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83章 你会不会开挂?(求订阅)

第183章 你会不会开挂?(求订阅)

  不是张小五太自信。

  而是作为天师府最优秀弟子之一的他,的确很厉害!

  同龄人中,很少能找到在修为和实力上能与他相提并论。

  甚至不少前辈,都远远不如他!

  所以在张小五看来,张敬三人就算铲除了酒泉镇的僵尸,也肯定是不如他的。

  但是他倒也没有要故意让张敬难堪的意思,也没有故意的要针对谁,就是他的酒瘾犯了,想喝酒而已。

  可惜的是,他的提议,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恢复。

  杨镇长等人都是笑而不语。

  这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道士,还真是有自信得很啊,竟然敢说自己比张道长还厉害?

  要是他们不知道张道长的底细,没见过张道长灭杀僵尸,他们或许还会相信他所说的话。

  可自从张敬灭杀所有僵尸,拯救了酒泉镇之后,全镇上下,上至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几岁的孩童,没有一个不夸赞张道长的。

  眼前这年轻人,何德何能能有资格和张道长比?

  秋生这家伙中午喝酒喝得不少,此时酒劲有点上脑袋,但又还没有醉,说话倒是比平时更狂了几分。

  听见有人过来砸场子,说他们三人不行,想跟他们抢酒泉镇,顿时就不乐意了。

  张敬清楚的知道酒泉镇是个‘肥差’,秋生和文才跟着九叔这么久,自然也知道这其中的门门道道。

  现在酒泉镇既然已经被他们谈妥了,自然不允许其他人来横插一脚!

  于是秋生走上前去,很不客气地上上下下打量了两人一眼,轻笑一声道:“两个臭弟弟,就凭你们这点道行,也想跟我们师兄弟三人抢地盘?怕不是还活在梦里面!”

  说着,秋生顿了顿,打了个满是酒气的嗝,回过头望着杨镇长等人问道:“来人啊!你们谁的尿比较黄,给这两人头上来一泡,让他们清醒清醒!”

  “噗嗤……”

  杨镇长等人看着醉醺醺的秋生,说出这般话,不少人都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没想到,张道长这位师兄虽然道法修行不怎么深,损人倒是一把好手!

  张小五和马飞闻言,自然也是怒了。

  张小五还好,但马飞却是忍不住怒声道:“狗贼!可敢与我斗法,一较高低!”

  虽然他发怒的时候,也比较憨憨的,毫无气势……

  秋生眼神睥睨地瞥了他一眼,问道:“小胖子也敢出来叫板?呵呵。你谁啊,你是什么身份啊?”

  马飞衣袖一摆,昂首挺胸,傲然道:“龙虎山,天师府第五十三代弟子,马飞!”

  “天师府第五十三代弟子,张小五!”

  张小五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头。

  “龙虎山,天师府?”

  念叨着这两个名字,秋生倒是酒清醒了几分。

  这可是当今道教领袖门派啊。

  就比如茅山派吧,是属于道教正一派。而正一派并不只有茅山派,还有着灵宝、清微、净明等诸多派别之分。

  所以说,茅山派算是正一派的分支之一。

  而正一道,又被称之为天师道!

  所以说,从明头上来讲,茅山派就比天师府低了一个大等级!

  实力上,自然也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就算是茅山派最强盛的时期,也完全没有更天师府叫板的资格,更不用说当今茅山派还比较式微了。

  不过秋生虽然有些惊讶,但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毕竟天师府弟子不知道多少,又不是每个都厉害。而且,这江湖上更是不知道有多少人打着天师府弟子招摇撞骗。

  就像那茅山明,不也打着茅山派的名头到处骗财吗?

