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51章 九叔生日,石坚现身!

第151章 九叔生日,石坚现身!

  “叮!消灭‘厉鬼’一只,获得五百点功德值。”

  “叮!消灭‘厉鬼’一只,获得五百五十点功德值。”

  两名山贼匪首死后,好不容易化作厉鬼,怨气冲天的想要复仇,结果一个人都没杀,甚至都还没来得及走几步路,就在五雷咒之下魂飞魄散,成全了张某人功德值。

  不可谓不冤屈。

  要是他们早知道是这种结局,估计就不会再选择变成厉鬼,干干净净的死了多好。

  但此时张某人偏偏还有些不知足,砸吧着嘴巴嘀咕道:“加起来才1050功德值,也就勉强还算可以吧。也算这趟保和村没有白来了。”

  有功德值入账,张敬不由得调出系统界面看了一眼。

  姓名:张敬

  功法:真阳功(第五层)

  法诀:五雷咒(第五层)、请神术+(第一层)、斩妖诀+(第三层)

  步法:三步丁罡+(第二层)

  阵法:无

  符箓:驱邪符+(第一层)、收魂符+(第一层)、焚火符+(第一层)、定身符+(第一层)、镇宅符+(第一层)……

  功德值:3274点。

  “三千多点功德值,离真阳功第六层所需要的六千点,还差着一半啊!”张敬心里感叹道。

  在平安县的时候,张敬功德值最高时一度达到了6204点,真阳功后面才出现了‘+’号。

  现在才三千出头的功德值,还早着呢!

  想到此处,张敬就不由得后悔自己刚才太冲动,不该让那女匪首被五雷咒轰得魂飞魄散。

  应该让她跟她两名手下一样,也变成厉鬼,再杀她一次,多好!

  哎,血亏!

  真是便宜她了……

  就在张敬心有遗憾时,保和村的众多居民才总算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眼前这位张公子,可以召唤雷霆!

  他们之前奉为英雄的队长阿威,在厉鬼面前就像是小鸡一样,被抓着脖子就提起来,毫无反抗之力,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如此厉害恐怖的厉鬼,在张公子面前,只是眨眼间的功夫,就被轰得灰飞烟灭!

  “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张公子真是仙人啊!”

  “可以召唤雷霆,不是仙人是什么?”

  “我看,今晚上剿灭山贼,保护了我们保和村的英雄,应该是张公子吧?”

  “对!一定是张公子!这些山贼都会妖术,保安队的人就算有枪,也肯定拿他们没办法!只有张公子这样的上仙,才能杀死这些山贼!”

  “多谢张公子!你救了我们全村人的性命啊!”

  “如果不是张公子你,我们保和村今天恐怕就要生灵涂炭了!”

  “张公子大恩大德,我们保和村不敢忘,会永远铭记于心!”

  “张公子,小老二我一定要敬你一杯!”

  “张公子,看你这么年轻,不知道娶了媳妇没有?如果娶了的话,不知道介不介意多娶一个……”

  回过神来后,保和村的村民顿时爆发出来上崩海啸般的热情,团团将张敬围住。

  不管是男女老少,看向张敬的眼神中都带着敬畏与感激。

  甚至连说媒的都来了。

  至于刚才春风得意,被奉为英雄的常威,直接被众人遗忘在了角落,再无人问津。

  这个骗子,就知道吹牛,刚才被厉鬼抓住的时候,那狼狈无能的样子,村民们可是历历在目。

  常威又羞又恼,本来好不容易缓过神脖子不再那么难受了,可现在这情况却又让他尴尬得脸色涨红。

  这群人转变得太快了!

  太无耻了!

  这些话,刚才都是对他说的啊!

  问张敬又没有娶媳妇的那个妇女,也这么问过自己,问自己又没有娶老婆,还说她有一个侄女长得很漂亮,美若天仙……

  现在又去问张敬娶没娶老婆了!

  而且还更过分是,说娶了老婆也不怕,介不介意多娶一个!

  真是一群善变的人!

  “队长,咱们现在怎么办?”士兵阿寿问道。

  其他保安队的人看着张敬被众星捧月一般,也是有些羡慕嫉妒。

  刚才不止常威一个人被称赞,他们整个保安队也都是英雄。现在集体被遗忘了。

  常威摸了摸自己脖子,冷哼道:“能怎么办?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看他起高楼,看他怎么怎么着?”

  阿寿补充道:“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

  常威点点头,说道:“对,就是这句话!”

  “队长,你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吗?”阿寿无语道。他们队长没什么文化,可有时候有喜欢不懂装懂,拽一些他自己都搞不明白意思的句子。“张师傅的楼不会塌,是我们的楼塌了啊。”

  常威闻言更加恼羞成怒,狠狠敲了一下阿寿的脑袋,怒声道:“我不知道,要你提醒!”

