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50章 别急,让鬼变得再强一点!

第150章 别急,让鬼变得再强一点!

  杀猪宰羊,好酒满桌。

  大人忙碌穿梭,小孩子奔跑嬉戏。

  本来应该是夜深人静的晚上,保和村却搞得像过年一样热闹。

  山贼全部被杀,无一人逃脱,整个村子免受灭顶之灾,除了保安队的几名士兵一开始中了邪术受了伤,但也被九叔及时治疗,没有了大碍。

  更无一人死亡。

  所以村民们都是法子心底的高兴,也是发自心底的要感谢众人。

  当然,村民们大多不知道事情的经过,还以为这次剿灭山贼的行动是常威的保安队出了最大的力气,所以感谢大多都到了他的身上,把这个家伙乐得都找不到北了。

  九叔和张敬心态还算好,倒不至于去羡慕常威受众人拥戴,没什么意思。

  秋生就忍不住有些泛酸了,愤愤不平地道:“今晚上杀山贼,常威这个家伙连屁忙都没帮上,反而他还被山贼掀翻在地,差点被一斧头劈死,还是我抓住他的双腿拖了一截,才保住了他脖子上的那颗脑袋。现在倒好,他承了英雄,好像今晚上的山贼都是他杀的一样!”

  九叔有一说一,难得夸奖了秋生一句,笑着说道:“秋生,你今天晚上表现还不错,杀了不少山贼。”

  与山贼搏斗之时,九叔因为要救治保安队受伤的士兵,张敬对上了两名山贼首领。

  剩下的十余名被施展了邪术普通山贼喽啰,要是靠常威等人肯定是对付不了的。

  还好有秋生在。

  秋生带领着保安队的众人,用以血引血这最简单的办法,才得以将所有山贼喽啰全部得以剿灭。

  而且要不是秋生在,保安队的人恐怕难免会出现伤亡。

  像常威那样的危险情况有好几次,都是秋生眼疾手快,及时化解。

  被九叔主动夸奖,这可是一年到头也难得一遇的稀罕情况啊,秋生闻言顿时也不羡慕常威了,开心得不行,挠了挠头嘿嘿笑道:“都是师傅您平时教导得好。”

  九叔摇了摇头,感叹道:“希望以后你也像今天晚上这样,靠谱一点。不要整天想着一些不着调的事情,到处闯祸!你和文才也都老大不小了,早晚有一天要出师,难道你想以后也做个江湖骗子,没有什么真本事,靠行骗为生啊?”

  九叔这次说的虽然也是教训之话,但声音却不像原来那般冷清严厉,变得柔和了许多。

  就像是老父亲对儿子的谆谆教导一般。

  平时对九叔的训话向来听不进去的秋生,闻言也有几分感触,一脸认真,连忙点头保证道:“师傅放心,以后我一定好好修炼,好好听话!”

  师徒两人正说着的时候,茅山明被保安队的士兵压接了过来。

  自从茅山明闯入保和客栈之后,常威对其很不放心,专门留了两个人看守他,在没有消灭山贼之前,不准他私自行动,被监禁了起来。

  现在山贼都死了,常威自然也就让人把他带过来。

  “让让,让让……”

  喝得已经有点上头,红着脸的常威,看见手下把茅山明压过来,于是推开了还想要敬酒的众人,带着茅山明走向九叔。

  “九叔,这个家伙怎么处置啊?”常威倒是还没喝醉,没敢在九叔和张敬面前放肆,前来询问意见。

  九叔对于茅山明的行事看不惯,但是还不至于对其落井下石。

  看在同道中人的面子上,九叔说道:“现在山贼都已经被消灭逛了,足以证明这位道兄与山贼团伙没关系,自然是该放人了。”

  “好的!九叔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常威红着脸,醉着酒也没忘记舔狗的本质,当即就对两名手下挥了挥手,说道:“放人,放人。”

  随后他走到茅山明身边,一副耀武扬威地道:“警告你,以后不要再行骗了,更不要来我任家镇行骗,否则再被我碰见,我饶不了你!”

