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60章 三煞位,西洋教!

第160章 三煞位,西洋教!

  从任家镇到酒泉镇,张敬一行三人赶路花了两天半的时间。

  酒泉镇这名字的确是没叫错,张敬等人刚到镇子,仿佛就闻到空气中有一股清冽的酒香味,份外迷人。

  这个镇子,最多的就是酒厂,镇上很多居民都做酿酒生意。

  传说当年大清还没亡的时候,酒泉镇出产的酒都曾经被当做贡酒拿到京城,让老佛爷品尝过!

  现在酒泉镇,算是没落很多了。

  “终于回来了!好多年没回来了啊!”

  文才走在酒泉镇街道上,份外开心,一张少年老成的脸,都快笑出花来了。

  文才很快发现一个熟人,连忙上去打招呼道:“王叔,好久不见!我是文才啊!”

  老头有点老眼昏花了,仔细打量了一眼,思索半响后才道:“文才?就是那个拜九叔为师,去学茅山术的文才?”

  被人记得,文才很开心的点头:“对啊!就是我!”

  老头感叹道:“那还真是好久不见了。你去学茅山术,怎么回来了?是在外面不好做生意,吃不上饭了吧?当时都跟你说了,让你别学茅山术你不听。没前途的!”

  “……”

  在秋生的窃笑中,文才郁闷的放弃了打招呼。

  不过很快他又看见了一名穿着花衣服提着菜篮子的中年妇女,又精神一振,上去高兴道:“李婶,你还记得我吗?”

  中年妇女也是打量了文才半响,才想起来,也高兴地道:“你是文才?文才你回来啦!”

  “是我是我!我回来看看!”文才开心地点头,问道:“李婶,石头呢?我好久没见他了,想找他叙叙旧。”

  石头是这位李婶的儿子的小名,也是文才小时候的玩伴之一。

  李婶笑着道:“石头他最近比较忙,一直在照顾他媳妇。他媳妇这两天就快要生小孩了,所以他恐怕是没时间跟你叙旧了。文才,你也出去这么久了,怎么样,娶了媳妇有小孩了吗?”

  文才憨厚地笑了笑,如实道:“没呢。还没找。”

  李婶摇了摇头,说道:“唉,你看吧,当初让你别学茅山术,没有前途的,你不听。你看吧,这么大年纪了,连媳妇都还没娶上!你那师傅九叔,我看就是你现成的例子。他多大年纪了,不也没有娶到媳妇吗?容易打一辈子光棍呐!我看你这次回来了,也别走了,老老实实在酒厂找份活干,存点钱,把你们家老房子翻修一下。到时候,我也给你介绍个媳妇。”

  “……”

  文才自信心再次备受打击。

  本来秋生刚开始听到文才这些老乡打趣他,秋生还有些幸灾乐祸。

  可渐渐的,秋生就高兴不起来了。

  这也太偏见了吧?

  简直把他们茅山派当做了下三流的歪门邪道啊!

  好像学茅山术,就前途渺茫,连媳妇都娶不上了!

  这像什么话?

  于是秋生忍不住反驳道:“谁说我师父打一辈子光棍了?我师父现在已经有老婆了好吗!而且……”

  说着,秋生重重拍了拍文才的肩膀,让被打击得有些萎靡的文才精神震了震,替文才辩解道:“文才现在虽然没娶媳妇,但是他现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你知道他女朋友是谁吗?是咱们平安县大军阀王大帅的小姨子,留过洋的!长得也貌美如花!你们整个酒泉镇,都找不到那么漂亮的姑娘,还需要你给介绍?”

  本来有些自卑的文才,听到秋生这么一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想解释一下,米念英还不是自己女朋友呢。

  但秋生瞪了他一眼,让他别说话。

  可惜,就算文才不说话,这位李婶也根本不相信。

  不过她也算是一位心底不错的大婶。

  就算不相信这些话,不相信文才能找到如花似玉的媳妇,更别提留过洋、大帅的小姨子了。

  不过她还是很考虑文才的自尊心,没有当众拆穿文才,算是给留面子。

  她只是瞥了一眼秋生,也看了一眼张敬,好心相劝道:“你们也是九叔的弟子吧。我看你们两个小伙子长得也挺英俊的,不如别学茅山术了,去咱们镇上的教堂看看!要是能在教堂找上一份活,可比学茅山术有前途多了!”

