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58章 石坚的谋划(为盟主‘坚守孤灯业余’加更)

第158章 石坚的谋划(为盟主‘坚守孤灯业余’加更)

  五行八卦掌的威力,没有让张敬失望。

  相应耗费的功德值,也是如此。

  升级到第一层之后,功德值少了150点,与斩妖诀、请神术一样,没有更多也没有更少。

  能接受。

  收掌之后,张敬平复了一下心情,没有犹豫将五行八卦阵也一起提升到了第一层。

  虽然五行八卦阵目前对于张敬来说似乎没有太大的用武之地,但这毕竟也是一门杀伤力不俗的阵法,也是九叔的绝学之一,想来也不会简单。

  而且,张敬目前还一门阵法都没有。

  学会一门阵法,加深一下了解也是有必要的。

  相比突破五行八卦掌的时候的动静,五行八卦阵给张敬的感悟就要少许多了。

  毕竟阵法是外物之力,而不像掌法乃是提升自身的实力。

  不过意外之喜是,五行八卦阵入门之后,张敬自然而然对于风水的了解也加深了许多,毕竟风水和阵法,某些地方是有着重合的。

  就像那腾腾镇封印千年飞僵的锁阴牢笼阵,便是天然的风水大阵。

  所以学了这五行八卦阵之后,以后张敬出去帮人看风水,就会更擅长了。

  至于将五行八卦阵提升入门的功德值,和五行八卦掌一样,也是花费了150点。

  由此也可见,这门阵法也绝对不简单,潜力很大。

  “今晚一共花了300点功德值。现在所剩的功德值,只剩下2974点,三千不到了。”

  脑海中调出系统界面,看了眼最后一栏,张敬不由得摇头。

  功德值,是真的不够花。

  虽然剩下的这些功德值,不管是五行八卦掌还是五行八卦阵,又或者是请神术、斩妖诀等等,都还能选择升级。

  但张敬却不得不遏制自己的冲动,暂时停下来了。

  没办法,入门第一层所耗费的功德值很少,一共加起来才三百点。

  花了就花了,就算遇到一两个小鬼,都能赚回来。

  可要是继续往上提升,所耗费的功德值可就多了。

  按照之前升级五雷咒和斩妖诀的经验来看,要将五行八卦掌升级到第二层,所需要耗费的经验值,至少就是五百点起步了。

  如果两门一起升,那就是一千多点!

  “还是忍住吧,功德值不能再用了。再用,升级真阳功,将修为提升到法师境,就又遥遥无期了。”

  张敬关闭了系统界面。

  明天四目道长将治愈术秘籍给了自己后,到时候肯定还得再消耗一点功德值,把治愈术也提升入门。

  毕竟治愈术,堪称是居家旅行必备法术。

  虽然不能用来对敌,没有任何的杀伤力,但是在很多时候却是很重要的,张敬必须得学会。

  但除此之外,短时间内,张敬就都不打算再动用功德值了。

  只有等将来修为提升到炼师境,彻底解决了底蕴、后劲不足的情况,才会考虑用功德值升级法诀。

  所以九叔根本不用担心,张敬在拿到了五行八卦掌之后,他会不会面临着像之前四目道长那样的尴尬情况。

  辛辛苦苦修炼几十年,结果被张敬一个晚辈说超越就超越。

  在五行八卦掌这方面,张敬是短时间超越不了九叔了。

  毕竟,九叔的五行八卦掌,已经修炼到了第三层的境界!甚至离第四层,也已经并不很远!

  “功德值,得省着点花啊!”

  张敬嘀咕了一句。

  此时天色已经很晚,绝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张敬也收拾了一下,脱光衣服上床睡觉了。

  ……

  ……

  石坚带着他儿子离开义庄之后,先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休息。

  因为石少坚被张敬搞成了重伤,不但先被雷霆之力轰得吐血,体内经脉都受伤了。后来又因为想耍赖,不认输,被张敬踩在地上狠狠蹂躏,伤上加伤。

  要是不及时治疗,恐怕会酿成大祸。

  不过好在石坚此人也算是神通广大,身上的灵丹妙药不少,而且也有着类似于四目道长一般的治愈术。

  所以石坚的伤势,在半个时辰后,石少坚的伤势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恢复过来的石少坚,不再哀嚎,转而杀气腾腾,愤怒地道:“爹,我们再杀回义庄去,将那林凤娇、张敬等人,全部杀了!”

