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47章 马贼来袭,刀枪不入!

第147章 马贼来袭,刀枪不入!

  常威这家伙不但演技好,连脸皮也真是厚到了极点,连张敬都自愧不如!

  就算张敬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当初也小坑了一把九叔,还坑过好几次四目道长。但是他却没有像常威这么不要脸啊!

  前一刻还在妹夫、妹夫的喊着,下一刻就直接改口喊张师傅了!

  还特么直接瞄上了他的五雷咒!

  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

  张敬强忍着将这货一脚踢飞的冲动,说道:“常威,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不可能收你当徒弟,也不可能传授你道法。退一万步,就算我愿意传授你召唤雷霆之法,就凭你的资质,到老了也学不会!”

  这一点张敬倒是没有说假,说的是实话。

  修炼道法,那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个人天赋极其重要。

  没看秋生和文才,两人跟着九叔这么多年,也只是会一些粗浅的法门。

  又不是每个人都像任婷婷一样,天赋异凛又体内压制这尸气与血脉之力。

  常威还不死心,一副贱兮兮的模样坐在张敬身边,身体还往张敬身上靠了靠,嘿嘿笑着道:“张师傅,我都还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我的资质不行。要不你传授我试一下,不行的话我就不学了。”

  不过就在此时,忽然客栈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今晚的平安村早早就无人在外面走动了,所有村民在得知了今晚山贼要来袭时,都吓得不敢出门。

  门外有脚步声,那么多半就是山贼来了!

  不用多说,客栈内的所有人当即将微弱的烛光吹灭,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屏住呼吸,紧盯着们客栈的门口,看看会是谁进来。

  或许是因为张敬、九叔在,所以常威胆子倒是大了不少,和一名保安队的手下,两人分别拿着一把砍柴刀,悄悄走到了门口两边。

  准备等外面的人进来后,直接就将其拿下。

  “嘎吱!”

  果真,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停留在客栈外面,有人试探着将保和客栈的门给推开了。

  此人看着客栈内连灯火都没有,也没有退出去,而是径直走向里面。

  哗!

  等他深入之后,众人顿时将熄灭的火都给点燃,客栈内恢复了光明。

  但众人依然没有看清楚闯进来的人是谁,因为他头上戴着一顶斗笠,把脑袋都挡在了里面。

  不过看他走路贼兮兮的,的确不像是什么好人。

  隐藏在门后的常威抓住机会,表现得很勇敢,直接一马当先,提起砍柴刀就冲了上去。

  二话不说,就是砍。

  好在进来的人躲闪还算及时,人躲过了常威的砍刀,只是脑袋上的斗笠被砍掉了。

  常威见状,一个虎扑从后面抱住此人,一只胳膊勒住闯入者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拿着砍柴刀,威胁道道:“乌漆嘛黑的进村子,一定不是什么好人!你是不是不是好人,说!”

  闯入者被死死勒住喉咙,呼吸都困难,哪里能说得出话来。

  常威这货却是不管不顾,直接盖棺定论道:“不说就代表默认!”

  “你是不是马贼一帮的人?说!”

  “也不说?那就代表也是默认!”

  “你的团伙呢?怎么就你一个人?你是不是来打探本村虚实的?说!”

  “还不说?看来我全猜对了!”

  秋生也身手矫捷,赶了过来,本来颇为紧张的,在看见闯入者后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

  这人他和张敬认识,应该并不是什么山贼。

  此人正是之前在任家镇,去谭百万家装神弄鬼,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江湖骗子,茅山明!

  秋生不由得开口道:“常威,你再掐下去,他可就要断气了,还说个屁啊!”

  “要断气了?”

  对于即将到来的山贼有些惊恐,所以常威精神很紧绷,智商又掉线了,再次问茅山明:“你是不是要断气了?说!”

  “不说是吧?那我就将你就地正法!”

