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64章 作茧自缚,坐地起价!

第164章 作茧自缚,坐地起价!

  “怎么样。还能走路吗?”张敬看着偷偷抹眼泪的秋生,无语地道。

  秋生忍着痛勉强迈步子试了试,才垂头丧气地道:“能走路。”

  张敬刚才打鬼的时候很有‘分寸’,主要是攻击的是脸,以及胸口,都不影响走路。

  所以秋生慢慢走路,还是没有大碍的。

  不过秋生这身伤,就算回去,没有个十天半个月肯定好不了。

  甚至在这段时间内,他估计都没脸出门见人,脸上太难看……

  一行三人走出树林,正要往客栈走回去时。

  忽然文才记起来一件事,惊呼道:“对了,我们把女鬼杀了,但是钱老板还没有给我们钱呢!”

  秋生闻言也是一愣,连忙点头恨恨道:“对!还没给钱呢!这可是我……丢失了清白之身换来的钱,不能不要!”

  张敬闻言没好气地道:“清白之身?你又不是第一次和女鬼上床了……”

  秋生被怼得没脾气。

  的确,他这不是第一次和女鬼纠缠了。

  但他不甘心,想了想反驳道:“我上次是自愿的,这次是被迫的,情况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

  张敬好笑道:“怎么不能一概而论?都是和女鬼!”

  秋生梗着脖子,憋屈地道:“我……我上次和小玉是在床上,这次是在棺材里。这一点,就不一样!”

  张敬:“……”

  也是。

  秋生还是厉害的,后世那些人为了追求刺激,发明了什么车震、马震。

  到了秋生这里,直接‘棺震’都出来了!

  在这方面,秋生已经超越了前辈许汉文和宁采臣。

  堪称是古往今来第一人!

  玩笑归玩笑。

  捉了鬼,钱肯定还是要拿的。

  在文才的带领下,一行三人又回到了酒厂。

  当时女鬼将秋生抓走的时候,文才也顾不上管钱四眼,只是仓促看了眼,钱四眼似乎‘晕’了过去。

  但现在他们回来,发现钱四眼已经不在!

  “怎么回事?难道钱老板出现什么意外了?”文才傻眼道。

  张敬仔细打量了一眼现场,摇头道:“哪有什么意外,这位钱老板刚才估计是装晕。看见你们和女鬼走了后,就站起来赶紧溜走了。”

  于是三人直接去钱四眼家里查看情况。

  果真,和张敬说的一样。

  钱四眼已经回到家里。

  文才看见钱四眼平安无事,颇为高兴,走上前说道:“钱老板,原来你已经回家了啊!你没事就太好了,我们回到酒厂,没看到你,还以为你出事情了呢。”

  钱四眼瞥了眼文才和鼻青脸肿的秋生,冷声道:“我不自己回家,难道还指望着你们来救我啊?”

  文才讪讪地笑了笑。

  今天这事他们的确办得不漂亮,帮人捉鬼没捉好。

  钱四眼喝了口茶,悠闲地问道:“怎么,你们没有被那女鬼杀死,她放了你们一条生路?”

  文才摇头道:“当然不是。女鬼已经被我们斩杀了,我们是来找钱老板你结账的。”

  钱四眼闻言一愣,喝茶水的动作也为之一停,睁大眼睛有些惊喜的望着三人,问道:“女鬼,真的被你们杀了?”

  文才点了点头。

  “真的?”钱四眼站了起来,再次确认地问道。

  秋生郁闷地道:“当然是真的!没看我都已经成这样子了吗?我们可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帮你把女鬼杀了的!”

  虽然最后杀女鬼的是张敬师弟,但在秋生看来,自己是付出最大的人啊!

  这次他是真的亏大了!