  秋生气得不行,有种被鄙视,被看扁的感觉!

  张敬倒是并没有太生气。

  反正这次酒泉镇麻烦不小,到时候真有僵尸出来作乱,这些人就知道关键时候,究竟是那西洋教管用,还是茅山术厉害!

  不过现在西洋、东洋势力大批入侵,国人又如此崇洋媚外,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兆头啊。

  “李婶,我听说酒泉镇的教堂不是在很多年前就关闭了吗?现在教堂重开了?”张敬问道。

  李婶说道:“教堂原来是关闭了。可是镇上不久前来了个吴神父,教堂前些日子已经重开了。”

  张敬闻言微微一凛。

  看来自己来酒泉镇晚了几天啊。

  电影《驱魔道长》刚开始的时候,吴神父是才刚到酒泉镇,还没来得及重开教堂。

  现在,教堂却是已经重开了。

  就是不知道,这教堂是否还是如同电影里面的那般,位于三煞位。

  要是位于三煞位,教堂重开后,老神父所化的僵尸,可就要出来作乱了!

  李婶也没有和三人多说,很快就回家了,她还得回去照顾即将临盆的儿媳妇。

  “文才师兄,我们今晚在哪里落脚?”张敬问道。

  先找到落脚的地方,住下来,张敬就得去教堂打探一番虚实,看看情况究竟发展到哪一步了。

  “走走走,先去几年前我和师傅住的地方!秋生张敬,我跟你们说,这老宅子可好了,冬暖夏凉,十分舒服……”

  闻言本来有些郁闷的文才,顿时有变得兴致冲冲,在前面引路,一路说着当年的趣事。

  这终究是他家乡,离开了好几年,回到故土的感觉真不错。

  不过可惜的是,九叔和文才之前住的本来就是一座老宅子,当时有人气的时候还能勉强住。

  现在几年没人住过,宅子早就破旧的不行,年久失修,墙壁看上去都快要倒塌一样。屋内更是蜘蛛网遍布,杂草丛生。门窗也不知道是被小偷光顾了,还是谁家熊孩子给拆了。

  门口,还有一些大便……

  就算张敬三人不辞辛苦去慢慢收拾,估计也住不了人。

  来到这座破败院子前,三人沉默无言,脑袋上仿佛有乌鸦飞过。

  秋生无语看着文才道:“这就是你和师傅当年住的地方?这还能住人嘛……”

  文才哭丧着脸道:“当年明明不是这样子的啊。”

  张敬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吧,这屋子肯定住不了人了。咱们还是去住客栈吧。”

  秋生闻言立即举手表示同意。

  住客栈多舒服。

  要是让住这破房子,还不如睡外面呢!

  文才倒是有心想要把这老房子收拾一下,不过想了想还是作罢了。现在已经是下午,天黑之前肯定收拾不利索,甚至到明天早上估计也收拾不完。

  而且他们也不是准备在酒泉镇常住,就是过来玩玩,待不了太久就会回去。

  现在收拾万,回去后也照样得荒废。

  得不偿失,还是别折腾了。

  于是三人最终在镇上随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当然,房钱是张敬出的。

  毕竟现在张敬是三人当中的狗大户,最有钱的。

  文才是穷光蛋,秋生上次跟着张敬赚了五十两,但就是生日他买礼物,以及这些日子到处浪,身上的钱也已经没有多少。

  所以这次出来花销,都得张敬。

  张敬倒也不介意这点开销,住店吃饭,也用不了多少钱。但是这两个家伙想要有什么额外的开支,他肯定就不会同意了。

  开了三间房。

  秋生和文才肚子饿了,把行囊放好后,就下楼在客栈内点东西吃。

  张敬则是准备出门一趟,去一探教堂虚实。

  “师弟,你不吃饭啊?你要去哪里,我给你带路吧。”文才问道。

  张敬摇头道:“不用。你们吃饭吧。我准备去镇上教堂看看。教堂的位置镇上应该人人都知道,我问一下就行了。”

  文才点点头坐下。

  秋生好奇地问道:“师弟,你去教堂干什么?你该不会真的听那李婶说的,准备加入西洋教吧?”