  说完。

  常威终于松开了茅山明的脖子,将他往旁边一推,就要掏出手枪来将此人枪毙。

  张敬一个箭步冲上前,按住了常威的手,没好气地道:“你这么紧张干嘛?看见人就是山贼,没凭没据就要正法,太离谱了吧?”

  张敬本来以为经过上次任家的事情后,常威的性格应该改了不少,有所好转。

  但现在看来,他显然是高估常威了。

  这货的确是改了,但那只是针对于义庄众人!

  是因为他对于鬼神的害怕,见识了神秘莫测的力量后,对张敬、九叔有着敬畏之心,所以面对张敬等人的时候态度改变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么飞扬跋扈。

  但面对其他人的时候,这家伙还是会本性暴露,欺软怕硬,做事不过脑子。

  就像当初任老爷被僵尸咬死于家中,常威什么都不懂,就瞎胡说一通,因为九叔说了两句话驳了他的面子,他直接就污蔑九叔是杀人凶手。

  现在茅山明就因为晚上进村,直接就被他说成时山贼的先锋部队,前来打探虚实的。

  而且虽然有时候勇气可嘉,但是真遇到事就紧张,挑不起大梁来。

  “对,张师傅说得对!先收集证据!”

  常威被张敬按住,放松了一些,对着保安队的手下道:“给我搜他的身!”

  结果一番搜查下来,发现茅山明兜里全是一些黄纸、符箓之类的东西。

  九叔见状有些惊讶,心想此人难道是同道中人?

  准备开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秋生嘿嘿笑着解释道:“师叔,这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是个打着咱们茅山派旗号招摇撞骗的家伙!”

  “你怎么知道?”九叔诧异地问道。

  秋生没想太多,忍不住嘚瑟了一遍昨天在谭百万家发生的事情。

  将茅山明养小鬼骗人,结果如何被真鬼捉弄,最后还是他和张敬出面摆平,都说了一遍。

  九叔闻言点了点头,也就不再说话了。

  茅山明这样的江湖骗子,虽然不是邪修,但骗子行为一样是为人所不齿的。

  不过。

  九叔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神很不善地盯着秋生和张敬,在两人身上来回扫视了一番,似笑非笑地道:“昨天,你们去谭老板家捉鬼了?此事,我怎么不知晓?”

  呜!

  秋生闻言,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知道自己说漏嘴了。

  但现在捂嘴巴肯定是没用了,九叔知都知道了,捂嘴还有什么用。

  张敬也是很无语。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还真是瞒着我私自出去接活了是吧?”九叔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两人,问道:“老实交代吧,昨天谭老板给了你们多少钱。”

  秋生当然不愿意和盘托出。

  要是他把实话说出来,他手里的这五十两银子,绝对保不住了!

  “没给钱啊!一分钱都没有!”秋生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当即表示否定。

  九叔冷声道:“没给钱?你当师傅是傻子吗?”

  秋生据理力争,说道:“真的没给钱!师傅,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嘛,谭家新宅子是修建在人家祖坟上的。那一家老小虽然都是鬼,但却不是恶鬼,从来没有害过人,所以我和师弟都没有把这些鬼收了,反而还劝说谭百万赶紧搬家。这生意没做成,谭百万自然就没有给我们钱了。”

  九叔皱了皱眉,一时也有些拿不准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

  就像他出去帮人捉鬼驱邪,如果不能把事情搞定,肯定也是不能收钱的。

  “真的?你们两人真的没有收谭老板的钱?”九叔还是不放心的问道。

  这下秋生和张敬都纷纷点头,表示绝对没有收谭百万一分钱!

  九叔见状,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勉强算是相信了两人。

  秋生和张敬两人松了口气。

  好险,差点就露馅了!

  要是他们这五百五十两银子被九叔知道了,以九叔‘守财奴’的性格,肯定二话不说,至少九成都要充公!

  不过,他们这也没有骗九叔。

  他们的确没有收谭百万一分钱。

  这五百五十两银子,都是从茅山明身上得来的!

  所以他们问心无愧,心安理得!

