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61章 嘿嘿,师弟真厉害!(为盟主‘欧阳lei’加更!)

第161章 嘿嘿,师弟真厉害!(为盟主‘欧阳lei’加更!)

  安妮是留洋归来,信奉西洋教。

  吴神父自然更不用说。

  所以在他们眼中看来,张敬自然就成了居心不良之人,故意来诋毁污蔑教堂。

  但两人性格都还算不错,并没有因此就大发雷霆,驱赶张敬,只是笑笑,顺便还帮张敬祈了个祷。

  张敬也懒得跟这两人多说什么了,鸡同鸭讲而已。

  此时天色将黑,张敬指着教堂右侧的暗门,也就是三煞位的中心位置,煞气最浓郁的地方,直接问道:“吴神父,我能进这里面看看吗?”

  向来很好说话的吴神父却是摇了摇头,道:“这扇门不知道什么原因,从里面被堵死了。教堂重开这些日子以来,我们想了不少办法也没能打开。所以,先生你是没办法进去了。”

  “打不开?”

  张敬一愣。

  还有这种事情?

  张敬不信邪,用尽全力推了一下,发现这门还真是被堵得死死的,再怎么用力推也纹丝不动。

  放佛这是一扇假门,里面根本没有屋子,门后面其实就是一堵墙而已!

  “你想打开这扇门,有什么事吗?”吴神父看着张敬一番忙活,不解地问道。

  张敬冷声道:“要是能打开这扇门,你就知道为什么我说这间教堂是不祥之地了!这扇门后面,有僵尸!”

  “僵尸……僵尸什么?”吴神父估计没听说过这个称呼。

  安妮也是一直留洋在国外,前不久才回来,也是不知道僵尸代表什么意思,所以摇头表示不知道。

  张敬想了想,没好气地道:“吸血鬼、恶魔、撒旦……这你知道了吧!东方僵尸大致就和你们西方的这些差不多!”

  “恶魔啊,我这就知道了。”吴神父点了点头,但却依然没有惊慌,笑着道:“放心,如果这扇门后面有恶魔,现在它也跑不出来,不用担心。就算它真的能跑出来,也会有我主保佑,收拾它的。”

  暗门被堵死,用尽全力也打不开。

  他总不能去买炸药来,强行把这门给爆破了吧?

  这吴神父又宛如睿智,怎么说都不听,张敬便打算彻底放弃,暂时不想再理会。

  反正这扇门也不可能永远打不开,估计很快里面的僵尸就会跑出来,到时候自己再过来就行。

  到时候,吴神父自然会知道厉害,会知道来求他了!

  “那你就祈祷你的主,能一直保佑你吧!”张敬摆了摆手,说道:“如果过两天,你发现你的主保佑不了你,欢迎你来‘归来客栈’找我。我这几天都住在客栈。”

  说完,张敬便转身离去。

  ……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话说张敬离开客栈,前往教堂打探情况之后,文才和秋生点了不少菜,开始大快朵颐。

  就在两人吃饭吃得正欢的时候,旁边不远处有张桌子,坐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长得一副奸商嘴脸,态度蛮横。

  另外一名则是穿着西装,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看上去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此人眼神中时不时露出一抹狡黠,便知道此人并不简单。

  中年男子是酒泉镇一家酒厂的老板,人称钱四眼。

  年轻男子则是酒泉镇镇长的儿子大卫。

  两人现在正在谈关于大卫收购钱四眼酒厂一事。

  “大卫,你就别跟我绕圈子了。直说吧,我这酒厂你能给得起多少钱!”钱四眼嘴里叼着一根烟,说道。

  大卫伸出一只手,笑眯眯地道:“就这么多,五百两银子!”

  “什么?”钱四眼闻言顿时就来气了,瞪眼冷声说道:“你有没有搞错!我的酒厂规模在整个酒泉镇可是数一数二的,才值五百两银子?像你这样漫天乱杀家,当心你以后生个儿子没pi眼儿啊!”

