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42章 这波真不亏!(万更求订阅!)

第142章 这波真不亏!(万更求订阅!)

  五百五十两银子,绝对是一笔巨款了。

  哪怕是谭百万这样的乡绅富豪,拿出这么大一笔钱,也会肉疼不已。

  至于普通人,辛苦一辈子不吃不喝,也攒不下这么多钱。

  所以只要能让茅山明将他骗来的这笔钱拿出来,那张敬他们就不用再让谭百万掏钱了。

  而且这么一来,张敬与谭家之间,也不会牵扯到什么因果关系。

  毕竟他可没有亲自找谭家拿钱。

  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谭家这次的事情,其实挺不好解决的。

  没有茅山明这么横插一手,他想要从谭百万手里拿到钱,还要顺利将这件事摆平,还真不容易。

  ……

  ……

  张敬打开门进入房间里面。

  此时刚才在外面装神弄鬼的茅山明,此时和他养的大鬼一起,轮流着被十几名鬼魂蹂躏着。

  道袍都被撕烂了,鼻青脸肿的,受伤不轻。

  看见有人进来,茅山明也顾不得面子了,当即就求救道:“小兄弟,救命,救命!”

  “嗯?”

  众鬼正玩得兴起呢,看见又有人进来,顿时一个个都做出凶恶装,眼神不善的看着张敬和家乐。

  张敬也不多说废话,只是法力运转,手中轻轻捏了个五雷咒的法诀。

  霎时之间,本来屋内阴气极重,很适合这些鬼魂居住,但是此时却猛然间有雷霆传说其中,电芒闪现。

  众鬼大部分修为很低,见识浅薄。因为它们从来没有出去为祸过,自然也没有被道士降服过,都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

  所以此时看见雷电穿梭,虽然隐隐有些害怕,但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这一切和张敬有关,稍微停顿了一下,就还要冲上前围殴张敬。

  不过这群鬼中间,终究还是有一个眼力劲不错的白衣女鬼。

  她看见这一幕,已经张敬手中捏着的法诀,顿时大惊,知道眼前这位男子,与刚才进来的道士是截然不同的。

  刚才进来的道士,就是学了一点三脚猫功夫而已,若是一两个鬼魂他估计能对付。但是面对他们这么一大家子,根本就不是对手。

  可眼前这位年轻人,她隐隐有种感觉,只要让此人释放一个法诀,恐怕他们这一大家子十几口人,全部都要魂飞魄散!

  所以她赶紧身形一闪,到了最前面,拦住了众鬼,一脸惊恐地看着张敬,低头弯腰道:“上仙,饶命!我们一家,可从来没有杀害过一个人,也从来没有做过一件恶事!望上仙明察,放我等一条生路!”

  有人识货,张敬自然也就不用来个下马威了。

  秋生本来心头有点虚,见状顿时也胆子壮了很多,心想自己这师弟,还真是厉害。

  一下子就把这满屋子的鬼全部都震住了。

  唉,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这样的本事啊。

  啧啧,要是有这样的本事,想想都开心。

  随即,秋生也打量了一下满屋子的鬼,重点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白衣女鬼,忍不住低声对张敬说道:“师弟,这白衣女鬼长得……挺漂亮的啊!这么年轻就死了,真可惜。”

  张敬嘴角抽了抽。

  赶紧和这个混蛋拉开了一定距离。

  秋生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是对女鬼上瘾了吧?

  上次就因为口花花,惹得女鬼找上门来,现在看见女鬼还口花花。

  难不成所谓的三阳之体就这个德行?

  天生喜欢女鬼?

  照这样子下去,张敬觉得秋生或许有超越前辈宁大侠和许汉文的潜力!

  毕竟。

  不管是‘生死之交’宁大侠,还是‘草莽大汉’许汉文,都是意外发生的事情,并不是一开始自己就主动。

  而秋生这家伙呢?

