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62章 大事不好了,秋生又被女鬼抓走了!

第162章 大事不好了,秋生又被女鬼抓走了!

  在秋生的提醒下,文才犹如‘跳大神’般手舞足蹈的开始抽风,假装被鬼上了身。

  秋生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抽空给文才竖拇指点了个赞。

  文才装鬼上身,倒是装得挺像的……

  有文才配合,接下来秋生的表演就简单很多了。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秋生闭上了双眼,大声喝道。

  文才一边跳,一边用仿佛捏着嗓子的尖细声调回答:“李氏小红!”

  来酒厂之前,文才和秋生已经像钱四眼打听过女鬼的情况。

  这女鬼名叫李小红,是钱四眼一个堂弟的小妾。

  钱四眼这个堂弟,被他安排来帮忙管理酒厂。

  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堂弟小妾李小红意外死亡。

  尔后,紧接着没过多久,钱四眼堂弟全家一十三口人,就全部也死于非命。

  并且,他这酒厂也从此开始闹鬼。

  秋生依然闭着双眼,喝问道:“你为何会阴魂不散,苦苦纠缠!”

  “我……”文才下意识的就要回答,但张开了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跳到了秋生身边,围绕他打转,低声问道:“我该怎么回答你啊?”

  秋生继续道:“你若有什么难言之隐,不用怕,尽管道出来!”

  “我……我道不出来啊!秋生,你还是给我出一点是非题好了,我只需要回答是不是。”文才苦瓜着脸,低声道。

  向来憨厚缺根弦的文才,实在是不会说谎。

  秋生都服气了,懒得睁开眼睛,张嘴就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冤情?”

  文才这下高兴了,连忙又捏着嗓子装女人声音,尖细着嗓音高声回答道:“是啊……”

  回答简单的是非题,不用考虑太多。

  这种问题就很好回答。

  可是,文才没来得及高兴太久,下一瞬脸上的表情直接就凝固住了,紧接着转换成为惊恐。

  “是啊,我死得好冤啊!”

  一道女人的森然声音响起。

  这句话,除了‘是啊’两个字是文才说的之外,后面的‘我死的好冤啊’,却并非文才所说。

  只见酒厂不远处,一道披着长发、穿着红色衣服、脸色惨白没有任何一点血色的女人身影,缓缓朝着秋生和文才飘过来!

  文才当即就吓得愣住了。

  秋生却依然闭着眼睛,毫不知情,还以为这句话都是文才回答。

  于是他继续问道:“你死得不甘心吗?”

  “是啊!”女鬼继续回答。

  秋生觉得做戏要做全套一点,问道:“既然这样,你讲你的身世告诉我。”

  关于酒厂女鬼小红的身世,在来之前他们都已经旁敲侧击的搞清楚了,现在秋生让文才回答,想来他应该可以说出来。

  “好。我说出来,就怕你不相信。”红衣长发女鬼越飘越近,脸上带着诡异的笑意,缓缓道:“我十二岁就失身于人。我父母找他理论,他就把我父母给杀了,长期的占有我……我十五岁的时候,他有另结新欢,设计找了他的手下来轮爆我,还诬陷我与人通奸……用这个借口把我活活淹死……你说,我死得是不是太冤了!”

  秋生一开始还觉得文才变聪明了,都会主动给自己加戏、加台词了,心里还很高兴呢。

  结果听到后面,他就听不下去了。

  靠!

  这都是什么鬼剧情啊。

  这世上有这么没有人性、禽兽不如的人吗?

  让你编身世也不是这样编的嘛,鬼才相信你呢!

  秋生都有点接不下去了,准备睁开眼睛好好教育文才一顿。

  结果,他刚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阴气森森!

  秋生倒是不怎么怕鬼。

  可是骤然睁开眼睛看见这么一幕,自然也是吓得不轻,惊慌失措的大叫了一声,赶紧往后躲开,根本不敢提什么捉鬼的事情。

  女鬼见状冷笑了一声,倒也没有先找秋生和文才两人的麻烦,而是飘向酒厂老板钱四眼,厉声道:“我上次饶过了你一命,你还敢找人来整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钱四眼除了是酒泉镇出门的铁公鸡、恶霸之外,胆子也的确挺大的。

  见状虽然也是被吓得趴下,胆战心惊,但还能哆嗦着说出话来:“你……你根本不是这样惨死的……你已经杀了我堂弟一家十三口人了,为什么还要在我的酒厂纠缠啊!你这样,让我损失太大,我快吃不起饭了!”