  这时常威等人,也已经把茅山明全身上下搜得差不多了,全是一些作法事用的东西。

  常威把这些东西拿过来,说道:“张师傅,九叔,你们看!这人身上的全是这些装神弄鬼的东西,一看就不是好人,肯定就是黑龙山的邪修!”

  九叔走过去,将东西都接过来看了眼,最后还是给了茅山明一个面子,说道:“这些东西是装神弄鬼,那我是不是也是装神弄鬼啊?”

  “额……”常威不说话了。

  他倒是没想到,这些东西有可能是邪修的,也有可能是真正道士的。

  恰好,外面有一个保安队的士兵惊慌地跑过来,喊道:“来了,来了!那帮马贼刚过了河中河,山外山,就快到大树林了!”

  常威带来的保安队成员,除了大部分留守在村子里面,保护村子安全之外,下午的时候也派了人去村子外面的树林放风,设下了一些陷阱埋伏。

  因为根据常威的推测,马贼最有可能的,就是从大树林穿过来,进攻保和村。

  没想到,常威这次倒是猜中了。

  九叔将东西还给茅山明,也顾不得跟此人多说什么了,连忙沉声问道:“大家准备好了没有?”

  常威点点头,回答道:“准备好了!”

  九叔道:“那咱们出发,前往大树林阻截这伙山贼!”

  “好!”

  很快,众人便鱼贯而出,离开客栈,朝着大树林奔去。

  能在村子外面将这货山贼阻截,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要是把山贼放进了村子,就算现在村里面的村民都已经躲在自己家里不敢出来,也难免会发生意外。

  众人抵达大树林,马贼还没有赶到。

  九叔赶紧吩咐众人把火弄熄灭,按照事先设下的陷阱埋伏起来。

  约莫等了两分钟左右,众人便听到远处一阵马蹄声传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看见十余身穿黑衣带着斗篷的名马贼骑马疾驰而来。

  这货山贼与普通的山贼不管是着装还是气质上,都有很大的不同。

  当距离埋伏圈还剩下二三十米远时,常威当即从草丛里站起身来,大喊一声:“给我开火!”

  轰轰轰!

  顿时,十几名保安队成员也全部站起身,早已经上好膛的长枪纷纷开始射击,当即最前面几匹马被子弹射中,跪倒在地,马上的山贼也摔下来。

  山贼中的两名首领模样的男子见状不对,虽然愤怒,但却还是很果断的下令撤退。

  他们对自己的邪术倒是有信心,可以刀枪不入,就算这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有火枪,也杀不死他们。

  但是他不想打没把握的仗,准备先撤走,把情况搞清楚了再说。

  可惜,常威早就在另外一边也安排埋伏了十几名保安队的士兵,他们想撤退,顿时后方也响起了枪声。

  “下马!掩护,掩护!”

  山贼中一名首领终于忍不住愤怒,也不再撤退了。从身上取出一粒不知道是什么制成的珠子,当即捏碎后往前方以撒。

  这些碎末竟然变得像子弹一般,朝着常威等人射过来。

  “小心!”

  九叔见状一惊,连忙施展出八卦掌阻挡了一部分粉末,张敬也当即抽出七星剑,阻挡了不少。

  但依然有几名保安队士兵躲闪不及,当即被射伤。

  虽然伤口不大,就浅浅小小的一个,但是却流血不止,受伤者也倍感痛苦,简直犹如钻心一般,不断的哀嚎。

  九叔见状心中一沉,低喝一声:“好狠毒的邪术手段!”

  如此邪术手段,虽然看上去给人带来的伤势不是很严重,可若是放任不理,这些小小的伤口,用不了多久就能要人性命!

  于是九叔连忙咬破手指,以血画符,镇压化解几人的伤势。

  张敬则是眼神凌厉,提着七星剑便朝着这群山贼冲了过去!

  “胸弟们,给我冲啊!”

  常威倒也不怂,虽然心中难免害怕,但是看见有张敬打头阵,顿时底气足了很多,拿着枪就紧跟在后面冲了上去。

  砰砰砰!