  大卫不慌不忙,淡淡地道:“我这只是在商言商,你这厂子现在就值这么多。再说了,你这厂子不干净。买不买,你自己拿主意好了!”

  钱四眼闻言眼珠子乱转了一圈,摇头道:“这件事你不要听别人瞎掰,说我酒厂有鬼。像你这样,好歹也是喝过洋墨水的人,怎么也会相信有鬼呢?”

  大卫喝了一口茶,脸上笑容逐渐灿烂,狡黠地道:“信不信在我。但是有没有鬼,大家都知道!大家知道你酒厂有鬼,它就只值这个价。要不然,像你这样的铁公鸡,怎么会急着脱手?”

  钱四眼怒而拍了拍桌子,说道:“算你狠!你这是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不过,我钱某人做生意,还从来没亏过!想占我钱某人的便宜,休想!就算有鬼,我也压根没怕过!”

  说完,钱四眼站起来便要气冲冲的离开。

  做生意精明无比、抠门得很的他,想要让他这次吃大亏把酒厂卖出去,他是怎么都不可能的。

  不过就在他刚站起身时,恰好看见了旁边不远处吃饭的秋生与文才两人。

  恰好,这钱四眼认识文才。

  并且知道,当初文才是跟着茅山高人九叔学习茅山术去了,才离开的酒泉镇。

  而茅山术,不正是最擅长捉鬼的吗?

  文才这小子回来了,应该是学有所成回来吧?

  要不请他去酒厂帮忙把鬼给捉了?

  要是酒厂的鬼被清除,他也不用这样低价贱卖了!

  于是钱四眼眼珠子转了转之后,很快就笑呵呵地朝着文才和秋生走了过去,一副热情的样子说道:“这不是文才吗?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

  文才抬起头看着来者,愣了愣后才反应过来,诧异道:“钱老板,你还认得我啊?”

  “认得!当然认得!我记得几年前,你不是跟着茅山派的九叔,去学茅山术了吗?”钱四眼笑呵呵地在两人身边坐下,问道:“怎么,现在是学有所成,出师了。所以回酒泉镇了?”

  文才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道:“我只是回来看看,还没出师。”

  还没出师?

  钱四眼皱了皱眉。

  不过他还是很快又笑着继续道:“没出师也不要紧。这几年跟着九叔,肯定学了不少降妖除魔,捉鬼的本事吧?”

  文才憨厚一笑,忍不住有点小嘚瑟地点头道:“这是自然。我跟着师傅,天天就是学这些本事。”

  钱四眼闻言眼神一亮,当即便道:“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地酒厂里,最近闹鬼,我正愁呢!现在文才你回来了,可是我地救星啊!要不你去帮我捉一下鬼?”

  听到捉鬼两个字,秋生顿时来了兴趣,连忙眼神发亮地问道:“捉鬼可以啊,你准备出多少银子?”

  钱四眼很豪迈地道:“你们随便开价。你们开多少,我给多少!”

  秋生闻言顿时一喜,当即便狮子大开口道:“五百两银子!”

  钱四眼本来以为捉鬼最多就几十两银子,所以很大方。

  哪知道秋生直接就开五百两,吓得他差点没闪了腰,想也不想就砍价道:“五十两!”

  “五十两,太少了!而且你不是我们开多少,你给多少吗!”秋生怒声道。

  这人砍价也砍得太狠了点。

  虽然五十两银子其实也不算少。

  但是经过和张敬一起赚钱的精力,秋生眼光变高了。

  就在秋生不满意这价格的时候,文才也误打误撞的送出了助攻,说道:“钱老板,你这鬼我们没办法帮你捉……”

  钱四眼闻言眉毛一挑,赶紧更改口风,说道:“一百两!一百两不能更多了!再多我就不请你们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秋生当即拍板决定下来。

  一百两银子,不算少了。

  文才还有些担忧,犹豫地说道:“秋生,这件事我们需要跟师弟商量一下吧……”