  “可能吗?”张敬没好气地道。“我只是去见识一下。我来酒泉镇的目的难道你忘了,不就是为了增长见识。”

  “哦。这样啊。”秋生松了口气。

  他还真怕张敬被蛊惑。

  张敬很快离开了客栈,在路人的指引下,不一会儿就找到了教堂所在的位置。

  此时的教堂,果真已经焕然一新,重新开业了。

  “好重的煞气!”张敬站在教堂门外,远远望着,心中便是一惊。

  看来这酒泉镇的教堂还真和电影里面的一样,是处于三煞位上!

  否则,不会有如此浓郁的煞气。

  也不知道这西洋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能忽悠得镇上这么多居民百姓都相信他们的主,但是却连三煞位都不知道,如此明显的煞气也感应不到!

  煞气太浓郁的地方,绝对是不适合人类居住,更不适合做道场。

  这就跟尸气一个道理。

  当初四目道长和一休大师,他们的道场就是因为皇族飞僵死后尸气全部逸散开来,导致风水大变,两人不得不另寻新家。

  腾腾镇千年飞僵死后,要不是因为有天然的锁阴牢笼阵在,可以压制尸气,腾腾镇也将不再适合人居住。

  西洋教将教堂修建在三煞位上,纯属老寿星吃砒霜,找死!

  这也难怪,教堂的上一任神父在这里意外死亡之后,会变成僵尸。

  在这种地方死亡,尸体长时间被煞气侵蚀,想不尸变都难啊!

  就是不知道,现在教堂的老神父,现在被煞气蕴养到什么地步,有多厉害了!

  张敬记得,电影里面教堂的老神父,一直就在教堂的一处隐蔽位置,一直躲藏着在闭关修炼。

  直到教堂重开,吴神父带着一群人住进教堂。而后那屠龙道长,又带着一群运毒的活人假扮死尸,跑到教堂来躲避搜查。

  才将这老神父僵尸惊动,开始大开杀戒。

  不过,当张敬想要进教堂里面看看,一探究竟的时候。

  却被人拦住了。

  “先生,抱歉,你现在不能进入教堂内。”一名说着蹩脚汉语的假洋鬼子拦住张敬说道。

  张敬皱了皱眉头,问道:“为什么?不是说人人都可以进入教堂参观吗?”

  假洋鬼子解释道:“平常的时候先生你是可以进入教堂内参观的。但现在是神父和教友们的弥撒时间。所以教堂不允许参观。”

  “弥撒?什么是弥撒?”张敬不解道。

  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世,张敬对于西洋教都不了解,更不懂其中的门门道道。

  假洋鬼子也没生气,耐心倒是很好,继续解释:“弥撒,就是祷告的意思。等弥撒完了之后,先生你才可以进入教堂内参观。”

  “好吧。”

  张敬无奈,只好在外面等着。

  他总不能在人家祷告的时候,强行闯进去。

  这一等,就是足足半个时辰,天色都快黑了。

  终于教堂的大门才被打开,一群男男女女从教堂内走出来。

  张敬见状连忙走上前,问道:“我现在可以进去参观了吧?”

  教堂工作人员点点头,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张敬走进教堂,此时里面还有些人并没有走,正围着一名白发、白胡子、秃头的老头在说着什么。

  如果没猜错,这名老头想来应该就是重开教堂的吴教父了。

  按照电影里面所说,这名吴教父也算是大有来头,不但是从西洋归来,而且还是从梵蒂冈回来的!

  所以,这老头应该是有点东西的。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东、西方存在太大的差异,还是这老头学艺不精,来到酒泉镇重开教堂,很多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

  张敬没有理会吴神父等人,而是在教堂四处观察起来,寻找三煞穴的中心位置,也就是煞气最浓郁的位置!

