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43章 一个亲吻引发的血案!

第143章 一个亲吻引发的血案!

  谭百万为了修建这套新宅子,不但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心血,也是耗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

  这么大一座豪宅,不说基本的建筑成本要多少,单说房子里面的各种家具、木材、装饰品,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因为在置办这些的时候,谭百万都是力求用的最贵最好的!

  因为在任家镇,他谭百万虽然财力不弱,但是不管问谁提起来任家镇的有钱人,他谭百万却是连前五、甚至前十都排不上!

  比起任家、贺家,都差了一个档次。

  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他谭家的府邸,比起任家和贺家差了很多!

  这次谭百万新修宅子,算是憋了一口气,修得一点也不比贺府和任府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富丽堂皇,相当的气派。

  他想着以后别人看了他这府邸,看看还有谁敢说他谭百万不如任家和贺家!

  结果哪知道。

  新宅子刚修建完,搬进来还没有住几天呢,就发生了这样的闹鬼事件。

  谭百万自然得想着不顾一切代价,也要讲这宅子的恶鬼给驱除。

  可惜,面对谭百万的请求,张敬并没有答应,摇头说道:“谭老板,这并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这件事本来便是你有错在先。你修建房屋的时候,不好好选地址,结果选到了别人的祖坟上面,闹得人家一家老小在下面都不得安生,他们怎么可能不为难你?现在他们只是每天把你们一家人搬下床,已经算是很客气了。我劝你,还是另寻住处吧。”

  谭百万闻言大急,连忙道:“不行啊!张公子,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我已经给你指出办法了,只要你们一家搬离此地,这些鬼就绝对不会再缠着你们。”张敬重复道。

  “其他都可以,就是万万不能搬家啊!”谭百万也强调道。“张公子你不知道,这套新宅子花了我多少钱,耗费了我多少心血。这才刚修好搬进来,怎么能就搬走呢?”

  “那我就爱莫能助了。”张敬摇了摇头,转身便准备离去。

  他把该说的都说了,是谭百万将房子修建在了人家的祖坟上,他搬走是应该的,可他却偏偏听不懂一样。

  既然这样,那他们谭家就继续再继续这样被鬼折腾一阵子好了。

  当他们折腾不起的时候,早晚也会搬家。

  “张公子……”

  谭百万连忙拦住了张敬的去路,一边又开始掏钱,一边说道:“不管什么原因,反正扰乱我们一家人生活的,不就是几只小鬼吗?张公子你是茅山弟子,捉鬼是理所当然的。这点银子不成敬意,还请你收下,把这些鬼都给除了。”

  说着,谭百万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看样子,他这是准备采用金钱攻势了。

  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

  在他看来,估计张敬不肯帮忙,也是像趁机敲诈一笔。

  张敬见状有些好笑。

  不过还不等他说什么,旁边的秋生就有些生气了,义愤填膺地道:“谭老板,你是把我们当做了打手,只要你给钱了,我们就能无原则的帮你办事了吗?谁稀罕你的臭钱。你占了别人的祖坟还不肯走,那就等着夜夜都被纠缠吧!”

  说完,秋生就拉着张敬道:“师弟,我们走!”

  要是谭百万让他们对付其他鬼,秋生估计还不会这么生气。

  但是他对那白衣女鬼,却是印象很不错,当然不可能帮着谭百万助纣为虐。

  秋生很快便拉着张敬,离开了谭府。

  ……

  ……

  离开谭府后,张敬也没忘记去任家看一下任婷婷。

  除了是因为中午离开义庄时,他跟九叔这么说了。其实也因为好几日不见,他发现自己还真是有些想念任婷婷了。

  张敬赶到任家之时,任家的下人没有任何阻拦,远远就把门打开,放行了。

  毕竟,现在任家谁不知道,他们家小姐现在中意张公子?