  因为贫穷,所以胆大!

  说的就是钱四眼这种人。

  只要能给钱,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所以他一边后退,还一边跟女鬼沟通道:“小红,只要你能离开我的酒厂,你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

  “哈哈哈哈!我现在不要钱,我要你的命!”红衣女鬼冷声大笑道。

  说完,就要对钱四眼下杀手。

  文才和秋生看见这一幕,都无语了。

  这个钱老板到底是什么心态啊,竟然还想着用银子来收买女鬼,跟女鬼谈条件!

  他还真的一位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就算有钱真的可以让鬼推磨,但是也不是你的银子啊!阳世间的钱,在阴间可没办法用!

  文才吓得够呛,完全不知所措,怂得躲在了桌子下面。

  秋生在最初被吓了一大跳之后,倒是回过神来,没忘记自己的身份和目的。

  他来酒厂,就是为了帮人捉鬼的。

  鬼不出来他演戏,现在鬼出来了,他自然就要除鬼!

  钱老板是他的雇主,他不能让钱老板出事。

  于是提起手中贴着符箓的桃木剑,朝着女鬼刺过去,大喊道:“恶鬼,受死!”

  秋生虽然身手矫捷,堪比武林高手,但是修为和文才一样,只能算是三流术士,连二流术士的门槛都没有跨入。

  所以体内那点微薄、几乎忽略不计的法力,驱使桃木剑根本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不过桃木剑上再贴上驱邪符,威力就大增了,用来对付一般的小鬼没什么问题。

  红衣女鬼本来打算先收拾了钱四眼,再收拾这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道士,没想到这小道士,竟然还敢主动对它出手!

  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

  直接被贴了驱邪符的桃木剑斩在身上,直接将它斩飞。

  并且驱邪符的效果在它身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让它受了点伤。

  “你该死!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女鬼勃然大怒,看着自己身上的被斩出的伤口,一张本来还算清秀的脸变得无比狰狞。

  秋生也不是没见过鬼,自然不会被女鬼三言两语就吓住,手中握着桃木剑,也不慌,正义凛然道:“小小厉鬼,好大的口气,看小爷我今天斩妖除魔!”

  说着,秋生便再次挥剑斩过去。

  秋生伸手矫捷,剑法也是专门有练过的,颇为不俗。

  再加上女鬼有些忌惮于桃木剑与驱邪符的威力,不敢接剑。

  一时之间,倒是秋生占据了上风。

  不过秋生终究是个半吊子,连续进攻没有取得效果之后,就有些心浮气躁,剑法凌乱了。

  让那红衣女鬼抓住机会,用她的红袍一卷,缠绕住了桃木剑。

  然后猛地一拉……

  秋生见状,当然要死死握住桃木剑,不能被女鬼夺去了兵器,赶紧往回抽。

  他力气很大,把桃木剑倒是抽回来了,可是桃木剑上贴着的驱邪符,却是消失不见!

  秋生却还没发现,仍然挥着桃木剑去斩女鬼。

  于是乎,他这点法力,根本不足以对女鬼产生威胁。

  只见桃木剑斩在女鬼身上,就像是斩在空气中一般,不断的从女鬼身上‘切割’而过,但是对女鬼带来的威胁,却是微乎其微,基本没有效果。

  这一下,秋生才发现不对劲,自己桃木剑上的驱邪符不见了。

  接下来自然就是女鬼发威了,将秋生直接一脚踢飞。

  落地之后也不放过,秋生都来不及起身,又是一脚。

  文才见状,心中害怕得要命,都快急哭了,但最终还是咬着牙从桌子下面钻出来,从兜里掏出两张符朝着秋生跑过去,大喊道:“秋生,我这里有符!”

  只可惜,他还没来得及将符箓交给秋生,直接就被女鬼一挥手,将他也给轰飞重重摔倒在地,符箓也不知道被吹到了什么地方去。

  “文才!”