  秋生当即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住嘴。

  然后他笑呵呵地对钱四眼说道:“钱老板,我们先过去单独聊下怎么给你捉鬼,你稍微等一下哈。”

  说完,秋生就将文才拉到了一边。

  “文才,我跟你说,这件事绝对不能跟师弟商量!”秋生郑重其事地道。

  “为什么啊?”文才不解地问。

  秋生冷哼一声,愤愤不平地道:“咱们这个师弟看上去老实,但其实和咱们师傅一样,都是吸血鬼!要是这单生意,让他参与进来,到时候他会直接把钱拿走大头,只剩下一点零头给我们!上次在任家镇的时候,我和他就单独去帮人捉过一次鬼,结果他拿走了九成,只留下一成给我!”

  文才一直不知道这件事,闻言都惊了,问道:“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秋生撇了撇嘴,说道:“当然是真的!要不然,你以为我前些日子哪里来的钱给师父买那么贵的生日礼物。又哪里来的钱买那么多好吃的!”

  文才郁闷了,道:“你们两人太不够义气了。竟然有钱赚不带上我!”

  秋生嘿嘿笑道:“这次我不就和你单独做,不带上师弟了嘛。放心,以后有这种机会,都我们两个单独做,不告诉师父,也不告诉师弟!”

  文才闻言很高兴,连忙点头。

  不过点头后,他又认识到了实际情况,担忧道:“可是,没有师父和师弟,以我们两人的水平,帮人捉鬼很困难吧?”

  秋生自信地道:“这有什么什么难的?咱们都跟着师父捉了多少次鬼了,早就学会了!而且,咱们这次出来,也是带了不少吃饭的家伙的,符箓也带了不少。遇到鬼,有什么害怕的?”

  “可是……”文才还是有些犹豫。

  “别可是了!大男人,婆婆妈妈的干什么!就一句话,到底却去不去!”秋生问道。“这可是一百两银子,你想清楚了!”

  文才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诱惑,点了点头:“去!”

  一百两银子啊……

  从小到大,他手里就没拿过这么多银子!

  于是乎。

  这两个家伙饭也不吃完了,当即就回房把捉鬼的家伙拿上,跟着钱四眼一起去捉鬼了。

  到了酒厂。

  两人排场倒是弄得挺大,各种捉鬼道具摆了一堆,起坛做法吗,忙碌了半天,钱四眼在旁边抽烟等得都有些不耐烦了。

  起坛的过程中,文才有些担忧地问道:“秋生,咱们到底怎么捉鬼啊?我感觉这酒厂里,似乎也没有鬼啊。要是这鬼一直躲着不出来,怎么办?”

  文才倒是没想过要糊弄骗人。

  毕竟他和秋生也是正宗茅山弟子,虽然修为手段不高明,但也是会点真本事的。

  再加上他们带了这么多专业道具来,只要不是遇到特别厉害的鬼,相信应该没问题。

  可问题是,如果这鬼不出来,他们两人可没有办法将鬼给逼出来!

  秋生也是一边起坛,一边四处打量,低声道:“管他呢!等会儿我们就装模作样的作法一番。要是这只鬼出来了呢,我们师兄弟二人就将这只鬼除掉!要是它不出来,咱们就演一番戏,假装把鬼除了!”

  秋生这货就比文才没节操多了。

  能除鬼就除。

  要是鬼不肯出来,怕了他们,那就怪不得他们了。

  反正他们已经来了一趟,出功出力,收点劳务费不过分吧?总不能让他们白跑一趟。

  文才一直都是跟着九叔玩真的,都是真正捉鬼后才拿钱,被秋生这么一说,有些不自在,道:“要是没捉鬼我们又把钱收了,岂不是成了骗子?”

