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37章 骑毛驴的少女

第137章 骑毛驴的少女

  除了米念英跟着要去任家镇玩一阵子,蔗姑自然也是不想再回她山上的道观,也要去任家镇了。

  现在她和九叔的关系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她都已经相公相公的叫了,哪里还需要顾忌什么啊。

  从今以后,她都打算住在义庄,要光明正大的和九叔比翼双飞!

  所以当众人路经蔗姑的道观时,蔗姑没有留下,只是回道观将自己的一些比较重要的物品收拾了一下,就跟着一起继续前往任家镇了。

  “师妹,你的道观这样荒废了,不好吧?”九叔说道。

  “没什么不好的。”蔗姑自己倒是一点也不在乎,随即又挽着九叔的手臂,甜蜜蜜地笑着道:“如果相公你愿意以后就陪着我住在道观里面,倒也可以不用荒废它。”

  九叔无奈道:“我住在道观了,那我的义庄怎么办?”

  蔗姑说道:“义庄交给文才秋生,还有张敬啊!”说着蔗姑还回过头,看着三人问道:“义庄交给你们,有问题没有问题啊?”

  文才和秋生闻言,几乎是异口同声地立即回答:“没有任何问题!师傅你想和师姑留在道观的话,绝对不用担心我们!”

  虽然他们修为不行,但是两人可是早就想自己当家试试看了。

  别的不说,就金钱这一块,要是他们以后自己当家,每次赚了钱可就不用上交,可以自己留下,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了!

  有九叔在,每次赚了钱,绝大部分都充公了,能留给他们几个铜板当零花钱就不错。

  而且现在义庄有张敬师弟在,以张敬师弟的法力,他们现在也很有安全感,不用担心有什么危险解决不了。

  “嗯?”

  九叔眼神不善地瞪了两个徒弟一眼。

  这两个臭小子,竟然还想撇开自己,还想自立门户了!真是不像话!

  被九叔一瞪,文才和秋生赶紧收敛,纷纷挠头讪讪地笑了笑,不敢再妄想了。

  “师妹……你还是跟着我去任家镇吧。”九叔无可奈何,只能勉强答应。

  嗯,表面上看上去至少是这样的。

  至于内心究竟怎么想的,就无人知道了。

  秋生嘀咕着对张敬说道:“别看我师父很不情愿的样子,但其实他这就是故意装出来的。师姑以后住在义庄,师傅肯定很高兴!”

  张敬好笑道:“为什么这么说?师叔看上去是很无奈的吧?”

  秋生拍了拍张敬肩膀,摇头道:“那是你还不够了解我师父。以我对师傅多年来的了解,他的眼神,说出了他的心!师傅他,早就爱上师姑啦!”

  张敬颇为无语。

  不过关于九叔对蔗姑的感情,他还真是有点看不透。

  虽然蔗姑和九叔的性格截然不同,九叔向来不苟言笑,为人古板,但蔗姑却大大咧咧,不拘一格。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却莫名感觉很搭。

  “以后咱们义庄,可就热闹咯……”秋生看着完全黏在九叔身上的蔗姑,以及又跑过去和米念英说说笑笑的文才,颇为感慨地说道。

  以前这么多年,义庄就只有他和文才,以及九叔。

  秋生还经常不住在义庄,会回他姑妈家里住,。再加上义庄本来就是用来暂时停放尸体的,平时也没有人愿意来义庄,所以义庄是比较冷清的。

  张敬来了之后,义庄就热闹了不少。

  现在蔗姑又要长期入住义庄。

  要是文才能够加把力,把米念英追到手,那米念英也会入住义庄。

  再加上经常来义庄的任婷婷,义庄的人气一下就充足了许多。

  张敬也看了眼文才和米念英,忍不住好奇地问道:“文才师兄和念英,他们两人怎么忽然就走到了一起?前两天我看的时候两人似乎还没有什么苗头啊。”

  秋生闻言有些气馁,遗憾地道:“还不是在对付魔婴的那天晚上,魔婴朝着念英冲过去,文才见状奋不顾身的帮念英抵挡了一次,受伤不轻。念英就对文才刮目相看了。”

  张江点了点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英雄救美啊!

  虽然英雄救美这一招很老套,但不得不说也的确很管用,是最能引起美女好感的。

  要不然,文才和秋生两人都追求米念英的话,秋生的赢面应该会更大才对。

  毕竟不管是外貌还是能力,秋生都要比文才更强。

  除非,张敬传授一些文才独门泡妞技巧还差不多……

  ……

  ……

  一行人赶路,自然不如张敬一个人时候的赶路速度。

  从平安县返回任家镇,得花两天的时间。

  夕阳西下,天色渐黑。

  中间这一天的晚上,一行人自然也没必要连夜赶路,准备找个地方歇息一晚上。

  “师傅,前面那座存在是叫陈家村吧?我记得我和文才还跟着你来这里替村民驱过邪。村里的村长人很不错,我们可以去他们家里借宿一晚上。”秋生指着不远处隐隐可见的一座村庄说道。