  石少坚长这么大,一直都是顺风顺水,向来都是只有他欺负别人,将别人打成落水狗。

  何曾被人打成落水狗?

  这口气,他实在是咽不下去。

  至于他父亲刚才和张敬的交手,他当时已经身受重伤,被张敬踩在脚下,根本来不及仔细观看。而且就算他没受伤,仔细观看了,以他的实力和眼界,也看不出其中的门道来。

  反正在石少坚眼中,他爹就是无敌的。

  说是现在茅山派第一高手都不为过!

  反正他还没有看见过他爹解决不了的事情,摆平不了的人。

  他爹之所以会在义庄低头,不过是为了救他,逼不得已才低头罢了!

  所以现在养好了伤,石少坚就忍不住了,要怂恿着他爹再杀回去!

  “闭嘴!”

  石坚却是直接训斥了一句,脸色很不好看,说道:“此事休要再提!”

  石少坚依然不死心,怒声反驳道:“为什么啊?爹,我们父子两人可从来没有丢过这么大的面子!张敬这小子不是,孩儿心绪难平,念头难以通达!”

  石坚闻言更怒,本想一巴掌直接给这个不明是非的儿子扇过去。

  你小子懂个屁!

  不过看着他儿子的这双眼睛,像极了当年的那人,石坚心中的冲动又压了下去。

  唉。

  这是他的独子啊。

  就算心中有气,也不能拿他来出气。

  心中自我劝说、自我克制了一番,石坚才压制住了心中的暴躁,缓缓道:“你就不要想着再找张敬报仇了。这小子的实力,远远不是你能比的。你就算再修炼十年,也远远追不上他!甚至就算是我,哪怕全力出手,也一时半会儿拿他没办法!”

  “怎么可能?”石少坚闻言震惊了,不可思议。

  张敬实力比他强,他认了。

  可是他意识里向来无敌的爹,竟然说全力以赴也一时半会儿拿不下张敬,石少坚这就觉得荒谬了。

  在他看来,就算是他那些师叔,也就是他爹的那些师弟,比如那个叫四目的、林凤娇的,在他爹面前,也坚持不了几招!

  张敬一个晚辈,一个毛头小子,怎么可能如此厉害?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石坚摇了摇头,叹气道:“刚才我与这小子的斗法,你没看出来吗?我的闪电奔雷拳,被他的五雷咒压制住了一头!在那一招之中,我是出于下风的!”

  “这……”

  石少坚瞪圆了眼睛。

  一时之间,连心中的愤怒与杀气都暂时忘记了,只剩下不敢置信。

  他爹的话简直就像是一道闪电在他脑海中劈过,刚才在义庄的斗法,他爹落了下风?

  石坚回想起与张敬的交手,不由得眼睛眯了眯,声音冷冽地道:“这小子,有古怪!有很大的古怪!只是他身上的古怪究竟是什么,我不清楚。但他如此年轻,就将五雷咒修炼到第五层,绝对是不符合常理的!除非他是他不是张玄的儿子,是张玄自己伪装,变年轻了二十岁还差不多!”

  “现在,我们也不能再回义庄。因为有张敬在,我一时半会儿拿不下他,甚至还会被他压制。如果林凤娇、四目、蔗姑他们再出手,遭殃的可就是我们父子了。”

  石少坚闻言,没再反对。

  因为他用了好半响的时间,才将这个匪夷所思地消息给消化掉。

  到最后,石少坚已经没有刚才那般的愤怒与杀气。

  他虽然嚣张跋扈,被石坚给养坏了,但还算不笨。

  不会明知不敌还会主动上去送死。

  石少坚只是不甘心地道:“可我们就这么算了?就这样饶过义庄的这群人了?”

  石坚闻言冷声道:“现在离开,并不代表我要饶过他们!以后总有机会,把今天的仇报回来!而且……”

  “而且什么?”石少坚好奇地问道。

  石坚这时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笑容意味深长,缓缓寒声道:“而且,就算我不出手,张敬这小子也未必可以活多久,自然会有人找他麻烦。说不定,最终他也会和他那短命鬼老爹一样,任凭再怎么不可一世,最终还是要死于非命!”

