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86章 这就很尴尬了(求订阅!)

第186章 这就很尴尬了(求订阅!)

  “在酒泉镇开始修建道场了?做得很正确。”

  九叔听完张敬诉说酒泉镇斩杀僵尸的事情,除了感慨于张敬的‘气运’之外,也对于张敬将酒泉镇‘收入囊中’,点头表示很赞许。

  酒泉镇也是一大镇,规模不比任家镇差多少。

  在历史渊源方面,更是任家镇远远比不上的。

  要不是当初酒泉镇‘环境’太恶劣,九叔也不会从酒泉镇搬到任家镇来。

  现在酒泉镇西洋教已经被赶走,居民信仰更改,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一个去处。

  说到这里,张敬心神微微一凛,正好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师叔,等我跨入炼师境之后,真的需要去酒泉镇建立道场吗?还是说,有其他的选择?”

  九叔一愣,随即若有所思地看着张敬,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张敬如实道:“当初去四目师叔道场的时候,他曾偶然间给我提过一次。似乎……是和我父亲有关。不过想继续问他的时候,他又不肯跟我说了。还说等我修为到了,自然会知道。”

  九叔摇了摇头。

  四目这家伙有时候说话就是不会过脑子,都一把年纪了,性格还是没有定下来。

  有些事情明明他也只是一知半解,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却又喜欢到处嘚瑟。

  永远都是半灌水,响叮当。

  本来九叔觉得这件事,应该是在很多年来,暂时没必要告诉张敬的。不过张敬的天赋远远超出他的想象,修为进展实在太过惊人。

  拥有功德之体,在这么短时间内修为就已经达到了一流术士后期,离炼师境已经并不远了。

  现在既然张敬心中已经有所猜测,那就提前告诉他好了。

  看着九叔沉吟不说话的样子,还以为是不想告诉他,张敬不由得有些蛋疼。

  其实关于自己那便宜父亲的事情,张敬想得挺开的。

  他穿越过来这么长的时间,除了一开始的时候,觉得自己那生死不知的父亲是个江湖神棍。但后来接触到了鬼怪、接触到了九叔、四目道长等众多茅山高人,张敬知道,自己这具身体的父亲,绝对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了。

  毕竟,作为曾经茅山派第一天才,怎么可能是普通人物?

  就算他给自己留下一点狗血的剧情、狗血的关系网,张敬也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不管什么情况他都能接受!

  连穿越这种事情都发生在了他的身上,更何况关于身世这点破事?就像那八点档的狗血伦理剧一样。

  小意思啦!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常规剧情,常规剧情……

  张敬挠了挠头,决定主动说道:“师叔,其实吧,我大致已经猜到了。这件事,应该和我父亲有关吧?”

  九叔愣了一下,没说话,似乎有点惊讶。

  张敬继续道:“关于我父亲的事情,我已经猜测了很多可能。好的、坏的、麻烦的,我都有想过,并且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我知道师叔你有些事情不告诉我,是为了我好,不想让我过早知道,承担太多的压力,或者作出不理智的冲动举动。但其实,师叔你完全不用太过于担心……”

  “师侄我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性格,相信师叔你应该也了解。绝对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更不是一个脆弱的人!我的承受能力还是很强的。”

  “所以,师叔你不用瞒着我。有什么事情,都告诉我吧!是不是我父亲他,身世不简单?除了是茅山弟子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什么很厉害的身份?所以等我修为达到了炼师境后,就不用像四目师叔那样,辛苦的到处找落脚的地方建立道场,已经有更好的选择等着我了!”

  张敬一脸认真。

  在他心里,就是这么猜测的。

  自己父亲,除了是茅山弟子之外,还有其他的身份。

  比如什么千年世家的弟子啊、王公贵族啊之类的。

  他之所以加入茅山派,是因为比较离经叛道,又或者是和家族内的某些人产生了很大的意见分歧,不不愿意继续在家族内待下去,所以才出来投入茅山派门下。

  甚至,就连十多年前他的忽然失踪,或许都与他的身世有一定的关系!甚至有可能是被人陷害!