  现在看见女鬼就觉得眉清目秀,心旷神怡,摆明了是对女鬼有特别的兴趣啊!

  不想理会秋生。

  张敬看着女鬼,问道:“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一件坏事?那为何外面的谭百万一家,说你们每天作乱,将他们从床上搬到地上?”

  白衣女鬼诚惶诚恐,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回答道:“上仙明鉴!是这家人,先把房子盖在我们的祖坟上面,我们祖祖辈辈十几口人,老是被人这样压着,难受至极,才会出此下策,想把他们赶走。”

  张敬闻言,顿时有些无奈。

  看来他记忆中的没差。

  这一家人虽然都是鬼,但却并不是恶鬼,相反从来不主动惹事。

  不管是对付谭家,还是对付茅山明,都是以恐吓捉弄为主。

  如此一来,张敬自然不能滥杀无辜了。

  毕竟鬼和人一样,有恶鬼,自然也会有好鬼。

  对于恶鬼自然要除恶务尽,而对于这些从来不为祸的好鬼,张敬总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人家铲除。

  别说这样做系统估计不会给自己功德值。

  就算会给功德值,张敬也做不到。

  这也是为什么,张敬一开始没有手谭家的钱的原因之一。

  要是收了谭家的钱,他倒是可以不考虑功德值的问题,可是他怎么帮谭家的忙,对付这一家老小?

  看见张敬皱着眉头,还以为张敬不相信,女鬼有些惶恐,连忙双膝跪地,说道:“小女子绝对不敢欺骗上仙,如果我刚才所说,有半句假话,宁愿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秋生这货见状,顿时心软了,连忙也求情说道:“师弟,我看这位姑娘不会说谎。这件事,就是谭百万一家做得不对。他们新修的宅子,竟然是把人家的祖坟给占了,现在他们一家这样也是活该!”

  女鬼听到秋生帮自己说话,顿时双眼投过去感激的神情,轻声道:“谢谢公子仗义执言。”

  “不用客气……嘿嘿……不用客气。”秋生傻笑着挠挠头,说道:“姑娘你别跪着了,赶紧站起来吧。”

  看着秋生的样子,张敬已经彻底无语了,摇头沉声道:“放心,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不会滥杀无辜。”

  “多谢上仙!”女鬼闻言顿时松了口气。

  她道行比其他鬼都要高,对于这个世界的很多事情也更了解。

  虽然在普通人看来,他们这些鬼是很可怕的。

  但其实殊不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这些鬼其实也是很可怜的。

  因为某些原因,他们这些死了后暂时没办法下地府的鬼魂,都留在人世间,如果遇到法力高强的道士,很有可能下场就是直接魂飞魄散。

  他们也不会管你是否作恶,反正在他们看来,鬼都是恶的。

  白衣女鬼这些年来,都约束着自己家里人,老老实实呆在祖坟,从来不敢逾越出去半步,就是生怕招惹祸来,导致一家人全部都魂飞魄散。

  今日他们运气不错,看来遇到的是一位明辨是非的道长。

  “不过,你们这一家人死了的时间也不短了吧?为何现在还没有下阴间投胎?”张敬问道。

  “上仙容禀……”白衣女鬼如实道来。

  原来他们这一家人,曾经在多年前,也是任家镇的大户,只是因为一场横祸,全家人死于非命。而像他们这种‘横死’之辈,按照道理来讲是阳寿未尽的,死了之后也很难正常下地府投胎。

