  “我当然没事儿!”常月真人瞪了他一眼,脸色阴晴不定,随即忽然又怒视看着张小五,臭骂道:“孽徒!平时让你认真修炼你不听,一天到晚就知道喝酒,现在被人吓的直接投降认输!”

  张小五一脸懵逼。

  这关我什么事啊。

  就算我不喝酒,认真修炼,也不是打不过这个变态的张敬啊!

  就算张道祯那小子来了,也不是对手好吗?

  而且,师傅你怎么说变就变啊。

  原来你不是还挺赞成我喝酒的嘛,有时候还时不时让我把珍藏的美酒贡献出来……

  张小五很委屈,看了旁边的马飞一眼,很想说:难受啊,马飞!

  马飞在旁边偷乐不说话。

  常月真人似乎咽不下这口气,过了会儿竟然又道:“等广州城的事情了结之后,再去一趟酒泉镇!”

  张小五愣了愣,问道:“师傅,咱们还去酒泉镇干什么啊?你也想去喝酒吗?”

  他是真的没搞清楚他师傅现在究竟为什么这么愤怒。

  在张小五看来,他师傅是一个很豁达、很不拘一格,一点也不古板的好师傅。

  所以斗法输了,他自己都没有太气馁,想来他师傅应该也不会才对。

  哪知道常月真人闻言却是更加愤怒,指着他鼻子骂道:“喝个屁!孽徒!混账东西!斗法都输了,把你师傅我的脸都丢了,你脑子里想着的却还是只有酒!回酒泉镇,当然是要找那叫张敬的小子,算账啊!”

  “师傅你要帮我找张敬算账?”张小五惊呆了。

  自己斗法输了,师傅竟然要帮自己出头,这是打了小的老的出来的意思吗?

  不对啊。

  师傅以前也不是这么蛮不讲理,看中面子和虚名的人啊。

  很快,张小五脑海中串联了下这件事的前后关系,忽然脑袋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可能。

  一开始自己说斗法输给了张敬的时候,师傅虽然惊讶,但却并没有生气,表现得还算正常。

  可是自从自己说出了张敬父亲的名字后,师傅忽然就神态不正常了,这么多年不曾动过怒的他,竟然生了这么大的气。

  于是张小五顿了顿,弱弱地问道:“师傅……那啥,你是不是和张敬的父亲认识,有仇啊?”

  “谁跟他有仇了!”常月真人当即就有矢口否认。

  但是一张脸却是更加红了几分。

  又羞又恼。

  很显然是被戳中了心事。

  张小五咳嗽了一声,挠头道:“师傅,如果你真的和张敬他父亲有仇的话。你也不用替我出面,去找张敬麻烦。我和他公平斗法输了,你老人家出面帮我收拾他,这太不讲究了,我没面子,您老人家更没面子。还不如等我回去后好好修炼,等我突破炼师境之后,再去找他算账,这样才是真正的有面子!”

  “这小子都能召唤紫雷了,你就算突破炼师境,短时间内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常月真人冷哼了一声道。

  不过被张小五这么一说,他倒是逐渐冷静了下来。

  想要杀到酒泉镇去,找这个小东西报仇出气,只是他一时冲动而已。

  真正要让他一个长辈,去找一个晚辈麻烦,替弟子出头,他还是做不到的。

  他只是听到‘张玄’这个很多年不曾被提起过的名字,气昏了头。

  而且还有个很重要的问题,虽然这个叫张敬小子,是张玄这个混蛋的儿子没错。

  可是,这小子也是幼微师姐的儿子啊……

  幼微师姐留在人世间,唯一的儿子了。

  要是自己真的对这小子做了什么,幼微师姐在天之灵,怎么会原谅自己?

  “哎……”

  想到这里,很多往事不由得就在脑海中浮现出来,让常月真人叹了口气,一时之间眼神飘忽。

  当初他弃文学道,遍访名川大山,足迹遍布四方,在行万里路的过程中,有一些奇遇,其实已经学到了很多真本事。

  当时的他,性格和现在的张小五有些类似,是颇为放荡不羁,是个浪子,不喜欢受到约束的。

  可是最终,他却拜入了龙虎山天师府门下。

  这不是因为龙虎山天师府有多厉害,是道门领袖之一。

  他拜入天师府,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因为那个女人,张敬的母亲张幼微!

  当时的常月真人,也是张幼微的追求者之一,而且是最死心塌地的那种!

  为了张幼微,浪子心的常月真人都愿意抛弃流浪的心,稳定下来。

  可惜最终,张幼微却被茅山派一个叫张玄的家伙拐跑,带着私奔了。

  这让常月真人饱受情伤。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他虽然饱受情伤,伤透了心,但却不至于让他愤怒失去理智,他还是会默默祝福张幼微师姐。

  毕竟这是师姐自己的选择,她是幸福的。

  可让常月真人愤怒发狂的是,没过两年,张玄再次出现的时候,却带来了幼微师姐的死讯!

  这让常月真人,好几次去找张玄要决一死战!

  可惜那时的他,实力根本不是张玄的对手,想替幼微师姐‘报仇’都做不到。

  更过分的事,张玄这个混蛋后来还敢来龙虎山,不知道说了什么花言巧语,巧言令色之词,竟然让老天师原谅了他!

  不管别人怎么想,怎么决定,常月真人都是想着要找张玄报仇的。

  只可惜,还不等他将实力提升到足够的地步,张玄就失踪不见了,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也是从那以后,常月真人性格变了很多,把酒瘾差不多都戒了,成为天师府德高望重的真人。

  “那小子,真的那么厉害?”

  最后,常月真人终究还是平静了下来,将所有念头都压了下去,重新恢复了平时波澜不惊的样子。

  张小五点了点头,说道:“真的厉害!我觉得,就算张道祯那家伙来了,遇上张敬,也照样没有胜算!”

  “真是虎父无犬子!”常月真人在心里默默嘀咕了一句,而后神色一凛,板着脸看着张小五说道:“你要记住你刚才说的话,要尽快跨入炼师境,将那小子打败,把面子找回来!你一日不把面子找回来,你就休想再喝酒!”

  张小五顿时脸色大变,惊呼道:“别啊!师傅,我将来肯定帮你把面子找回来就是了!但是在这之前,不能不喝酒啊……”

  ……

  ……

  “阿嚏!”

  正在和任婷婷一起牵手逛街的张敬,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张敬揉了揉鼻子,皱眉想到:怎么感觉有不少人在念叨我呢?

  难道我张某人就这么招人喜欢?

  ~

  (好像起点有双倍月票的活动诶!也到了月底了,大家手里的月票也别留着了,投给白袍吧!

  白袍已经参加起点‘515’爆更活动。理论上来说,是要爆更的,嘿嘿。

  感谢‘煙雨凉城’书友一万书币打赏!)

  /xiaoshuo/65/65069/4560314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