  文才满怀期待地说道:“钱老板,你也看见了。你酒厂的这只女鬼很厉害,我们这次为了帮你捉鬼,的确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要是可以的话,你要多给我们一点银子也是可以的……”

  钱四眼仔细的看了眼文才和秋生的神色,大致已经可以确定,这两人应该是没有说谎。

  在酒厂闹事的女鬼,真的已经被这两名茅山弟子给除掉了。

  而且,以在酒厂时看见那女鬼的凶恶程度,要不杀除掉了她,这两人应该也回不来。

  想到此处,钱四眼心中便是有些数了。

  但他脸上,却是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冷声道:“你们说杀了女鬼,就真的杀了女鬼?有什么证据啊?”

  “证据?”文才和秋生都是一愣。

  女鬼死了就死了呗,还要什么证据?

  钱四眼说道:“你们杀女鬼的证据。比如她的尸体之类的……”

  文才挠了挠头,说道:“钱老板,你这点就不清楚了。厉鬼都是魂魄所变,哪里有什么尸体啊。在除掉了女鬼后,她就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了,所以是没有尸体的。”

  钱老板双手背负在后面,却是没听文才的话,只是淡淡地道:“这么说来,你们就是没有证据证明你们杀了女鬼咯?既然这样,那就抱歉了,恕我不能给你们钱了。你们走吧,等你们能拿出你们杀了女鬼的证据,再来找我拿钱!”

  文才还没听出钱四眼这一番话的弦外之意。

  但秋生脑瓜子比较灵活,闻言却是一下就听出了钱四眼的态度。

  秋生自然忍不住,当即便怒声道:“姓钱的,你这是想跟我们赖账吗?”

  “唉……”钱四眼摆了摆手,淡淡地道:“我这可不是赖账哦!我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我说了,只要你们能拿出你们杀了女鬼的证据来,我就会支付你们钱。可你们要拿不出来,那就怪不得我了。谁让你们一开始,没有在我眼皮子下面杀死那女鬼?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来骗我钱呢?”

  “你放屁!我们怎么会骗你的钱!你以为我们是谁?江湖骗子吗?我们是正宗茅山弟子!”秋生怒道。

  钱四眼摇头道:“茅山弟子怎么了?茅山弟子当骗子的,也不是没有嘛。”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秋生怒火中烧,不顾伤势就要冲上去揍钱四眼一顿。

  太可恶了!

  他都被女鬼给强暴了不知道多少次,都快要被榨干了,遭受了多大的屈辱啊!

  现在这个混蛋,竟然还敢耍赖,不想付钱!

  “给我站住!”钱四眼往后退了两步,但是也不怂,怒声道:“你要是敢动手,信不信我让你们师徒三人都走不出酒泉镇!酒泉镇,可是有保安队的!由不得你们三个江湖骗子胡作非为!”

  钱四眼是真的不害怕。

  在酒泉镇,他也算是地头蛇了。

  这三个茅山派的小年轻人,拿什么和他斗?

  这件事说起来,他还是占理的一方呢!

  所以,女鬼都已经死了,他的酒厂也不会再有麻烦,用不着这几个茅山弟子了。

  既然如此,他为何还要给这几人一百两银子?

  秋生被气得脑壳疼,怒声道:“文才,你放开我,我今天要非要好好收拾这个钱四眼不可!”

  文才死死拉住秋生,低声道:“冷静,冷静!这个钱四眼,他和镇上保安队队长,有亲戚关系,要是他真的去保安队叫人来抓我们,就麻烦了!”

  酒泉镇不是任家镇。

  任家镇保安队队长常威现在对义庄心服口服,都恨不得也成为义庄的一份子,能够学习道法,自然不用怕。

  但酒泉镇,虽然这里是文才的老家,但文才在这里可没有任何的根基和势力。

  要是发生了冲突,他们还真的不好办。

  这时,张敬看不下去了,拍了拍秋生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冲动。

  尔后独自走上前,看着钱四眼说道:“钱老板是吧?”

  钱四眼眼神睥睨地看了一眼张敬,淡淡地问道:“有何指教?”