  如果不出意外,老神父所化的僵尸,就是躲在三煞穴的中心,在闭关修炼。

  很快,张敬就找到了位置所在。

  是在教堂右侧的一间暗门后面。

  但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吴神父就发现了好奇乱逛的张敬,于是捧着一本圣经走过来,慈祥和蔼地问道:“这位先生,你是想入教吗?”

  “当然不是。”张敬表明身份道:“我乃茅山弟子。来这里,是发现这里风水有问题。”

  “茅山?风水?”吴神父皱着眉头,对此似乎不太懂,一知半解的样子,有些纳闷。

  但大致知道,张敬应该是东方某个教的教徒。

  不过这位吴神父还算是心胸颇为宽广的一个人,并没有因为张敬是‘异教徒’,就冷眼相待,态度依然很和谐。

  “不知道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话,我可以改正。”吴神父问道。

  张敬见状心里有些犯嘀咕。

  这老头似乎很好说话啊,倒是让人生不出敌意来了。

  张敬虽然没说,但是来到酒泉镇后的所见所闻,茅山弟子的身份被人看不起,他心中其实和秋生一样,难免对西洋教有些不忿。

  如果有机会,张敬是想让这酒泉镇的人看清楚,究竟是西洋教管用,还是茅山术更管用!

  正所谓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

  但如果对方表现得很温和大度,他也总不能故意找麻烦。

  道不同不相为谋,但也没必要道不同,其他都得死……

  相比起来,这名吴教父,其实比屠龙道长这样丧心病狂的家伙,要好不知道多少倍。

  于是张敬郑重劝说道:“这里的风水,叫做三煞穴位!你在这里重开教堂,相当于是给将这里的风水开了一道口子,煞气飘散出去,整个酒泉镇很快就会鸡犬不宁,随时都有可能死人!”

  吴神父这下就更听不同张敬的话了。

  这时,一名打扮很西洋化漂亮年轻女子走过来。

  此女穿着红色斑点连衣裙,裙子是属于很低胸装那种,胸部不但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肌肤,而且更是露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比当初任婷婷穿的西洋裙,尺度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这副打扮,就算放到后世去,都足够吸引人眼球了。

  吴神父看着过来的年轻女子,连忙道:“安妮,你来得正好,你帮我翻译一下这位先生所说话的意思,我听得不是很懂。”

  “好的,神父。”安妮点点头,解释了一番张敬的意思,大致就是说教堂是不祥之地。

  要是秋生文才在这里,看见安妮这副打扮,估计眼珠子都得掉出来,口水都会流出来,绝对一副猪哥像。

  但对于张敬来说,除了稍微有些惊讶,保持镇定还是没问题的。

  毕竟,张敬怎么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而且,安妮这种打扮太暴露,略带风尘气息、很open的女人,在他眼中看来,远远没有自家婷婷的小家碧玉吸引人。

  在电影里,张敬记得这位安妮大小姐,也是个奇人。

  不但被僵尸祸害了,而且还和僵尸滚了床单,并且是十分享受的那种,哼哼唧唧娇喘个不停……

  吴神父听完安妮的解释,倒也没太生气,呵呵一笑,摇头道:“先生,你这是在诅咒教堂吗?放心吧,就算真的如同你所说,教堂的位置是不祥之地,但有我主赐福世人,一切都会没事的。”

  说完后,他还帮张敬祷了个告,念道:“愿天主宽恕你的罪!”

  安妮看着张敬也是轻笑着摇头:“愿天主宽恕你的罪!”

  很显然,这两人都不相信张敬所说的话,觉得张敬实在诋毁教堂,故意来捣乱的!

  毕竟张敬是茅山弟子,诋毁西洋教也说得通。

  宽恕你妹哟!

  张敬在心里没好气的想到。

  好心提醒,被人说成是诅咒、诋毁。

  这简直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嘛!

  ~

  (晚上还会有一更!今天万字更新,求一下月票~)

  /xiaoshuo/65/65069/459807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