  “天师府又如何?这江湖上自称天师府弟子的,没有一万,也八千。但大部分,不过大部分都是估计连龙虎山都没去过。就像我们也经常遇到,打着我们茅山派的名头出来招摇撞骗之辈。”秋生淡淡地说道。

  “招摇撞骗?我们可是茅山派核心弟子!师傅乃是常月真人!”马飞怒声说道。

  秋生皱了皱眉,嘀咕道:“常月真人?这个名字好像听说过,有点耳熟啊。”说着他问了问张敬,道:“师弟,你有印象吗?”

  张敬摇了摇头。

  他怎么可能有印象。

  他才跟着九叔多长时间啊,一年不到,根本没机会了解这些。

  倒是文才赶紧凑过脑袋,在两人耳边嘀咕道:“常月真人是当今天师府最厉害的真人之一,很厉害的。师傅对其都敬仰得很!”

  秋生闻言眼皮跳了跳。

  这么说来,这个小胖子,真的是天师府核心弟子了?

  怪不得这么有底气,敢直接来跟他们抢地盘,还要叫板斗法!

  应该很厉害吧?

  不过……

  “斗法就斗法,我们师兄弟三人怕过谁!”

  秋生也梗了梗脖子,扬了扬下巴,一点也不带怂的。

  听到这话,张敬和文才都愣了愣,诧异的看着秋生。

  心想这货是胆大包天,还有种了?还是喝酒喝醉了,不清醒?

  这两人如果是天师府核心弟子,而且师傅还是常月真人,那可就不是好惹的了。

  以秋生那半吊子水平,去和人家斗法,多半只有被吊打的份。

  哪知道秋生忽然话锋一转,拍了拍张敬的肩膀,说道:“师弟,你去教训教训这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让他们知道该怎么做人!天师府又怎么了?我茅山派又不比谁差!”

  张敬顿时无语。

  感情这家伙还没喝醉,还清醒着呢!

  知道自己上去会被按在地上摩擦,所以直接把锅甩给了张敬。

  不过这件事倒是不怪秋生。

  这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天师府的弟子,既然想打酒泉镇的主意,就算秋生不拱火,张敬也得跟他们好好‘讲讲道理’。

  所以张敬站了出去,淡淡地说道:“如果你们一定要跟我斗法,看谁更适合在酒泉镇留下的话,那就试试吧。”

  “嗯?”马飞那单眼皮小眼睛瞪了瞪,有点诧异,眼神也有些飘忽。

  似乎是没想到,这三个家伙在听说了他们的师门和师傅之后,还一点都不怂,真的敢和他们斗法,似乎信心十足的样子!

  难道说,这三人也不是江湖上的野狐禅,是茅山正宗弟子,而且最优秀的那种?

  要不然,一般的茅山弟子,也没胆量跟他们天师府核心弟子斗法。

  特别是看着张敬,马飞感觉这家伙,似乎有点看不透。

  于是刚才还显得义愤填膺的小胖子,也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用手拱了拱旁边的张小五,说道:“师兄,你上吧!你去教训教训这三个口出狂言的茅山弟子,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天师府的厉害!”

  秋生和文才看着小胖子的举动,不由得撇了撇嘴。

  感情这小胖子,也是个虚张声势的家伙啊!

  关键时候还得看别人。

  只不过,这举动倒是让他们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张小五瞥了马飞一眼,似乎对此也是习以为常了,懒洋洋的朝着前面走了两步,笑嘻嘻地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张敬。”

  “姓张?”张小五略微有些惊讶。

  因为张姓,可是他们天师府的本姓!

  整个龙虎山天师府,虽然也不乏像马飞这样的其他姓氏的弟子,但张姓却是占据超过一半以上!

  而且在在整个道教中,张姓的高人,也一半都是出自天师府!

  不过张小五也仅仅只是有些惊讶而已,没想太多。

  毕竟张乃大姓,天下何其多,遇见姓张的也没什么奇怪的。

  不过因为张敬的姓氏,张小五倒是善意的提醒了一句,说道:“你确定要和我斗法吗?实不相瞒,我现在修为已经达到了一流术士的后期,实力更厉害。就算咱们天师府,被很多人称为‘小天师’那家伙,修为已经跨入了炼师境,但真正实力和我比起来,也只是五五开!”