  张敬顺利来到正厅,正好碰到熬了一碗银耳汤,想给任婷婷送去的丫鬟。

  “张公子来了?”丫鬟见状有些惊讶,随即马上就开心地道:“我去帮你叫小姐!”

  但是张敬却对丫鬟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低声道:“你们家小姐在哪里,我自己去找她好了。”

  丫鬟笑意盈盈的点头,指了指前面,说道:“小姐正在书房里,张公子你进去吧。”

  “谢谢。”张敬看了眼丫鬟手里的银耳汤,笑着问道:“这是给你们家小姐送过去的?”

  丫鬟点了点头:“是的。”

  “那也给我吧。我给你们小姐送过去。”张敬说道。

  丫鬟很懂事,笑眯眯地将银耳汤递给了张敬。

  尔后。

  张敬便端着汤,径直走向书房,轻轻敲了敲门,尔后走进去。

  任婷婷在家里穿了一件比较居家,显得略微有些成熟的衣服,头发也没有像平时那样扎成辫子,而是散着随意的披在肩上。

  听见有人进门,她也没有抬头看,而是继续认真的忙活着手里的东西,应该是在做正事。

  哪怕张敬走到了书桌旁边,将银耳汤放下,任婷婷也依然俯身工作着。

  “谢谢小琴,银耳汤放下后,你就出去忙吧,不用管我。”任婷婷手里拿着笔,似乎在做着什么记录。

  张敬看着任婷婷完美的侧颜,以及专心致志工作的样子,不由得嘴角微微上扬。

  谁说专心的男人最有魅力?

  专心的女人,也一样很有魅力嘛!

  平时任婷婷因为年纪、身材、气质的原因,显得还有些稚嫩,但是现在认真伏案工作的样子,顿时成熟了许多,让张敬晃眼间有种后世女强人、女总裁的模样!

  “这么忙呢?”张敬看了半响后,忍不住笑着开口。

  “呀!”本来正聚精会神这的任婷婷,听到声音,顿时身体一愣,手中的笔也随之停下,忍不住惊呼一声。

  抬起头,发现张敬就在身边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任婷婷顿时惊喜的站了起来,眉眼间尽是喜悦,高兴道:“敬哥哥,你从平安县回来啦!”

  张敬点了点头,说道:“中午回来的,下午又忙了一阵子,现在才有时间来看你。看你刚才这么忙,没打搅你吧?”

  任婷婷笑嘻嘻的摇了摇头,说道:“当然不打搅,我本来也快忙完了。”

  张敬又看了眼任婷婷刚才记得东西,发现都是一些自己看不懂的,于是只好作罢。

  “对了。”张敬往怀里掏了掏,掏出一个首饰盒子,说道:“这个是给你买的礼物。”

  看见首饰盒子,任婷婷瞪大了水灵灵的眸子,这下不但高兴惊讶,几乎都有些不敢置信了。

  她从来不敢想,敬哥哥还会给她买礼物!

  “专门……给我的吗?”任婷婷眼眸子都有些泛红了。

  张敬忍不住又用手捏了捏任婷婷白皙光滑的脸蛋儿,说道:“当然是专门给你买的。快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吧。”

  “嗯!”任婷婷忍住没让自己喜极而泣,有些激动的将礼物盒子打开。

  里面是一条珍珠项链。

  款式比较普通,也不是多贵。

  毕竟张敬在今天去谭府之前,他身上和家乐秋生他们差不多,全身上下加起来也就只剩下十几两银子。

  这条项链,已经花了他小半的积蓄。

  “喜欢吗?”张敬问道。

  “喜欢!太喜欢了!”任婷婷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看得出来是真的无比喜欢这条项链。

  虽然这条项链不是很好看,处处透露着直男的审美。

  细节做工也不是很精致,有些粗糙,珍珠也不是很大很白,款式还有些别扭……

  但是,这条项链意义非凡啊!