  秋生趁此机会缓了口气,站了起来。

  双目欲喷火地盯着女鬼,怒声道:“我跟你拼了!”

  说完他便打了个五行八卦掌的起手式,朝着女鬼扑过去。

  如果他要是稍微真正习得了九叔这套压箱底绝学一点精髓,面对红衣女鬼都会有一战之力。

  但是这货平时修炼不认真,将堂堂一套神妙无比的掌法,给修炼成了武术。

  看上去倒是虎虎生威,有模有样的,对付普通人没问题,对付僵尸也还可以稍微抵挡一下。

  可是面对厉鬼,却是基本没有什么效果。

  三五几招之后,秋生就在被放得挺挺的。

  不过,就在红衣女鬼准备对秋生下杀手的时候,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附身在秋生身上闻了一下。

  尔后伸手一抓,直接将秋生衣服给撕成了布条!

  秋生慌了,连忙大叫道:“你撕我衣服干什么!你脱我裤子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不要啊!”

  秋生的惨叫声,响彻整个酒厂。

  虽说秋生对女鬼并不排斥,要是能够享尽温柔他也不介意……

  可是这只女鬼,不是他喜欢的口味啊!而且这只女鬼,现在面目狰狞,一点也不好看温柔,还特么对他用强!

  秋生是打死也不愿意接受的。

  所以他想紧紧捂着裤衩子就要逃跑。

  可惜女鬼此时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看着秋生健壮的身体,满满的阳气,就痴迷不已,哪里会让如此上好的鼎炉逃走。

  一个虎扑将秋生扑倒在地,尔后轻轻吐出一口阴气,钻进秋生的口鼻,秋生顿时就叫不出来,也反抗不了,直接昏迷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

  红衣女鬼一只手在秋生的胸膛、小腹、裆部逐一抚摸了个遍,就像是在抚摸上好的艺术品一般,忍不住兴奋的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这女鬼不知道是不是死后也还有点羞耻心,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就与秋生羞羞,而是把秋生抱起来,朝着酒厂外面飘去。

  文才这时候刚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看见这一幕心头大惊,焦急得不行。

  下意识的就想冲上去救秋生。

  可是他在这最危急的关头,他倒是急中生智。

  知道自己这样冲上去救秋生肯定是没有任何效果的,反而只会白白送了人头。

  所以,他现在不能上去!

  他得回去找张敬师弟帮忙才行!

  于是文才没敢声张,忍着浑身的疼痛与惊恐,悄悄跟在女鬼身后出了酒厂,又跟着她走了一段距离,看清楚了她抱着秋生消失在了一片树林间。

  文才也来不及去管钱老板了,更顾不得找他拿钱,赶紧跑回了客栈。

  搬救兵去了!

  ……

  ……

  张敬从教堂回到客栈,发现秋生和文才这两个家伙竟然不在,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不过张敬也没太在意。

  现在教堂内的密室门还没有被打开,里面的僵尸也还没有出来咬人,酒泉镇应该没什么危险。

  文才和秋生,向来应该是出去逛了。

  所以张敬让店小二给自己做了饭菜,准备先填饱肚子再说。

  结果哪知道饭菜上来,刚吃两口,就看见文才满头大汗,一脸惊慌的回到客栈。

  “文才师兄,怎么了?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秋生呢?”张敬看见文才一个人回来,再加上他脸上的神情,顿时心中浮现出不妙的感觉。

  这两个家伙,来到酒泉镇第一天,难不成就闯祸了?

  文才快哭了,拉着张敬的双手就往外面跑。

  “大……大事不好了!”

  “秋生……秋生他又被女鬼抓走了!师弟,咱们快去救救他吧!”

  “女鬼撕碎了他的衣服,扒了他的裤子,抱着他就飘走了!我怕女鬼会吃了他啊!”

  张敬一愣。

  他还以为这两人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秋生被人扣留下来了呢。

  结果这两人是撞鬼了?

  而且,还是女鬼!

  秋生这家伙,女人缘……

  呸!

  不对!

  是女鬼缘!

  秋生的女鬼缘,这么好的吗?

  又被女鬼给看上了!

  /xiaoshuo/65/65069/4595946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