  石少坚更好奇了,问道:“爹,你跟张敬的爹认识?难道他父亲给他惹下什么强大的敌人?他父亲死了,这仇还没消?”

  石坚却是没有回答他儿子这个问题,只是眼神转动,不知道在想什么害人的计谋。

  半响后。

  石坚问道:“你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可以赶路了吧?”

  石少坚也放弃了杀回义庄的想法,点头道:“好得差不多了,不影响赶路。”

  “那咱们就先返回任家镇打听下情况,看看那三名邪修是否真的如同林凤娇所说的那般,尸体已经被火化。”石坚说道。

  虽然九叔明确的告诉石坚,黑龙山三名邪修的尸体都已经被火化。

  但石坚本性多疑,自然不会直接相信。

  他要去亲自探查一番,才肯罢休。

  不过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和九叔所说的一样。

  他连续问了好几个人,甚至最后亲自找到了保安队队长常威。

  常威一开始没看出石坚父子的厉害,还以为这两人是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江湖神棍,打听山贼邪修的消息,有什么不良的目的。

  再加上石坚父子说话态度有些强硬,面对他阿威队长竟然没有一点敬畏之心,一点也不礼貌,惹得常威很不高兴!

  于是常威当即就下令,让手下把这父子二人关押起来,严刑审问一番,看看是不是山贼的同党。

  结果可想而知。

  阿威大队长又再一次提到了铁板。

  正好在义庄憋了一肚子气没出发的石坚父子,狠狠‘玩弄’的常威一番。

  玩弄得常威浑身青一块,紫一块,衣服都被扯破了,差点没掉半条命,十分凄惨

  ……

  ……

  第二天。

  常威找到九叔等人哭诉,想找九叔等人帮忙报仇,说昨天他遇到了山贼的同伙,两个邪修来找他报仇。

  九叔、张敬闻言还真是心中一惊。

  真以为是山贼还有同伙没有伏诛,这样的话那他们就必须得小心谨慎一点,得想办法将山贼的同伙也给剿灭了才行,否则留着就是祸害。

  但哪知道,等他们相信询问这两名山贼的‘同伙’时,常威描述了一番。

  九叔顿时哭笑不得。

  这两人分明就是他大师兄父子嘛!

  “队长,你昨天应该是出言不逊,得罪了我师兄吧?”九叔无奈地说道。

  常威欲哭无泪,犹如被强暴的小媳妇一样,委屈无比地道:“我……我不知道他是九叔你大师兄啊!就算我说话重了一些,怀疑他们是山贼的同伙,想把他们抓起来审问。我那也是出于镇上居民安全的负责。哪知道……哪知道他们竟然忍心对我下如此狠手!”

  说完顿了顿,常威擦了一把眼泪和鼻涕,小声道:“一言不合就下狠手,他们这那像什么正派人士,简直和邪修没什么区别嘛!”

  酒醒了的四目道长也在旁边,闻言哂然一笑,道:“诶,你还真说对了,他们不是什么正派人士,就是邪修!”

  九叔闻言瞪了一眼四目道长。

  转而问道:“队长,那最后他们打了你一顿后,又干嘛了?直接走了吗?”

  常威摇头,说道:“没有。他们还逼着我给他们带路,去火化三名山贼尸体的地方看了看,找到了骨灰,才离开。当他们发现三名邪修的尸体真的被火化了的时候,好像特别生气。”

  九叔摇了摇头。

  大师兄还是那个大师兄,一贯的猜忌心重。

  四目道长却是皱眉,以最大恶意揣度道:“师兄,石坚他这么执着与要找到三名邪修的尸体,我觉得应该不简单只是为了像总督府复命吧?我怎么觉得,他像是想要从三名邪修的尸体上,发掘什么东西?”

  九叔本来没多想,听到四目道长这么一说,忽然想到三名邪修刀枪不入的邪恶练功法门,不由得神色一凛。

  大师兄他,该不会打着这个主意吧?

  如果是打着这个主意的话,三名邪修的尸体,的确是很有研究价值……

  ~

  (这章为萌主‘坚守孤灯业余’打赏加更!)

  /xiaoshuo/65/65069/4600962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