  茅山明心里憋屈得很。

  这个四眼儿胖子保安队队长,当真是可恶到了极点。

  在客栈第一次见面,就差点把他给勒死了不说,还想要枪毙他,还派人关押他!

  现在呢?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说他是骗子!

  要是私下的时候,常威敢这样对他,他肯定早就放出大宝小宝两只鬼,狠狠捉弄这家伙,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可惜,现在不能。

  因为旁边坐着张敬呢。

  还有那个叫九叔一眉道长,似乎还是张敬的师长!

  有这两尊大神在这里,茅山明那点不入流的小把戏,自然不敢施展出来。

  否则最后肯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就像在谭百万家里捉鬼一样。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茅山明讪讪地笑着回答。

  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他没见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他很明白。现在虽然被侮辱了,但是为了活命,还是忍一时风平浪静吧!

  “赶紧走吧!别让我在看到你。”常威耀武扬威地说道。

  茅山明转身就准备走。

  九叔见状皱了皱眉,占了起来,走过去没好气地瞪了常威一眼,尔后对茅山明说道:“道兄,相遇即是缘。既然遇到了,不如坐下来,大家一起喝一杯再走也不迟吧。”

  茅山明闻言一愣,诧异地看着九叔,有些受宠若惊,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走还是留。

  常·舔狗·威,见状很懂事,立即转变口风,对茅山明语气客气了很多,淡淡地道:“九叔让你坐下来喝一杯,那就坐下来喝一杯。难道谁还会给你酒里下毒不成。”

  茅山明闻言算是放下了心,汗颜地对九叔抱拳道:“那就多谢道友了。”

  他赶了很久的路,本来进村子就是准备找点吃的填饱肚子,结果遇上这件事一直没机会进食,现在能吃点东西自然好。

  九叔做了个邀请的手势,邀请茅山明一起坐下,给他倒了一杯酒,尔后才认真说道:“大家都是同道中人,茅山第一戒令,你应该知道的吧?”

  茅山明点头道:“我当然知道。正邪对立,终生搏斗嘛。”

  九叔放下酒壶,道:“既然知道,你还养鬼?”

  茅山明讪讪地笑了笑,说道:“人嘛,总是要吃饭的嘛。我也是为了一日两餐,逼不得已。”

  张敬在旁边听着,面色有些古怪地皱了皱眉头。

  这台词,怎么感觉莫名有些熟悉?

  似乎,自己当初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好像也是这种心态吧?

  额……

  说起来,当初自己在遇到九叔之前,还真是和这茅山明有点相似。

  当初他也是为了银子,给人捉鬼,结果差点被鬼给抓了。

  要是他没有觉醒功德系统,没有遇到九叔,他现在的情况,估计就和茅山明差不多吧?

  想到这里,张敬不由得有些暗自庆幸。

  九叔摇了摇头,说道:“天大地大,别说为了两餐,就算三餐一宿,只要肯用心去做,也没什么难的。而走歪门邪道,才会越来越难。”九叔顿了顿,看了眼茅山明兜里的雨伞,若有所思地问道:“这两个东西没跟你之前,你怎么过日子的?”

  茅山明闻言神色有些严肃,似乎是想到了某些过往的事情,沉声道:“日子很难过。”

  九叔又问道:“那在养了之后呢?”

  茅山明再次认真想了半响,最后得出了个结论:“好像……更难过了!”

  虽然有两只鬼相助,茅山明当江湖神棍,有时候骗钱容易了很多,但莫名有些时候运气却也会更差很多。

  就像昨日在谭百万家捉鬼一样,危险的次数变得多了很多。

  而且,他赚得钱是多了一点,但是多了两只嘴吃饭,开销也更多了。

  九叔点头道:“正是这个道理。鬼乃不详之物,集贫贱、悲哀、衰败、灾祸、耻辱、残毒、伤痛、霉臭、病死十八个灾祸为一体,你跟着它们在一起,日子怎么会好过呢?”

  说着,九叔转头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自己徒弟秋生。

  秋生闻言当即羞愧的低下了脑袋。

  他当然听出了自己师父的弦外之意,这是在说他不要再被鬼迷心窍了。

  不过冤枉啊,他就有过那一次的经历。

  怎么搞得好像他将来就只能和女鬼厮混在一起,以后的老婆就只能是女鬼一样!