  而张敬嘛,等实力足够强大之后,自然就该回到本家,扬眉吐气,帮自己父亲当年讨回面子,讨要一个说法!

  这些都不难猜测。

  毕竟张敬前世在小说里、电视里,看过太多这样的情节了。

  正所谓看遍小说三百本,不会写,也会想!

  更何况,自己父亲的情况,也的确有些相像。

  当年茅山第一天才,后来莫名其妙的失踪;四目道长又说自己将来出师之后,或许会有更好的选择,不用像他那样到处辛苦的寻找落脚之地,修建道场。

  这一切,都很符合张敬的猜测!

  甚至张敬都在心里觉得,自己父亲会不会和龙虎山天师府有什么纠葛?

  毕竟大家都姓张,大家又都还这么牛逼。

  实在是很容易就会联想到一起去啊……

  不过如果自己父亲是出自龙虎山天师府的话,应该不太可能转投茅山派吧?

  但其实这些,对张敬来说都影响不大。

  他也不根本需要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他有系统,就足够了。

  关你什么千年世家、道门领袖,对我他的帮助,都不可能有系统大!

  只有功德系统,才是他在这乱世生存下去的最大依靠!

  所以张敬哪怕心中有猜想,但对此事却并不是那么上心和好奇,也没像好奇宝宝一样主动找九叔刨根问底。

  反正该来的我不推,该还的还,该给的我给……

  现在他主动要问,就是因为他现在马上要突破炼师境,到了必须要面临这些问题的时候了!

  到底是填补自己那便宜父亲留下的‘坑’,还是按部就班的继续修炼,增强自己的实力。

  不管怎么说,自己穿越过来,占据了这副躯体,也就继承了这副躯体的‘因果’不可能撇开。

  “额……”

  沉吟着的九叔,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有点尴尬。

  这个师侄,有时候很聪明,很善解人意!

  可是有时候,怎么感觉又有点傻傻的呢?

  比如在面对男女之情的时候,这小子就木楞得不像话。

  现在呢?就因为四目说了一句他出师之后,或许不需要像他那样寻找落脚的地方,竟然就想了这么多!

  “你想太多了!”九叔无奈地说道。“你父亲,就是我茅山弟子。当初他在几岁的时候,就被收入了茅山派,哪还有什么其他厉害的身份啊……”

  张敬本来满脸认真,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准备从九叔嘴里听到某个惊天大秘密。

  但九叔话,让张敬顿时陷入了呆滞状态,一脸懵逼。

  “啊哈?”

  这就很尴尬了啊。

  自己那便宜父亲,竟然就是简单的茅山弟子?没有其他任何身份了?

  张敬闻言,顿时有种‘自作多情’的感觉。

  差点就没忍住问九叔,你是不是记错了啊?

  九叔摇头说道:“你不要听四目的话。他很多事情都是一知半解,就到处瞎胡说。就像我和你师姑的事情,他肯定跟你胡说八道过吧?他的话,不能信。”

  张敬心里嘀咕道。

  关于你和蔗姑这件事,四目师叔倒是没胡说啊。

  这件事很准。

  你和蔗姑这不都同居,差不多成为夫妻了嘛……

  “所以说,我父亲是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其他选择……是吧?”张敬尴尬地问道。

  九叔点了点头,说道:“你父亲当年行事风格比较洒脱,他当年修为即便早早就已经跨入了炼师境,也没有选择找个落脚地方建立道场,而是喜欢四处游历,差不多类似于游方道士。所以我才跟你说,你事先将酒泉镇占领,开始修建道场,是个很正确的选择。等将来你修为跨入炼师境之后,就可以直接去酒泉镇了。”

  张敬闻言嘴角抽了抽。

  这事差点让自己误会大发了!

  还好自己聪明,凡事喜欢多想一步、多留一步余地。

  没有放任酒泉镇不管。

  否则,自己如果要是等跨入炼师境后,不想像那便宜老子一般,做个游方道士,那就得像四目道长一样,苦哈哈的到处寻找落脚的地方了!