  必须要等到何时的机会,才有机会下地府。

  所以,现在只能逗留在祖坟,等待合适的投胎机会。

  张敬闻言皱了皱眉。

  他现在虽然修为都到了一流术士后期,也算是一方高手了,但却对于阴间的事情依然并不是很了解。

  所以对于这些鬼怪、阴间的规矩,也并不是很清楚。

  不过张敬记得,九叔似乎对于阴间的事情似乎是很清楚,在《僵尸至尊》这部电影里面,似乎还在阴间担任了某个的职位。

  但根据这段时间来张敬对九叔的了解,似乎九叔并没有担任阴间的职位。

  不知道是情节有出入,还是九叔现在还没有在阴间当上差,以后才会当上。

  “如此说来,你们在有投胎的机会之前,就只能在这里继续住下去,是吧?”张敬问道。

  女鬼有些惶恐,也不知道张敬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但她还是只能老实点了点头。

  她很怕,张敬要强行逼迫他们离开祖坟。

  要是离开祖坟,他们可就真的成了无根无萍的孤魂野鬼,接下来的日子就更难生存了。

  还好的是,张敬并没有因此而发怒,只是点了点头道:“好了,我知道了。”

  这件事,本来就是谭百万一家有错在先。

  这里明明就是任家祖坟的所在地,不属于他谭家的地盘。谭百万却偏偏在这里修建了宅子。现在闹得人家一家大小鬼魂都不得安宁,自然得搞事情了。

  “好了,你们继续吧。”

  片刻后,张敬看了一眼躲在角落默默看着的茅山明和他养的大鬼,说道。

  说完,张敬和秋生就准备离开房间。

  女鬼在听了张敬的话,以及张敬最后的眼神之后,倒也算是一个妙人,很懂得做事情。

  于是挥了挥手,他们全家老小,就又朝着茅山明围攻过去。

  茅山明好不容易缓了口气,见状顿时差点没被吓尿。

  他可不想再被揍一顿,连忙悲痛地大喊道:“小兄弟,小兄弟,救命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张敬闻言,停下了脚步。

  不过这种时候,就不需要他亲自出马了。

  虽然张敬脸皮也比较厚,其实也不介意亲自去做。

  但既然带着秋生来,不就是需要他在这种时候排上用场的吗?

  而自己,毕竟现在也算是一方高手,能尽量保持高人风范,还是保持高人风范好了。

  就像九叔每次出去,要问人给钱的时候,都是由秋生和文才开口的。

  虽然有时候文才和秋生迫不及待的找雇主开口要钱,九叔有时候还会简单训他们两句。但是,如果要是有一天文才和秋生出去不问顾客要强,九叔绝对会训他们更凶!

  “你刚才在外面的时候,不是说什么先来后到。让我们不要抢你生意吗?现在,我们就不给你添乱,打搅你收鬼了。”秋生做这种事情很有天赋,淡淡地瞥了一眼茅山明,说道。

  茅山明苦着一张脸,说道:“两位小兄弟,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二位。望二位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大家都是同道中人的份上,还请搭救一把。”

  秋生冷笑一声,说道:“谁跟你是同道中人!师弟,我们走!”

  “别别别!”茅山明见状一惊,也顾不得吝啬小气了,赶紧从衣袖里掏出一张银票,塞给秋生手里,给秋生使了个眼色,笑着道:“说什么抢不抢生意,太见外了。有赚钱的机会,大家就一起赚钱嘛。和气生财,你说对不对?”

  秋生看了眼手里的银票,五十两。

  再次冷笑一声,有样学样,用刚才茅山明自己的话来说:“五十两银子上的朱砂,可不够捉鬼。要五百两才行!”

  “你……”茅山明瞪圆了眼睛,有些生气的盯着秋生。

  秋生一点也不为所动,反而看向了白衣女鬼,说道:“姑娘,你们继续吧,不用管我们。”

  白衣女鬼笑着点了点头,众鬼立即又有要动手的趋势。

  她自然是明白张敬和秋生,是什么意思。

  够狠!

  茅山明在心里恶狠狠地想到,心在滴血,但手上行动倒是没有慢,很快还是忍痛将五百两的银票,也塞在了秋生手里。

  今天本来以为可以大赚一笔,今后好几年都不用在为吃喝玩乐担心了。

  结果没想到最后却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被揍了一顿还不说,结果还一分钱都没赚到。

  不对……

  还是赚了一个银元的。

  想到这里,茅山明就有点想哭。

  今天实在太惨了!