  从今以后,这条项链都会将是任婷婷众多首饰中地位最珍贵,最重要的一条项链了。

  再贵再好看的项链,也不会比这条在她心目中重要。

  “喜欢就好。”张敬看见任婷婷这么喜欢,心中松了口气。

  呵呵,看来自己还是挺懂女孩子心思的。

  懂得给女孩子带礼物就算了,而且还这么懂女孩子的审美,买的礼物可以让女孩子这么喜欢!

  什么是浪漫?

  这就是浪漫啊!

  堪称妇女之友!

  这也是恋爱的经验,也是追求女孩子很有用的手段,以后可以多传授秋生、文才、家乐这些师兄弟。

  “敬哥哥,你……能帮我带上吗?”任婷婷娇羞的问道。

  “好啊。”张敬却之不恭,拿出项链站到了任婷婷的身后,将任婷婷劈在肩上的秀发往一边捋了捋,侧放在脖子一边,露出好看纤细的后脖颈。

  任婷婷是真的漂亮,就算后颈窝,都很漂亮。

  张敬在心里想了一句,很快将项链给扣上了。

  尔后任婷婷转过身子,脸蛋儿有些红彤彤,眼眸子也有着亮晶晶,娇羞的望着张敬,问道:“敬哥哥,好看么?”

  任婷婷脖子真的很好看,再加上她今天穿着的这间居家服领口子比较宽松,这样稍微往下拉了一下后,就露出了胸口一截白皙光滑犹如牛奶一般的肌肤。

  看上去,肤色似乎比那珍珠都还要更白一些!

  对比之下,这条项链其实有些相形见绌了。

  但张敬却很满意,双手搭在任婷婷肩膀上,仔细端详打量了半响后,才点头说道:“很好看。人好看,项链也好看。”

  任婷婷此时眼眸中的情意与甜蜜,几乎都快要浓郁得化不开了,就那样深情的望着张敬。

  此时书房内,悄然无声,只剩下张敬和任婷婷的呼吸与心跳。

  张敬也逐渐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劲。

  他的双手还搭在任婷婷的肩膀上,捉摸着此时自己是不是应该将眼前的少女拥入怀中?

  马丹。

  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张敬在男女之情方面,理论知识是无敌的。

  毕竟他是穿越者,经历过后世网络信息大爆炸,熟读‘男生如何正确追求女生的一百种方法’、‘如何从零开始成为恋爱高手’等。

  可是,他没有实际操作的经验啊!

  所以这时候,他到还是真的有点手足无措。

  不过张敬还是很快淡定下来。

  不慌,稳住!

  先是咳嗽了一声,就在任婷婷以为张敬要开口说什么话打破沉默的时候,张敬忽然一把将任婷婷拥入了怀里。

  唰!

  虽然张敬用力有些过猛,然任婷婷被拥入怀里的时候,感受着张敬温暖的胸膛和有力的臂弯,还是忍不住脸变得更红了,犹如滴血一般。

  “敬哥哥……”任婷婷忍不住低声呢喃了一声。

  她此时只感觉又幸福、又高兴、又紧张、又激动,各种心情涌入心头。

  温香软玉入怀,张敬本来勉强平静下来的心情,忽然又有几分悸动。

  当然,这种悸动并非手足无措。

  而是他低头看着眼前那一张没有任何化妆品修饰,却依然犹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修饰一般精致漂亮的面颊,有些被激发着男人的本性。

  特别是看着那一张粉红又微微湿润的樱桃小嘴,吐气如兰,就感觉自己更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别说话,吻她!