  “好的,我知道了。师叔。”张敬心情莫名有些郁闷地回答道。

  虽然他并不觊觎什么千年世家、大门大派,也没想过指望这些来给自己提供什么帮助。只想靠自己,以及功德系统。

  可是当心中的猜想被全盘否定,还真是莫名有种失落感。

  得了。

  等自己突破炼师境后,就和九叔一起去省城走一趟,争夺一翻那阴司之神的位置。

  而后,就乖乖的、老老实实的去酒泉镇吧!

  “不过……”就在此时,九叔却忽然话锋一转,眼神有些犹豫地看着张敬。

  张敬闻言顿时眼神一亮,问道:“不过什么?我父亲还有其他的隐秘吗?”

  “跟你爸没关!”九叔没好气地回答。

  这孩子,怎么跟他爸这件事上杠住了?

  你怎么就不知道想想你妈?

  九叔摇头道:“你爸的身份,虽然我很确定。但是,你母亲身份,却或许会不一般?”

  “我母亲?”张敬瞪大了眼睛。

  这到底是哪跟哪儿啊?

  自己那便宜父亲的事情,自己都没扯清楚,一地鸡毛呢。

  现在又扯出自己母亲来了?

  不过也对。

  张敬也是人,又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肯定有妈。

  只是张敬这具身体‘前任’留下的记忆中,对于父亲张玄还有一定的记忆,哪怕有些模糊,但大致也能记得不少。可对于母亲,却是任何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似乎从来不曾出现过,从小就没有任何相处的画面!

  所以,张敬穿越过来这么久,想过很多关于父亲张玄的事情。

  却从来没有想过关于母亲的事。

  九叔点了点头,说道:“本来我是打算等以后你修为跨入炼师境后,实力更强大几分,才将这件事告诉你的。但你现在修为已经一流术士后期,离炼师境已经并不远,你今天又问到了,索性就先告诉你!”

  “你母亲倒是有个很不一般的身份。因为你母亲也姓张,但她这个‘张’却并非普通的小门小户的‘张’,和你父亲不一样。她是龙虎山,天师府那个‘张’!”九叔神色颇为肃穆地说道。

  张敬吞了口唾沫,颇为艰难地开口道:“师叔你是说,我母亲,是龙虎山天师府的弟子?!”

  九叔点了点头,感慨道:“没错。你母亲不但是天师府的弟子,而且还是龙虎山最核心的弟子,当初年轻一辈数一数二优秀的那种,就算比你父亲当年,也不逊色多少!”

  张敬这下是真的服了。

  没想到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猜测,全是错误的,完全被四目道长一句模拟两可的话给误导了!

  但是却因此,牵扯出来了一个比之丝毫不小的坑!

  接下来的事情,更是完全出乎张敬的意料,是他不曾想过的。

  张敬母亲叫张幼微,是当初龙虎山天师府最优秀的弟子之一。

  虽然是女流之辈,但按照九叔所说,张幼微在天师府的地位、天赋都一点也不比前几天张敬在酒泉镇遇到的张小五差。

  然而,她在一次降妖除魔中,偶然于张敬父亲张玄邂逅。

  两人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一见误终生。

  当时两人在一起,遭到了龙虎山天师府的极力反对,因为似乎是天师府早就已经替张敬母亲订好了归属对象,怎么能让她和张敬父亲在一起呢?

  但情投意合的年轻人,哪里会听从长辈的命令,直接就私奔了。

  或者说,是张玄直接把张幼微给拐走了!

  当初两人私奔后,龙虎山天师府的天师,甚至都还专门到茅山亲自讨要人,可想而知这件事闹得有多大。

  但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没什么收获,空手而归。

  因为当时的茅山派,也根本找不到张敬父亲带着张幼微跑到哪里去了。

  直到两年后,张玄带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回来。

  也就是他和张幼微的儿子……张敬!

  ~

  (前两章好多书友在猜测主角父亲身份如何如何……白袍写书,是那么容易让你们猜到的吗?

  嗯哼!)

  /xiaoshuo/65/65069/4569639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