  秋生可不会管他惨不惨,看着手里的五百五十两银票,顿时喜滋滋,心中的高兴简直都快压制不住了。

  五百五十两银子啊!

  他这辈子都没见识过这么多银子!

  今后他都不缺钱,是有钱人了!

  “好了,你们走吧!”秋生瞥了眼茅山明,说道。

  茅山明敢怒不敢言,只能瞪了秋生一眼后,赶紧带着大鬼,狼狈不堪的逃了出去。

  出去后也没脸面面对谭百万一家,直接一言不发,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师弟,这钱我先拿着啊。等离开这里后,我们再分。”秋生喜滋滋的准备将两张银票收起来。

  等找机会把银票兑换了之后,再和张敬平分。

  现在一张五百的,一张五十的,可没办法平分。

  可就在这时,张敬把两张银票拿了过去,看了一番后,把五百两的银票放进了自己兜里,把五十两的银票还给秋生,笑眯眯地说道:“秋生师兄,这是你的,拿好了。”

  秋生愣了愣,随后着急了,连忙道:“什么啊!咱们不是说好了,这次出来收入二一添作五吗?一人一半吗?”

  张敬点了点头,笑眯眯地道:“是啊。二一添作五,咱们一人一张银票。没毛病。”

  “什么啊!”秋生不肯,说道:“师弟,你不能耍赖啊!你五百两银子,我才五十两,怎么就二一添作五了?师弟,你这过分了啊!”

  张敬摇了摇头,说道:“师兄,我觉得这并不过分。你想想,如果今天不是我,这单生意你能做得成吗?如果不是我,这五十两银子你都赚不到。今天你就是跟着我跑了一趟,在旁边说了几句话,赚五十两银子,这波真的不亏了。”

  “我……”秋生快哭了。

  他想反驳,可是仔细一想,又发现自己似乎没有反驳的余地。

  因为张敬讲的,的确很有道理。

  要不是张敬,他今天的确赚不到钱。

  张敬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地道:“师兄,别难过。你想想平时师叔是怎么样跟你和文才师兄分钱的,你心里就会好受很多了。”

  秋生闻言仔细想了想。

  如果是师父的话,他别说分到五十两银子了,五两银子都够呛!因为五两银子这么多,师父肯定会以各种理由收上去,帮他保管!

  “好像心里的确好受了不少……”本来哭丧着脸的秋生,顿时脸色缓和了下来。

  张敬师弟,好像的确已经停仁慈了。

  “走吧。咱们出去吧。”张敬笑着说道,率先离开了房间。

  秋生回过头跟白衣女鬼做了别后,也很快走了出去。

  这时谭百万早已经在院子外面望眼欲穿了,看见张敬走出来立即迎了上去,高兴地问道:“张公子,怎么样?鬼被收服了吗?”

  张敬没直接回答,只是说道:“谭老板你这宅子闹鬼的原因,我是搞清楚了。你这宅子在没修起来之前,是一片坟地吧?”

  谭百万点了点头,说道:“是一片坟地。”

  “这片坟地,不是你家的,也不属于你的地盘吧?”张敬又问道。

  “是。”谭百万继续点头。“可是这坟地是曾经镇上王家的。但王家在很多年前,一家人都死光了,没有后人。这片地也没有主人了啊!”

  张敬摇了摇头,说道:“在阳间是没有主人,但是在阴间有住人!”

  谭百万一愣,连忙着急地问道:“那这件事可怎么办?张公子,你可一定得帮帮我啊!不管多少钱,我都愿意出!”

  ~

  (还差一点点月票,咱们就能追上前面了。

  有月票的书友,麻烦投一下,一张也好啊!!

  周一了,也顺便求下推荐票~~推荐票免费的,大家应该都有的!)

  /xiaoshuo/65/65069/4612043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