  这里虽然距离任家镇还有半日的路程,但是这里其实已经属于九叔的‘管辖’范围。所以当此地附近的村庄,遇到灵异事件的时候,都会派人不辞辛苦的去任家镇,请九叔前来帮忙。

  九叔看了一眼远处的村庄,也有印象,于是点头道:“那咱们今晚就借住在陈家村吧。”

  说完,众人就朝着陈家村走过去。

  只是这时候,忽然从后方传来了一阵驴叫声,但偏偏还伴随着一阵‘驾驾驾驾’的拍打声。

  张敬此时正好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于是率先转过身看了一眼,而后顿时就愣住了。

  很奇特的一副画面。

  只见一只比较瘦小,有点营养不良的毛驴,背上骑着一名穿着花衣服的娇小可爱少女,然后少女手里持着一柄巨大的大宝剑,拍打着毛驴的屁股,一副狂奔着骑马的架势,大喊道:“驾,驾,驾!”

  朝着张敬等人狂奔而来。

  看着这一人、一驴、一剑的怪异组合,张敬都不由得愣住了。

  这是什么鬼啊!

  把毛驴当做马来骑也就算了,可是这样一名可爱的少女,为什么要拿着这样一把巨大的剑?

  这把剑虽然没有四目道长最大号的大宝剑那般,犹如门板一样。

  但是至少也比正常的剑宽了两倍以上!

  所以看着这少女,张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四目道长。

  这少女,这风格,难不成是四目道长的私生女?

  毛驴的速度虽然慢,但是总比张敬一行人走路的速度快,于是很快就追了上来。

  “吁!”

  少女追上来后,很快就让毛驴停下,而后翻身下来。

  似乎骑驴比较累,少女狂奔了好长一段时间,所以小脸蛋儿有些红润,似乎很累的样子,她不好意思的看了眼张敬,开口道:“请问……”

  但是开口说了两个字后,不知道为什么又不肯继续说下去了,又闭上了嘴巴。

  只是小脸蛋儿又变红了几分。

  张敬看的好笑,心想难道这少女如此害羞,跟陌生人说话都不好意思?

  “姑娘你想问什么?”张敬好笑道。

  “阁下……额……”花衣服少女咬了咬嘴唇,最终还是憋不住,继续开口问道:“请问阁下,知道附近哪里有茅厕吗?”

  “……”

  张敬嘴角抽了抽。

  本来还以为对方是准备要问路什么的,但是听到花衣服少女问出来的问题,顿时话都被堵了回去。

  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这是什么样的骚操作啊?差点闪了我的腰!

  在这个时代,到处都是荒郊野外的,你茅厕干什么?如果内急了,直接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悄悄解决不就行了!

  “你也不知道哪里有茅厕吗?”少女很失望,然后又看向九叔秋生等人,虽然害羞,但还是继续问道:“请问,你们知道哪里有茅厕吗?”

  秋生就直接很多了,指着前方的一片小树林,说道:“你要是内急,直接去那边小树林解决不就行了。找什么茅厕啊。”

  “小树林?”花衣服少女连忙摆了摆手,红着脸摇头道:“我才不要。”

  张敬回过神来,大致有些明白了。

  自己这该不会遇到了传说中离家出走的千金大小姐吧?

  平时都是裹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娇生惯养习惯了,所以都接受不了在荒郊野外的解决内急,必须得找到茅厕才行。

  张敬忽然又有些想到了任婷婷。

  如果是婷婷,估计也不会愿意在荒郊野外的解决内急吧?

  想到那副画面,张敬不由得有些想笑,指着前方那隐隐可见的刘家村,对花衣服少女说道:“前面有一座村庄,如果你一定要找茅厕的话,那里应该有。”

  花衣服少女闻言顿时眼神一亮,水灵灵的大眼睛中浮现出一抹感激,手持巨剑对张敬抱拳道:“谢谢阁下!”

  说完,少女就赶紧翻身上马……

  不对,翻身上驴,用巨剑的剑身抽打着驴屁股,催促道:“驾,驾,驾……”朝着不远处的刘家村,狂奔而去了。

  看着这一幕,九叔等人也不由得摇头。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偷偷跑出来了,这不是瞎胡闹嘛。

  刚才她脸色潮红,应该不是赶路赶累了,应该是内急逼的吧?

  不一会儿,众人很快也跟在后面,赶到了刘家村。

  只是抵达刘家村之后,众人却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

  刘家村也算是方圆十几里内,一个比较大的村庄了,九叔他们曾经来过一次,当时记得村庄内人口很旺盛,人数众多。

  但是这次走过来,整个村子却安静无比,走进村子后,一个人影也没有见到!

  “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村子里所有人都休息睡觉了吗?”秋生和文才走在前面,四处张望打探着情况。

  张敬皱了皱眉头,说道:“不对。现在天色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怎么可能所有人都回家休息了?这些房子内,基本都是空的,没有人。”

  听到张敬这么说,所有人都神色一凛。

  房子空了,里面没有住人?

  难不成陈家村遭遇了什么大难?