  秋生敲了敲他脑袋,冷声道:“我们怎么是骗子?我们是真的来帮他捉鬼的好吗?捉不捉得到,就不管我们的事了。而且,你没见过真正的骗子是什么样的。”

  说到这,秋生就想起他和张敬在谭百万家捉鬼,碰到茅山明的事情。

  像茅山明那样的,才是真正的骗钱。

  他们这样,根本算不得。

  过了好一会儿。

  文才和秋生两人穿上了道袍,案台摆放完毕,两人又嘀咕了半响,等会儿该怎么配合,如果鬼不出来,他们怎么把戏演得逼真一点。

  尔后,就正式开始了。

  两人都有点紧张,同时又都有点激动。

  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独立出来捉鬼,除了紧张的同时,也有点期待。

  仿佛他们此时已经出师了一样!

  “喂,你们究竟准备好没有啊!可以开始了不!”钱四眼看着两人嘀嘀咕咕的样子,忍不住催促道。

  他都等了半天,快不耐烦了。

  “开始了,开始了!”秋生回了一句。

  尔后和文才对视一眼,两人就开始忙活起来。

  又是插香、又是念咒语、又是捏法诀、又是撒钱……

  玩得兴起,两人还表演了一下临空翻。

  可惜的是,秋生伸手不错,玩临空翻没什么问题,文才这家伙比较笨,玩凌空翻没玩好,结果被摔了个狗吃屎,废了好大的劲才没有痛苦的叫出声。

  于是接下来只好让秋生一个人单独秀,文才在一旁揉屁股。

  “阎王坐镇,小鬼引入,招魂现身!”

  秋生手中挥舞着桃木剑,撒着纸钱,也不知道念着从哪里学来的古怪口诀,似乎是在逼迫厉鬼现身一般。

  不过这货忙活了好半响,都快累出汗了。

  但整个酒厂也是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动静,似乎根本就没鬼一样。

  这时钱四眼也看出来一点不正常了,似乎他请来的这两个小子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本事,似乎一直在划水。

  于是精明的他立即站起来,威胁道:“喂,你们两人可不要装神弄鬼啊!要是不把鬼逼出来除掉,我可不会给你们钱!”

  秋生闻言,有点慌了。

  这钱四眼不好骗!

  可是,他都忙活半天了,这鬼不出来他有什么办法?

  于是秋生眼珠子一转,当即低声对文才道:“别坐在旁边看戏了!等会儿如果还是没鬼出来,你就假装被鬼上身,咱们演出戏!”

  “哦哦……”文才连忙点头。

  现在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想不演戏也不行了。

  只见秋生继续舞剑,口中念念有词:“哈!雪花盖顶!”

  文才在旁边听得纳闷……

  雪花盖顶?

  秋生说的是啥,这不是当初挖开任老太爷的墓穴,师傅说的吗?

  秋生现在说这个词是啥意思?

  他当然不知道,秋生说这个词没任何意思。

  就是现在他词穷了,不知道该如何表演下去,于是就随便说了几个普通人听不懂的专业名词,唬唬人。

  秋生继续念道:“枯树盘根!我盘盘盘……”

  “****!我坐坐坐坐……”

  “嫦娥奔月!我奔奔奔奔……”

  “老汉推车!我推推推推……”

  文才听到这里,都快蒙逼了!

  这些词,他怎么一个都不懂?也不知道秋生在哪里听来的。

  其实,秋生其自己也不是很懂。

  这些词是张敬师弟,有次给他涨知识的时候,提起来的……

  还说以后等他娶了媳妇,再告诉他这些词的真正含义。

  不过现在用来捉鬼,听上去倒是挺唬人的。

  嘿嘿……

  张敬师弟真厉害!

  不明觉厉的厉害!

  秋生在心里由衷地想。

  一口气念了十几个‘专业’词汇,还是没有鬼出现,秋生坐不住了,低声对旁边看戏地文才高声道:“鬼上身!”

  文才正懵逼着呢,忽然听到这声大喊,有些茫然地道:“啊?”

  “鬼上身啊!”秋生大喝道。

  “哦哦……”

  文才终于回过神,赶紧装起来。

  /xiaoshuo/65/65069/4597604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