  “几几开?”张敬忍不住问了句。

  “五五开!”张小五哼哼道。“在私下我和张道祯那家伙比试,我也经常压制他!至于他为什么被称为小天师,而不是我。只是因为在正式比试那天,我状态不怎么好……”

  张敬闻言,眉头不由得深锁了起来,眼神中浮现过一抹怀疑。

  这家伙,怎么感觉有点不太正常啊?

  当然,这不正常不是因为对方天师府核心弟子的身份。

  而是这家伙的长相,张敬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

  越看越像某个人……

  这家伙,该不会和自己一样吧?是个外来者?

  马飞……

  五五开……

  想到这种可能,张敬心中就有些忌惮。

  于是张敬试探着问了句:“你会不会玩英雄联盟?”

  张小五不解地问道:“英雄联盟?这是什么玩意儿?怎么玩?好玩吗?”

  张敬又问:“那喜欢吃鸡吗?”

  “我喜欢吃鸡啊!”张小五回答道。鸡肉配美酒,挺不错的搭配。只不过,现在正在商量要不要斗法呢,这家伙问自己喜不喜欢吃鸡干什么?

  看着张小五的反应,张敬心中稍微松了口气,最后再确认道:“那……你肯定不会开挂吧?”

  “开什么挂啊?不会不会!”张小五有点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

  怎么感觉脑子有点不正常……

  净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话。

  这到底是个茅山弟子,还是个疯子啊?

  张小五不明所以,张敬却是彻底放心下来。

  嗯。

  看来这家伙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人了。

  要是那家伙真的穿越过来了,变成了天师府的核心弟子,张敬还真没信心跟他一战。

  绝逼打不过啊!

  尼玛。

  要是他穿越过来,他自带的挂得多强大?

  绝对比自己这功德系统要牛掰多了吧!

  还好。

  眼前这位张小五,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位穿越者,身上也没外挂。

  “那咱们就斗一斗法吧!”

  张敬放心的说道。

  “我都提醒过你了,你既然非要不信邪,那就试试吧!”张小五摇头道。

  张小五其实不想跟人动手,他最讨厌的就是打打杀杀了。

  但是眼前这个人不肯把酒泉镇让给他,导致他没有美酒可以喝,那他就逼不得已,只能动手了。

  至于张敬,倒是也挺想跟这位天师府的年轻一辈杰出弟子交手试试,看看对方究竟有几斤几两。

  应该是杰出弟子吧?

  毕竟这家伙可是号称跟天师府小天师张道祯五五开的男人。

  而张道祯,肯定是天师府年轻一辈最优秀的弟子。

  张小五,想来也差不多。

  在客栈斗法肯定是不合适的,恰好归来客栈旁边不远处,是在场一位乡绅的宅子,宅子里面有大院子,于是张敬和张小五便一起过去。

  至于杨镇长这群乡绅富豪,也没让他们避开。

  反正这场比斗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这群人看清楚,究竟谁更厉害。

  “你需要设法坛吗?”张小五先问道。

  有些道士之间斗法,是需要开设法坛的。因为很多道法,都需要开设法坛之后,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张小五这么问张敬,就是代表他不想占张敬便宜……或者说,是想让张敬输得心服口服。等张敬施展出自己最强大的实力,他才将张敬击败,这样张敬才会无话可说。

  张敬摇了摇头,说道:“不必设法坛了。不过,如果你需要设法坛,我可以等你。”

  张小五也耸了耸肩,道:“我也不需要。”

  “那就开始吧。”

  “不客气了。”

  张小五没有放嘴炮,也没有说让张敬先出手什么的。他见张敬已经准备好,没有主动出手的意思,那他便主动出手好了。

  你出不出手,我不出手,要拖到什么时候去?

  他最讨厌那种动手前,还要叽叽歪歪说半天的人了。有这功夫,干点啥不好?