  众人当即跑到附近的房子敲了敲门,从窗户往里面查看了一眼。

  发现的确如同张敬所说,房子都是空的,里面没有住人!

  整座刘家村,在这一刻鸦雀无声,气氛无比诡异,犹如一座鬼村!

  不过还好的是,刘家村虽然没有人,但是也没有看见有任何的尸体,没有看见死人。而且这些房屋虽然没有住人,但是房门都锁着,房屋没有被破坏的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九叔皱着眉头,百思不其解。

  刘家村的状况看上去很诡异,不怎么妙。但是村庄内又感应不到阴气、邪气,不像是邪祟出来作怪害人。

  和腾腾镇截然不同。

  可没有特殊的原因,不可能整座村庄都空下来,人都走了。

  忽然,前方再次传来一阵喧哗声,其中有一道声音正是刚才问茅厕的花衣服少女。

  张敬等人赶紧闻声赶了过去,查看情况。

  此时的花衣服少女似乎终于解决了自己的内急,所以脸色也不涨红了,一副轻松的样子,都有闲情逸致去抚摸自己毛驴的脑袋了,似乎是是在夸奖它刚才奔跑辛苦了。

  而少女的对面,是两个穿着粗布大衣,手持大刀,满脸凶神恶煞的大汉。

  两名大汉打量了少女一眼,都嘿嘿笑了起来,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说道:“整座村子的人,知道我们兄弟二人今天可能来,全部都跑去藏起来了。本以为我们兄弟二人这次要白跑一趟,空手而归了。没想到,竟然撞见了这么漂亮可爱的一个小姑娘!不错,不错……”

  少女脑回路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只要是普通人,看见这两名大汉的打扮,肯定一下就能猜到两人的行业了。

  必然就是传说中专门打家劫舍的强盗!

  一般小女生看见强盗,还对自己说这种话,肯定早就吓得花容失色,六神无主了。但偏偏这名小姑娘对此似乎一点感觉也没有,反而喜滋滋地看着两人,反问道:“你们这是在夸奖我长得漂亮吗?真是谢谢你们了呢。”

  “……”

  两名大汉的内心,估计和刚才的张敬差不多,都是被这少女的回答弄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们这是在夸奖你?

  我看你这小姑娘是在侮辱我们!

  这是干嘛?简直就是在侮辱我们兄弟二人的职业形象啊!

  于是本来还颇为高兴,嬉皮笑脸的两名大汉,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

  其中一名脸上有着刀疤的大汉,冷声喝问道:“说,你身上带了多少两银子!”

  花衣服少女似乎还是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老实回答道:“我身上带了多少银子呀……好像带了四十几两吧。不过我身上还带了两锭金元宝。”

  闻言。

  刚摆出凶狠模样的刀疤脸大汉,再次脸上表情凝固了。

  估计这是他们有史以来,最奇怪的一次抢劫经历。

  他们这些年来,抢劫过很多次,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贪生怕死,为了活命乖乖配合之辈。

  但是,像花衣服少女这样不但配合,还主动告诉他们自己除了银子之外,还有金元宝,还真是头一次。

  另外一名满脸络腮胡的大汉冷笑着问道:“那你的银子和金子,放在哪里?”

  这下少女闻言终于有些警觉了,捂住自己的荷包,问道:“我的钱当然是在我包里啊。你们要干嘛?先说好,我虽然有钱,但是我不借给别人!”

  “借?”两名大汉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笑得极其开心与嚣张,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笑了好半响后,才纷纷用大刀指着少女,威胁道:“难道你还没看出来,我们两位大爷,是强盗!需要找你借钱吗?”

  “不需要借钱那就好!”少女嘟了嘟嘴巴,然后摸了摸毛驴的脑袋,嘀咕道:“是强盗怎么了?强盗就可以笑这么大声了?”

  嘀咕完,少女就翻身上驴,用巨剑轻轻拍了拍毛驴的屁股,准备继续赶路了。

  两名大汉强盗面面向觎半响,等少女骑着驴子开始走了,才反应过来,赶紧冲上前去拦截住去路,大喝道:“小丫头,我看你是在跟我们兄弟二人,装傻充愣是吧?知道我们是强盗,难道还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

  少女看了看已经快要彻底落下山头的夕阳,不耐烦地说道:“我听人说过,强盗就是专门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坏人。不过我现在着急着赶路,就不行侠仗义啦!所以,你们赶紧让开吧,天快黑了,我得走了。”

  “行侠仗义?”两名大汉闻言微微一惊,这少女难不成是个高手?

  不过他们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觉得这少女怎么看,也不不像是高手的样子,估计这是在诈他们呢吧?

  他们为非作歹这么多年,也算是绿林悍匪了,怎么能就这么轻易被一个小姑娘给吓住?

  他们不想再跟这少女磨蹭哆嗦了。

  于是再次用刀指着少女,面露凶光,下了最后通牒道:“以为拿把剑就能吓唬得了谁吗?还拿这么大把剑,你挥得动吗?马上给我滚下来,将身上的全部钱财都交出来,然后乖乖跟大爷们回山寨!”

  ~

  /xiaoshuo/65/65069/4614416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