  张敬向来都是个行动派,既然气氛都已经到了这里了,就算自己在进一步,也应该算不得是唐突佳人。

  于是缓缓低下头,朝着那张诱人的小嘴,噙了过去。

  此处省略很多字……

  虽然当初在山洞里,张敬和任婷婷有过一次接吻。

  但那次是张敬已经在昏迷的状况之下,任婷婷是为了救张敬。

  两人那时候可以说都是没有意识的,也完全顾不得那么多。

  就算事后想要回味,也完全急不得任何感觉。

  所以这一次,才能算得上是两人真正意义上的亲吻。

  感觉很美好、很美妙。

  所以,稍微有些激动。

  “哎哟……”

  所以一不小心,张敬忽然惨痛的叫了一声。

  紧紧相拥,忘情投入的两人,这才赶紧分开。

  只见张敬的上嘴唇,多了两道口子,鲜血已经溢了出来。

  张敬一不注意,被咬伤了。

  而任婷婷的嘴上,也有沾染了鲜血。

  虽然她很惊慌,很心疼,但却忍不住下意识的生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上的鲜血……

  味道,好好啊!

  “啊?我在想什么!敬哥哥受伤了啊,我把敬哥哥咬伤了!”

  任婷婷赶紧将嘴唇上的血液擦干,克制住自己内心不该有的念头。

  可是她本来平时虽然略比普通人更长,但还不是很显眼的两颗犬牙,此时明显变长了不少。

  而且,任婷婷的双眼之中,也布满了一丝丝红色的视线。

  “可是,味道真的好好啊……”

  依然有一个声音,在任婷婷心里、脑海中回荡。

  “敬哥哥,你……你没事儿吧?”任婷婷双手紧紧攥着,死死克制住自己内心深处的冲动,不去想鲜血的味道,带着哭腔道:“婷婷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张敬也连忙抿了一下自己嘴唇的血液,看着任婷婷惊慌失措,似乎吓傻了的样子,顿时好气又好笑地又抱了抱她,安慰道:“好了,没事儿。我不怪你。是我刚才自己不小心,忘记了。”

  任婷婷犬牙比较长,他是早就知道了。

  可是刚才太投入,太享受,所以忘记了。

  这也怪他自己。

  不过渐渐的,张敬发现怀里的任婷婷有些不对劲。

  因为在他的安慰下,任婷婷并没有缓和下来,反而情绪似乎愈发的激动了,身体有些轻微的颤栗。

  “婷婷,你没事儿吧?”张敬赶紧将任婷婷微微推开,认真的打量了她一眼。

  很快就发现,任婷婷眼睛变得有些发红,犬牙也明显变长,甚至双手的指甲,也变得长了不少。

  任婷婷脸色有些惨白,本来漂亮动人的脸颊,也微微有些狰狞,痛苦的说道:“敬哥哥,我……我好难受啊。”

  说话的时候,任婷婷双眼痛苦的同时,却死死的盯着张敬依然还在流血的上嘴唇。

  似乎,张敬的嘴唇有吸引着她的魔力!

  “难道说,婷婷体内的尸气要爆发了?”张敬见状心中大惊。

  他当然不会觉得婷婷是还想吻他,肯定是因为他嘴唇的鲜血!

  想到了之前九叔说过的话。

  任婷婷虽然平时没事儿,但是她体内挤压的血脉之力和尸气,却始终是个麻烦,谁也说不清楚什么时候会爆发。

  “快,快,拿西红柿来!”张敬连忙推开书房门,大声喊道。

  他想到了之前任婷婷想要吸血时,在厨房偷偷喝西红柿汁的经历。

  偌大的任府,自然是有西红柿的。

  很快丫鬟就拿过来几个又大又红的西红柿,问道:“张公子,怎么了?”

  “没什么!你去忙吧。”张敬接过西红柿,连忙又将书房的门关上。

  婷婷有时候会有吸血冲动这回事儿,自然是不能公之于众,让所有人都知晓的。

  否则会引起骚乱。

  “婷婷,西红柿来了,你吸一吸看看,有没有效果!”张敬连忙回身道。

  任婷婷艰难的点了点头,小手有些颤抖地勉强接过一个西红柿,开始吸食西红柿汁水。

  只是,原来很有用的西红柿汁水,在这次效果变得减弱了很多。

  几个西红柿全部吸食完,任婷婷的情况也还没有好转,反而眼中的红色越来越浓郁了……

  /xiaoshuo/65/65069/4611162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