  看着被众人夸赞的张敬,常威心中酸溜溜的越发下定了决心。

  不管怎么说,一定要学道法!

  等学了道法后,他才能真正的被人尊敬称赞!

  ……

  解决了两只死而复活的厉鬼,山贼事件便算是彻底过去,不会再有什么变故。

  众人回到吃宴席的地方。

  接下来就是张敬和九叔,被保和村的村民不断感谢拥护了,就连秋生也没例外,收获了不少感激。

  而一开始风光无限的常威,只能郁闷的躲在角落里和手下喝闷酒。

  热热闹闹。

  一直到半夜三更,宴席才散去,村民们纷纷回到自己家里。

  等到张敬等人第二天回任家镇的时候,村民还准备了一堆的鸡鸭鱼肉,让众人带回去。

  茅山明也准备离去,不过他自然不是去任家镇,而是准备去省城。

  “道兄,我们就此分别吧。”九叔对茅山明抱拳道。

  茅山明也抱了抱拳,面色颇为复杂地道:“多谢道兄昨晚的指点,我今后知道该怎么做了。”

  九叔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就此分别。

  出于对同道中人的好心,九叔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接下来该怎么选择,茅山明是否还要继续养鬼,都他自己的选择,已经与九叔无关。

  毕竟茅山明就算养鬼,骗吃骗喝,但也不会害人性命。

  骗钱,要管的话也是衙门的事情,轮不到九叔。

  除非茅山明和黑龙山那三大首领一样,都是穷凶极恶的邪修,九叔才会出手对付他。

  ……

  ……

  回到任家镇,秋生直接回了姑妈的店里,常威却是主动要跟着九叔和张敬去义庄走一趟,美其名曰是这次保和村的村民送了这么多礼物,九叔和张敬两个人不好拿,他帮忙护送。

  但其实,常·舔狗·威就是不放过任何的机会,想跟张敬和九叔套近乎,拉近关系而已。

  经过昨晚剿灭山贼的事情之后,常威心中不但没有打消学习道法的念头,反而是更加坚定了。

  九叔和张敬对此也无可奈何。

  常威死皮赖脸的,怎么说都不听,他们还真拿他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就随他去了。

  回到义庄,婷婷还留在义庄没走,看见张敬和九叔回来,她和蔗姑师徒二人立即就迎了上来。

  婷婷关心张敬,蔗姑则是关心九叔。

  两人少不得给她们大致说了遍昨天与邪修交战的事情。

  蔗姑也算是见多识广,对此并不意外,但任婷婷和文才、米念英三人却是从来没见过邪修,听到邪修吃五毒喝露水,为了将身体炼制得刀枪不入,连全身的血液都变成淤血、毒血,不由得咂舌不已。

  他们明白了,这世上替天行道、降妖除魔的修士占据大多数,但其中却也并不乏恶人。

  “所以,道不可轻传、我们茅山派收弟子之前,都需要进行严格的考察。否则,绝对不能轻易传下道术。因为若是心术不正之辈学会了道术,不但不会造福苍生,反而会引发无穷的恶果。所造成的杀孽甚至比僵尸、厉鬼更为严重!”

  九叔若有所指地说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常威。

  意思颇为明显,就是相对常威说,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是不会有人收你为徒弟,传你道术的。

  常威不知道是脸皮厚,还是没听懂。

  或许在常威心里,九叔说的心术不正之辈,跟他完全扯不上关系。

  我常威是堂堂保安队队长,正面人物好的吧?

  心术不正,开什么玩笑呢!

  所以听到九叔这么说,常威一脸表示认同的点了点头,拍手称赞道:“九叔,你说的太对了!一针见血!道的确不能轻传,要传就要传我这样大义凛然、忧国忧民的人!九叔,我觉得我昨晚上提议,你还是要认真再考虑考虑,真的可以收我为徒弟!”

  九叔闻言嘴角抽了抽。

  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

  倒是任婷婷闻言很惊讶,诧异地道:“表哥,你也想拜九叔为师?”

  “我是想拜九叔为师啊……”常威下意识的点头回答。片刻后才发现不对劲,愣了愣后连忙看着任婷婷,问道:“什么叫也?难道说,表妹你拜九叔为师了?”

  “没有。”任婷婷摇了摇头。

  常威闻言松了口气。

  还好。

  要是任婷婷一个女人都拜九叔为师了,但九叔却不愿意收他做徒弟,那他就太失败了!

  哪知道任婷婷忽然话锋一转,又道:“我师傅是九叔妻子,蔗姑。”

  蔗姑闻言笑得很开心,一只手挽着九叔,一只手指了指自己,自我介绍道:“诶,就是我了!”