  这些人首先乱开一通枪。

  虽然枪法不怎么准,但总还是有一些子弹打在了山贼身上。

  可惜这些山贼正如同传言中的那般,个个都被施展了妖术,身体防御变得刀枪不入。

  就算是威力强大的火枪子弹射在他们身上,也没办法射进他们身体,造成伤势。

  反而是张敬被这些人的开枪吓得不轻,弄得畏手畏脚。

  这群人都是歪把子,到时候开枪打不死山贼,稍不注意给他开一枪,他可受不了。

  他就算修为已经达到一流术士后期,只差一步就能跨入炼师境界,但身体强度也依然还远远做不到硬抗子弹的程度。

  就算是已经炼师境多年的九叔,也照样惧怕子弹。

  也不知道这群邪修,究竟是动用了什么邪门手段,竟然将身体变得像是铜皮铁骨一般,子弹都伤不了。

  不过,你们扛得住子弹,就看你们抗不扛得住我的斩妖诀!

  “子弹对他们没用,别开枪了!”张敬对常威等人低喝一声,说道:“用刀!”

  常威本来还算比较有信心,可是看见火枪失去了效果,这群人真的和僵尸一样刀枪不入,就有点慌了,颤声问道:“枪都没用,刀有用吗?”

  秋生也提着刀冲了上来,二话不说拿着刀就在自己左手手心划拉了一刀口子,往刀刃上抹着鲜血,说道:“笨!在刀刃上抹点血,就能伤他们了!这叫以血引血!”

  的确是这样。

  不管是对付邪修,还是对付鬼怪僵尸,普通的刀剑的确是不能伤害它们的。可是在兵器上抹着鲜血,效果就不一样了。

  常威一愣,随即也将腰间的砍柴刀取下来,看着秋生的左手手掌心说道:“那别浪费,赶紧给我的刀上也抹一点血吧!”

  秋生闻言差点没先给常威来上一刀,这个王八蛋,想什么呢!

  这时,张敬已经提着七星剑,朝着山贼冲过去。

  秋生也不再多言语,提着刀也冲上去。

  常威见状。

  只好咧着嘴,忍着痛在自己手心上划拉一下,然后大喊道:“给我杀!”

  这伙山贼,只有两名首领是邪修,真正修炼果法术的。

  至于其他的虾兵喽啰,虽然也气息诡异,刀枪不入,但只不过是被两名首领施展了邪术罢了。

  秋生和常威等人围杀向虾兵喽啰们,张敬则是主动迎向两名山贼首领。

  唰!

  手捏斩妖诀剑诀,脚踩三步丁罡。

  张敬身形极快,手中的七星剑浮现出红色光芒,以刁钻的角度朝着两名匪首斩去。

  两名匪首反应速度也很快,他们所用的兵器都是一把巨大的斧头,看见张敬这一剑劈来顿感不简单,连忙两人并排站在一起,大喝一声,举斧划过一个玄妙的轨迹,格挡向七星剑。

  这二人展现出来的法力气息,也极为深厚,丝毫不比张敬弱,赫然也已经是一流术士后期,只差一步就能迈入炼师境的高手!

  铛!

  即便张敬出剑速度极快,角度刁钻,但依然也被两柄斧头挡住了这第一剑。

  而长剑被挡住,张敬的斩妖诀自然也就发挥不了应有的效果,甚至被后退了好几步,手臂被反震之力震得有些发麻。

  这两名匪首修为法力和他相当,但力量却是比张敬大太多。

  “给我死!”

  两名匪首此刻自然已经知道了张敬的身份,知道眼前这人乃是术士高手。

  但两人眼神中不但没有害怕惊恐,反而还多了几分兴奋,杀意变得更加浓郁,挥着斧头主动杀过来!

  “还真是有点本事。”

  张敬揉了揉发麻的手臂,眼神中的杀意也更浓了。

  /xiaoshuo/65/65069/4607920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