  凭什么啊!

  茅山明认真琢磨了半响,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还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叹了口气说道:“的确是这个道理。”

  九叔转过头,笑着道:“道兄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

  能说的他都说了,只能说道这个地步,至于今后怎么做,就看茅山明自己的选择了,九叔也没办法再干预什么。

  接下来,众人继续吃饭。

  常威这家伙就像是朵交际花一样,端着酒杯到处碰来碰去,看样子是准备不醉不归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常威喝得是真的有点大,说话舌头都有些不灵活了,不知道发什么酒疯,又开始装逼起来了,跟保和村的村民们绘声绘色的描绘今晚上的山贼有多么厉害,刀枪不入,子弹都伤不了他们!

  他又是如何的英雄无畏,带领着众人冲上去与山贼波动,最后又是如何斩杀敌人。

  说得兴起,这货不知道是不是觉得众人不相信他,于是拿着一把刀,就要去动两名匪首的尸体,砍两刀试试。

  让村民们开开眼界,刀枪不入的尸体是什么样子的。

  村民们也好奇,反正山贼已经死了,就算生前再凶神恶煞,现在也不怕了。

  倒是都想看看,刀枪不入的肉身到底是怎么样。

  于是有不少人,都跟着起哄,和常威一起去见识见识。

  “走,愿意看的都跟我来,我给你们展示一番什么叫做以血引血!”常威醉醺醺地说道。

  张敬见状,不由得在心里默默地想到,常威这家伙还真是喜欢花样作死啊!

  真是嫌活得不耐烦了,要主动去碰尸体。

  此时月亮已经升到了正当空,夜色很深了,估摸着那两句尸体,也差不多该发生变异了。

  等常威带着人走了一会儿后。

  张敬估算了一下时间,才站起来对九叔说道:“师叔,我也过去看看。”

  九叔点了点头。

  有张敬跟过去,就不怕翻起什么浪来。

  ……

  ……

  两名匪首的尸体,离吃饭的地方并不远,走几步路就到了。

  常威今晚被众星捧月的好一通赞美,十分高兴,仿佛当保安队队长这么多年来就没这么高兴过!

  虽然原来也不缺少人夸奖赞美他,但他知道,那些夸奖赞美都不是真心的,而是震慑于他的淫威,那些人怕他、有求于他,才会夸奖赞美他。

  那像今天这样,所有的村民都是真心的感激他,把他当做了英雄。

  于是常威有些飘飘然了,膨胀了。

  要让这些村民大开眼界,知道这些山贼的厉害,从而衬托出他们剿灭山贼时有多么的不容易。

  “来,我给你们看看,这些山贼的身体是如何的刀枪不入!大家可都看好了啊!”

  常威涨红着脸,醉眼惺忪地说道。

  环视了一圈,见众人都好奇的望着他,他才哈哈哈大笑一声,挥着一把锋利的长刀朝着一名匪首尸体砍了下去。

  砰!

  锋利的长刀仿佛不是砍在了人身上,而是砍在了石头、钢铁上,放出刺耳的碰撞声音,长刀被磕得弹起来,而匪首的尸体上,却没有留下任何的伤痕。

  砰砰砰!

  常威砍了一刀还不满足,又是一阵猛如虎的操作,都没能破开匪首尸体的皮肤。

  这两名匪首不是普通山贼喽啰。

  普通的山贼喽啰只是被施展了邪术,当时对敌战斗是身体刀枪不入,等邪术一旦失去效果后,身体就变得和普通人没有太大区别。

  而两名匪首,却是货真价实的邪修。

  他们的身体是被用邪恶的法子祭炼过的,体内血液都已经是淤血、毒血,所以即便死了,肉身依旧强大,刀枪不入,犹如僵尸。

  “哇!真的刀枪不入!”

  “这是山贼,真的是妖怪变得吗?人的身体,怎么会连刀子都砍不进去?”

  “妖术,这绝对是妖术!”

  “队长阿威他们,究竟是如何剿灭这些会妖术的山贼的?真是不可思议!”