  常威眼神中明显透露出茫然,有点受打击,问道:“表妹,蔗姑为什么会收你做弟子?”

  不用任婷婷回答,蔗姑便说道:“当然是因为我这徒弟心地善良,人很好,天赋更好!”

  心地善良、人很好……这两点常威不置可否。

  但是天赋怎么就好了?

  常威不服气,问道:“难道我表妹的天赋比我还好吗?”

  张敬站在任婷婷身边,颇为自豪地道:“不应该说比你还好吗?而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婷婷的天赋如果是一百分,你的天赋,或许连一分都不到!”

  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人夸任婷婷人好、漂亮、天赋高。

  张敬都会莫名感觉高兴。

  似乎,这比夸他自己都还要更舒服!

  常威则是被气得不行,怒声道:“张师傅,你就算是我妹夫,但也不能这样偏袒婷婷吧?”

  张敬笑了笑,说道:“我这可不是偏袒。婷婷看我施展了几次五雷咒后,她就自己学会了如何控制雷霆,你会吗?”

  常威闻言直接笑了,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先看了眼任婷婷,再看着张敬,摆摆手说道:“张师傅,你就算要夸我表妹,也没必要说的这么夸张吧?我表妹会控制雷霆?太假了!”

  任婷婷闻言微微蹙了蹙秀眉。

  本来她是不想显摆自己的能力的,她不是一个爱炫耀的人,但是表哥常威怀疑敬哥哥,她就忍不了了。

  于是认真说道:“敬哥哥没说假话。”

  说完后,她便集中精神,尽力冥想,顿时在她周围,有淡淡的雷芒闪烁。

  哈?

  常威瞪圆了眼睛,张了嘴巴,合都合不拢,想见了鬼一样,指着道:“这……这……”

  仿佛猜到了常威要说什么,张敬提前说道:“到目前为止,我没有传授过婷婷任何五雷咒的修炼之法。其他人也没有。完全就是她自己摸索出来的。”

  “我……我……”常威目瞪口呆。

  在这一瞬间,他不配有台词!

  张敬忽然想到了拒绝常威的理由,说道:“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像婷婷一样,不需要任何教导,也能够控制雷霆,哪怕只是最微弱的一丝,到时候不管你是想拜我为师,还是想拜我师叔为师,都没有任何问题!你想学什么,我们就教你什么!”

  闻言,常威没什么话可说了,只能讪讪地答应下来。

  虽然他心里一点把握也没有,自己都觉得要是没人教导,他不可能掌控雷霆。

  但是张敬都把话说到了这种地步,也没有直接拒绝自己,只是提了个和表妹任婷婷一样的条件。

  他不答应,还有什么办法呢?

  总不能让他承认自己不如表妹吧?

  他常威堂堂保安队队长,可丢不起这个人!

  ……

  ……

  四月十七。

  小满。

  宜开光、出行、纳采、嫁娶、拜师、伐木、架马、出火、拆卸、移徙、入宅、造庙、造桥、造船、造畜椆栖、开市。

  百无禁忌。

  这是一个黄道吉日。

  任婷婷正式拜蔗姑为师,就是选在今日。

  而且今天出了是任婷婷正式拜师的日子,同时也恰好是九叔的生日!

  所以今天对于义庄来说,可以说是双喜临门,喜上加喜。

  拜师礼肯定是在白天举行,而九叔的生日晚宴是定在晚上的。

  所以任婷婷先拜蔗姑为师,尔后再忙活九叔生日的事情。

  清晨起来一大早,义庄和任府都开始忙碌起来,源源不断的有礼物在双方之间往来。

  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任府的千金大小姐任婷婷,要嫁给张敬呢,好奇心重的人打听之下才知道是任婷婷要拜师。

  在这个时代,拜师礼仪是很重要的,也颇为繁琐。

  该有的礼节都不能少,必须得完完整整,举办得比结婚仪式都要隆重几分。

  束脩六礼。

  先是摆出供奉本门祖师牌位挂像,祭祀用品,拜祖师。

  尔后蔗姑坐在正堂前方,任婷婷行三叩首之礼,递上投师帖子。

  再然后由蔗姑训话,宣布门规、禁令等等。

  哪怕平日蔗姑有些嘻嘻哈哈,没个正行,但是在今日收徒的时候,也表现得格外严肃,一丝不苟。

  从早上一开始就忙活,一直到临近中午时分,才总算将程序走完。

  而从今以后,任婷婷就正式成为蔗姑的弟子了。

  也和张敬、秋生、文才等人一样,成为茅山派第三十六代弟子!