  “我叫张敬,茅山弟子。你酒厂的女鬼,是我杀的。”张敬先表明了身份。

  看着钱四眼又想以他刚才耍赖的借口再说一遍,张敬堵住了他,说道:“当然,那只女鬼已经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了。你要让我拿出我杀了她的证据,我的确也拿不出来。”

  钱四眼闻言得意的一笑,心想这个小子倒是个明白人,挺懂事的。

  于是笑着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没办法给你们钱了。你们识趣的话,就赶紧离开走吧!”

  “不过……”张敬摇了摇头,却是话锋一转,道:“不过。虽然我把你酒厂的女鬼清除了,拿不出证据给你看。但是,我可以再去给你抓一只女鬼,放在你就厂里面……不,我可以给你抓好几只女鬼来,在你家里也放几只。我相信,这样一来,你应该就能看到证据了,是吧?”

  本来正高兴着,觉得自己省了一笔钱,酒厂又可以重新开业的钱老板。

  闻言顿时脸色一变,神色凌厉、又带着几分忌惮地看着张敬,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张敬耸了耸肩,微笑着道:“没什么意思。就是我说的意思啊。既然钱老板你要证据,那我就只能再去给你抓几只女鬼过来,让你看看咯。只不过嘛,我要先跟你说好。我只管把证据给你带过来,但是如果这些鬼来了之后,觉得你的酒厂、家很不错,赖着不想走的话。我可不负责把他们请走……”

  这下,钱四眼脸色真的彻底变了。

  张敬这话,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得出来这其中的威胁了。

  意思很简单。

  如果钱四眼想耍赖,不肯给钱。

  那么张敬也就不会客气,让他的酒厂重新再闹鬼!

  甚至让他的家里,也要闹鬼,闹得他全家都不得安宁!

  所以刚才还嚣张无比,一副奸商无赖嘴脸的钱四眼,当即就没辙了,变成怒不可遏的一方,死死的盯着张敬,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冷声道:“你说你能抓来鬼,就能抓来鬼了?吹牛,谁不会啊!”

  身为酒泉镇有名铁公鸡的钱四眼,现在依然不想就这么轻易的给出那一百两银子。

  心中还怀着侥幸。

  万一张敬是在诈唬他呢?

  张敬摇了摇头,也不说话,只是默默施展五雷咒,霎时间空中霹雳落下,电闪雷鸣,尔后一道闪电劈在院子里的一颗树上。

  顿时冒起一阵浓烟。

  张敬也不多说废话,施展玩五雷咒后,转身就走,淡淡地道:“如果钱老板不相信,我也没办法。那我就只好把鬼抓过来了,在让钱老板你相信了。文才师兄,秋生师兄,我们走吧。下次如果钱老板再请你们抓鬼,你们可不要再轻易就答应了。”

  文才和秋生也不傻。

  看到这里当然知道张敬打着的是什么算盘,所以也不多说话了,纷纷冷笑看了眼钱四眼,跟着转身就要走。

  果真。

  三人刚走几步,还没有走出门口。

  钱四眼便坐不住了。

  虽然他心中憋屈恼怒得要命,但却不得不把心中的重重情绪全部压下去,换上一副和蔼可亲的笑容,连忙追了上来:“三位道长请留步!留步诶!”

  可惜现在形势逆转,张敬、秋生、文才心中都有气,哪里能这么容易就留步啊。

  钱四眼想到今后自己家里可能闹鬼,鸡犬不宁,就不得不再加快步伐,慌忙道:“哎哟,三位大爷!叫你们三位大爷行了吧!留步啊!”

  这下,三人总算留步了。

  秋生冷笑看着他:“你叫谁大爷?一把年纪了,叫我们大爷,把我们叫老了!”

  钱四眼嘴角抽了抽,心中不知道怎么骂着三人呢,但脸上却不得不做出赔笑脸,并且低声下气地道:“我不要证据了,我给钱!我给钱行了吧?一百两银子,我马上就让人拿来给三位道长!”