  “队长,你们真是辛苦了!要不是你们,我们保和村肯定完蛋了!”

  保和村村名们都看得震惊不已,目瞪口呆,完全被震撼住。

  常威见状也是十分得意,装逼效果已经达到了满分。

  不过他觉得满分还不够,要一百二十分!

  多给二十分,也不怕骄傲!

  于是说道:“我在让你们看看,我们是怎么杀死这些山贼的!什么叫做以血引血!”

  喝了酒后,常威胆子大了很多,也不怎么怕疼了。

  当即拿着长刀又给自己左手上割了一刀口子,将鲜血抹在刀刃上。

  尔后再朝着两名匪首的尸体砍过去。

  这一下,终于砍动了。

  刚才刀枪不入的尸体,在鲜血的加持下,顿时被破开防御,没刀下去都留下一道口子。

  “看见了吧?我们就是这样剿灭山贼的!”

  常威砍了好几刀之后,转过身神奇的对着众人吹牛逼道。

  他却没注意到,在他转过身的一刹那,被他一通疯狂鞭尸的两巨匪首尸体,忽然有了变化。

  仿佛是被他这种鞭尸的行为刺激到了,两具尸体内,逐渐凝聚出一道道黑气,最终形成两道匪首的幻影!

  这两道幻影,和死去的匪首一模一样。

  正是两人的魂魄!

  魂魄凝聚显形,骤然睁开了眼睛,猛地由躺着转变为站立起来!

  两只鬼刚刚显形,和普通的魂魄截然不同,似乎在不断的吸收他们原本身体内的某些邪恶力量,所以气息堪称是节节暴涨!

  而常威对此一无所知,还涨红着脸得意不已的继续吹着牛逼。

  但他前面围观的一群保和村村名,以及几名保安队队长,却是将两名匪首的鬼魂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一个个都大惊失色,眼神中露出惊恐的神情。

  常威见状哈哈大笑,问道:“怎么样,都震惊了吧?你们敬爱的队长阿威,是不是特别牛逼,特别厉害啊?哈哈哈哈!”

  “队……队长,你回头……回头看。”一名保安队士兵勉强壮着胆子,哆嗦着说道。

  “回头有什么好看的,难道这两个山贼还能站起来咬我不成……”常威轻笑一声,随意的转过头准备看一眼。

  然后,仅仅只看了一眼。

  常威顿时浑身直冒冷汗,一股寒气从脊梁骨升起,他本来喝得醉醺醺的酒意,都直接被吓得清醒了一大半!

  愣了片刻,常威顿时惊恐的大喊道:“鬼啊!”

  尔后,转身就想逃!

  可惜两名厉鬼哪里能让他就这么逃了,一人掐住常威的脖子,直接将他提了起来!

  “救我……救我……咳咳咳……救我啊!”常威涨红着脸,惊恐的大喊道。

  不过他这次涨红脸,不是因为喝醉了,而是因为喘不过气来。

  有保和村村民胆子大的,见状试探着道:“队长,你那么厉害,你都已经他们杀死了一次,那就再杀他们一次啊!”

  “我……我……”常威感觉自己快要被断气了,说了半天说不出个字来,最终憋足一口气,大喊道:“快快去请九叔和张师傅!”

  一名保安队士兵此时也顾不得拆常威的台了,颤声道:“这些山贼,主要都是九叔和张师傅杀的,队长不行的!他快要被厉鬼杀死了,快去找九叔和张师傅来帮忙!”

  说完,就有人要跑回吃饭的地方叫人。

  结果刚转身,就看见张敬正好慢腾腾的朝着他们走过来。

  保安队士兵见状顿时大喜,连忙求救道:“张公子,快快救救我们队长阿威!”

  “你们队长不是挺神气的吗?”

  张敬忍不住打趣道。

  常威此时已经快不行了,都快要被掐脖子掐得翻白眼了,看见张敬走来,连忙求救道:“妹夫……张师傅……救我……救救我!我撑不住了!”