  任婷婷将来在很多场合,也可以喊张敬一声师兄,张敬可以喊任婷婷一声师妹。

  师兄、师妹……这个调调其实还挺有意思的,嘿嘿。

  张敬忍不住在心里想到。

  不过任婷婷拜完师之后,接下来众人就该忙活九叔生日晚宴的事情了。

  特别是秋生、文才、张敬三人,要去镇上好好给九叔挑选生日礼物。

  根据文才和秋生做年来给九叔做徒弟的经验,九叔的生日礼物是必须要准备的。九叔表面上说着不用给他准备生日礼物,一切从简。

  可要真的相信了这种话,那就等着接下来几天被九叔以各种借口找麻烦吧!

  反正不管礼物贵重,总要送一份,表示自己的孝心。

  毕竟礼物的贵重与否,那是经济能力问题,这个强求不得;而要送与不送,那就是态度问题了。

  于是师兄弟三人,跑到镇上各自逛了起来,各自挑选,买完了后再碰头。

  最后三人中,文才挑选的礼物最具含义……

  是一根超级结实的拐杖,可以用来当兵器的那种。

  不过文才当然不是送给九叔拿来当兵器用的,他的意思是,前段时间九叔不是穿西服学潮流手里喜欢拿一根拐杖吗?这根拐杖送给师傅,想来他老人家会很喜欢。

  秋生的礼物就正常一点了,是一杆颇为名贵的烟杆,说是出自省城一位能工巧匠之手,颇为不菲,花了足足八两银子。

  而张敬这次出手,也没小气,直接花了六十几两银子,买了一块上好玉石!毕竟他手里可是有足足五百两银子,为师叔多花点钱,倒也没什么。

  “哇,张敬师弟你买的这块玉真漂亮!应该价值不菲吧?成色这么好的,我看至少得好几两银子。”文才打量了眼张敬买的玉,惊讶的说道。

  张敬点了点头,也没说具体价格,只是含糊道:“差不多吧。”

  秋生见状嘚瑟道:“那估计还没有我这烟杆贵,我这烟杆可是出自省城王大师之手,花了我八两银子!”

  “一根烟杆,八两银子!这么贵!”文才闻言一惊,瞪眼道:“秋生,你哪里来这么多钱的?”

  他的拐杖,可是连二钱银子都没有花到。

  这价格足足差了几十倍。

  “当然是我存下来的。”秋生嘿嘿笑道,说着对张敬使了个眼色。

  这是他和张敬之间的小秘密。

  上次两人从茅山明手中黑出来的钱,可是谁都没告诉。

  “你什么时候存的钱?我怎么不知道!”文才郁闷道。

  秋生将烟杆收起来,得意地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走吧,咱们该回去了。”

  三人买好礼物,返回义庄。

  但没想到义庄竟然来了客人。

  不是别人,正是有段时间没见,去腾腾镇安家的四目道长和一休大师,以及他们的徒弟家乐和菁菁。

  这段时间他们将腾腾镇打理得差不多了。

  腾腾镇的僵尸全部被清除干净,消息传递出去后,镇上逃离的居民自然逐渐开始返回,镇上也慢慢的恢复了生机。

  今天是九叔的生日,他们特意赶到任家镇给九叔庆生。

  四目道长和一休大师从原来的邻居,变成了现在同住一个屋檐下,更紧密了,但关系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相互看不顺眼的老冤家。

  至于家乐和菁菁,两人关系倒是不再僵硬,不过菁菁对家乐依然没有任何男女之情的意思。

  “师兄,恭喜啊。你和师妹经历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四目道长看着在一起的蔗姑和九叔,惊讶道。

  他本来只是来给九叔庆生,却没想到发现了这么大一个八卦新闻。

  于是嘿嘿笑道:“你和师妹准备什么时候正式成亲,举办仪式啊?这一定得举办得热闹一点,让我们众多师兄弟们,都来参加给你们祝福才是!”

  九叔瞪了一眼明显带着幸灾乐祸四目道长,冷声道:“如果大师兄来了,看你还能不能高兴得起来!”

  四目道长浑然不在意,笑着道:“他?以他的性格,怎么可能来?想也不用想。我们通知其他师兄弟就好了!”

  石坚除了实力强大冠绝众多师兄弟之外,其他方面都不是合格的大师兄。

  他们师兄弟们如果有什么危险困难,石坚作为大师兄,一般情况下,基本上都是不可能施以援手的。

  更不用说他们师兄弟有什么喜事,他会来恭贺了。

  可四目道长话还没说完,义庄外面就忽然出来一道冷傲的声音:“林正英,是否住这里?”

  听到这声音,本来喜笑颜开的四目道长,神色顿时一紧……

  四目道长的毒奶属性,再次发作!

  /xiaoshuo/65/65069/4605511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