  早打完早收工,多好!

  斗法什么的,就不要客气讲理啦!

  只见张小五眼神一凛,没有了平时嘻嘻哈哈的神情。双手结印,手指做出奇怪的姿势,嘴里也念念有词,院子里也没有什么异样的动静,外人看出有任何的异常。

  杨镇长等人看得不明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秋生和文才两人倒是还算有点见识,眼神很尖,看见了张敬的衣袍明显发生了变化,一副完全绷直了,像是有人在外面扯张敬的衣服一般。

  同时,张敬的身形也是微微的一颤,放佛身上忽然压了块巨石。

  “泰山压顶!”

  文才和秋生两人面面相觑。

  要是换他们两人上去,面对这招文才直接就要趴下。秋生或许会好一点,但恐怕也已经步履艰难,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但张敬不同,他好歹已经修为达到了一流术士后期,每次真阳功突破肉身都会被淬炼一番,身体素质大增。

  所以张小五这一招‘泰山压顶’让他感觉颇为难受,但还不至于压制住他。

  更何况,他现在还已经将五行八卦掌修炼入门了。

  五行八卦掌,乃是集攻防一体的法诀,无形之中,对付这种‘约束’的手段,张敬也有很多的心得体会。

  “你这套法诀修炼得还不够啊。”张敬镇定自若,面色如常的回答道。

  “那我就换咯!”

  张小五倒是很干脆利落,见这一招没用,当即手指法诀发生了变换,最终的咒语也随之改变。

  这次,杨镇长等人也发现异常了。

  本来今天天气很好。

  天朗气清,红杏出墙。

  可是院子里,却忽然之间狂风大作,特别张敬身边,狂风更是大到了极致,衣袍猎猎作响。

  这位天师府的小道长,也不是凡人啊,竟然能呼风!

  可惜,不管张小五召唤出来的大风多狠、多荡,张敬也稳如老狗。摆出步伐,五行八卦掌施展开,最大程度的将这巨风之力卸掉。

  这次不用张敬开口说话,张小五就变动了法诀。

  风不停,但这风之中,却有火苗腾盛而起!

  并且这风与火并不相克,火随着风越来越旺,一团团朝着张敬烧过来。

  如此一来,张敬可没办法不动声色了。

  这火并非普通一般火焰,若是真的被其烧在身上,就算不死也得掉半条命!

  张小五面色如常,没有不忍。

  既然此人要跟他斗法,并且似乎还真有几分本事,那他不下手重一点,也赢不了。

  “倒是有些手段。”

  张敬眼睛微微眯了眯。

  这样一团团的火焰,以他五行八卦掌第一层的修为,肯定是防不住了,不可能完全将这些火焰抵挡。

  而且张小五现在应该还没有展露他最强的实力。

  但是他的这些手段,杀伤力、威胁力,都已经超过了石坚的儿子石少坚!

  张敬也不再防御,双手也迅速翻动起来,口中念着咒语。

  轰隆隆!

  天空中忽然响起闷雷声音,电芒穿梭,霹雳四射,在张敬的掌控之下,眨眼间一道宛若电蛇般的雷霆之力,便已经成型。

  随着张敬一指,雷霆之力便朝着火焰团劈过去。

  砰!

  雷霆与火焰相遇,两股能量顿时犹如被点燃的火药,爆炸开来。

  剧烈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让杨镇长、文才、秋生、马飞等人,都是感到面目生疼,浑身难受,当即用手臂挡住了脑袋,往后退了几步。

  而爆炸的最中心处,终究是雷霆之力更胜一筹,将火焰全部击散,仍由一部分朝着张小五劈过去!

  ~

  (推荐一本仙侠新书,《洪荒之罗睺问道》,喜欢洪荒文的书友可以去看下,很不一样的洪荒文。而且该书已经二十万字,比较肥了。)

  /xiaoshuo/65/65069/4573069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