  文才和秋生闻言,眼神中露出了一抹喜意。

  不管怎么说,能拿到钱就算是好的。

  张敬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可不是一百两银子。”

  钱四眼瞪圆了眼睛,怒声道:“怎么不是一百两银子?你问你的两名师兄,我们是不是事先谈好了价格,就是一百两银子!”

  张敬也没反驳,道:“你跟我两名师兄谈好的价格,是一百两银子,这一点没错。可是,你没有跟我谈好价格。要知道,杀死女鬼,我可是出了最大的力气。

  “所以,钱老板你除了给我两名师兄一百两银子外,是不是应该还得给我银子?”

  钱四眼嘴角抽了抽,怒声指责道:“你这是坐地起价!”

  “诶,我这可不是坐地起价。咱们不熟,你这样污蔑我,小心我告你诽谤。”张敬笑眯眯地摇了摇头。

  秋生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道:“某人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文才也点头,笑着道:“这叫作茧自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钱四眼脸色一片铁青,难看到了极点。

  他这真的是作茧自缚!

  本来想着可以坑掉文才和秋生这笔钱,但没想到现在却是要花更多的钱!

  “你……你要收多少钱!”钱四眼一字一句地问道。

  提到钱,张敬倒是认真的想了想。

  这次和在谭百万家不同。

  上次在谭百万家,张敬是从茅山明手中拿到的钱,而且他也没有入账任何的功德值。

  所以五百两银子收得心安理得,没有任何问题。

  但这次,除掉女鬼时,他可是得到了250点功德值的。

  要是自己从钱四眼这里,收太多的钱,会不会被坑爹的系统扣掉功德值?

  “应该不至于吧?”

  张敬在心中琢磨了半响。

  这钱四眼太可恶了,典型的奸商嘴脸。秋生虽然坑了一点,但是为了帮他杀女鬼,都凄惨成这副模样了,他竟然还想赖账!

  还有没有良心了?

  真以为秋生的肉体不值钱吗?

  好吧,就算秋生肉体真的不值钱,但你也不能这样无耻啊!

  要是不让这钱四眼出点血,张敬实在是不甘心。

  “我说了,这次我杀女鬼,我出了大部分的力气。既然我两位师兄你都给了一百两银子,那么我怎么也得二百两银子吧。”张敬淡淡地说道。

  今晚除掉的这只厉鬼,修为也不算弱。

  如果真正情况下,五十到一百两银子之间其实就差不多了。

  二百两银子,绝对算是高出正常价格。

  但张敬还是准备试试。

  若是自己拿了这二百两银子,系统要扣功德值的话,张敬大不了再退还回去一部分银子。

  毕竟张敬现在钱倒是够花,就是缺功德值。

  真阳功想要提升到第六层大圆满,跨入炼师境。

  还有刚学的五行八卦掌、五行八卦阵、治愈术,都还等着功德值来升级呢!

  “好!三百两银子,我给你们!”

  钱四眼铁青着脸,咬牙切齿地吞下了自己种下的苦果。

  没办法。

  相比较三百两银子,他的酒厂如果没有闹鬼,多出来的钱都远远不止这个价格。

  而且,他更不想自己家里也闹鬼!

  他不得不屈服。

  但这也怪不得别人。

  要是他不贪心,不耍赖。

  一开始就乖乖拿出事先商量好的一百两银子。

  张敬肯定也不会跟他另外加价,让他再掏二百两银子。

  很快,在钱四眼的吩咐下,很快就有人拿来了三百两银子过来。

  张敬将银子接过来,心中暗自祈祷道:“系统大爷,我这可不是坑老实人的钱啊,而是坑坏人的钱,这也算是锄强扶弱了吧?你可不能扣我功德值!”

  ~

  (五千字送到!继续码字去,还会有更新,就是会很晚,大家明早起来再看吧~)

  /xiaoshuo/65/65069/4593155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