  张敬摇了摇头。

  他再不出手,常威就真的要断气了。

  于是手中的七星剑一抖,顿时朝着抓住常威的匪首厉鬼斩去。

  厉鬼对张敬的七星剑心有余悸,不敢硬接,连忙将常威一扔,迅速往后退,退到了自己身体旁边,疯狂快速的吸取它尸体内的黑色邪气。

  每多吸收一份黑色邪气,这两只厉鬼的气息就强大、邪恶一分。

  似乎它们生前的尸体,是它们最好的养分。

  只要吸收了这些养分,它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可以变成强大的厉鬼!

  “咳咳,咳咳……”

  常威忍住疼痛,连滚打趴的爬起来,惊恐的躲到了张敬的身后,痛苦的干咳了好几下,对着张敬说道:“张师傅,快,快杀了这两只厉鬼!九叔说得没错,这两句尸体果真诈尸了,变成鬼了!”

  张敬却是不慌不忙,说道:“不急,等一会儿也不迟。”

  “为什么啊?咳咳……”常威捂着脖子,惊恐地道:“这两只鬼,好像在吸它们尸体内的什么东西。再等下去,它们就要变得原来越厉害了!”

  两只厉鬼的气息增幅很明显,就算普通人都能清楚的感应到。

  保安队的士兵们和保和村的村民也看得惊恐不已,纷纷催促张敬赶紧出手,否则就后患无穷。

  现在保和村的村民们,大多也都已经反应过来。

  原来今天晚上,他们讴歌赞颂了一晚上的对象,是冒牌的!

  今天晚上的真正大英雄,根本就是队长阿威,而是这名张公子、张道长、张师傅!

  阿威这个骗子!

  浪费他们的感情!

  张敬对于众人的催促依然不慌不忙,淡淡地道:“我就是要等它们进化完成,变得更厉害一点,这样才有意思啊!”

  两只刚转换的厉鬼,杀了也没有多少功德值入账。

  等它们将尸体内的邪气都洗干净,实力进化完整后,再杀它们,得到的功德值可要多许多了!

  他已经因为冲动错过了一个大boss,这两个小boss,要是还不等他们进化完整就杀掉,那就太吃亏了。

  这就跟养猪一个道理。

  没等太久,两只厉鬼很快就将它们生前积累多年的邪气吸纳一空,魂魄的气息也纷纷暴涨,完全不像刚死的魂魄,反而像是修炼很多年的高级厉鬼!

  单单那邪恶的气息,就让保和村的村民感到惊恐不已,下意识的想要转身逃走。

  这么可怕的厉鬼,队长阿威这个骗子肯定是收拾不了了。

  刚才两只鬼刚刚醒来时,他都束手无策。

  就算张敬,恐怕也对付不了吧?

  就在众人如此想,准备逃跑;两只匪首厉鬼也感觉自己变得很强大,前所未有强大,纷纷怒吼一声,要朝着张敬冲过来,找张敬报仇时。

  张敬的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

  双手开始捏法诀,嘴里念念有词。

  轰隆隆。

  本来明月当空的夜晚,顿时响起闷雷的声音,半空中雷霆穿梭,电芒四射,霹雳阵阵。

  只见一道无形的大手刹那间便将雷霆化作符箓,尔后形成一道带着紫色的雷霆之力,朝着两名匪首厉鬼劈去。

  “轰!”

  雷芒过后,一切飞灰湮灭。

  两名刚刚醒过来的厉鬼,好不容易将自己生前积累多年的邪气完全吸收,还没来得及做任何事情,便在五雷咒之下,魂飞魄散!

  直接被杀两次!

  估计在死之前,他们心中的憋屈,一定到了极致!

  而正准备逃跑,还没来得及逃跑的众多村民,则完全是一脸懵逼。

  就这样,将两只气息恐怖到了极致的厉鬼,解决了?

  这不是活在梦中吧?

  是厉鬼太弱,还是张敬太强?

  从刚才队长阿威被虚弱的厉鬼都轻易掐住脖子提起来看,厉鬼应该是不弱的。

  那么,就只能是张公子,太强大了!

  而张敬,这是听着脑海中终于响起的提示音,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下舒服了!

  /xiaoshuo/65/65069/4606567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