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111章 感情这种事,没办法勉强的

第111章 感情这种事,没办法勉强的

  道观后院。

  蔗姑又惊喜有慌乱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开始做准备。

  给脸上擦东西、吃朝天椒、拍打自己等等非常人的手段都施展了出来。

  不一会儿,蔗姑就成功的把自己搞的额头脸颊都发红发烫,一副发烧难活的样子。

  很快,门外传来了秋生的喊声:“师姑,师傅来了!”

  蔗姑闻言赶紧躺在床上,呻吟个不停。

  九叔带着张敬、文才、秋生进入房间。

  九叔先给蔗姑介绍了一下张敬,说道:“师妹,这是我茅山派一位师兄张玄的独子张敬,现在跟在我身边在修行。”

  “张敬啊……你好啊……”蔗姑红着脸发着汗,简单的认识了一下张敬,随即问候了两句,然后就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九叔了。

  她现在满脑子想着的都是九叔,哪有心情理会他人啊,谁来了都不好使。

  张敬也没介意,看着蔗姑这幅样子,忍着笑意说道:“师叔,我看师姑的病情很严重啊。”

  文才和秋生也连忙点头:“是啊,是啊,师傅你快帮师姑看看,她到底是升了什么病。”

  九叔或许在来这里之前还有可能被骗,但是到了现场之后,看着蔗姑这模样,只要不傻都能看得出她并没有病,而是装出来的。

  但是九叔却并没有直接戳穿她,而是在床边坐下,问道:“师妹,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蔗姑细节做得很好,手捏着兰花指,轻贴在额头上,娇滴滴地道:“我现在心里又惊,心里又慌,心里又惊又慌~~”

  看着蔗姑这幅样子,作为帮手的文才和秋生都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张敬更是如此。

  这位师姑,真的是太逗了!

  其实蔗姑容貌并不算丑,虽然年纪比较大了,但是看上去保养得还算不错,脸上皮肤都挺光滑紧致的。

  只是她这打扮太不好看了。

  和她比起来,菁菁的村姑打扮都算稍微好一点的。

  看着蔗姑娇滴滴的样子,张敬等人都十分不适应,但九叔却仿佛司空见惯,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说道:“好了,我帮你看看。”

  九叔让蔗姑伸了一下舌头,然后又看了一下眼睛,似笑非笑地道:“师妹,你火气很大啊!”

  文才闻言有些纳闷。

  火气很大?

  难道蔗姑真的生病了,是并不是完全说谎,而是将计就计?

  于是文才问道:“师傅,师姑是不是虚火很大啊?”

  九叔摇了摇头,说道:“腰酸背痛,才是虚火旺盛。”

  秋生想了想也问道:“那是不是肝火呢?”

  九叔依旧摇头:“口干舌燥才是肝火。”

  秋生点头道:“对啊,现在师姑好像挺口干舌燥的。”

  “不一样。”九叔一本正经的否决,看着蔗姑,板着他那管用的不苟言笑禁欲脸说道:“她这是欲火太旺盛!”

  张敬这下真的是没忍住。

  九叔,果真是有点东西的啊!

  这种事情你知道就好了,竟然还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简直不考虑蔗姑的感受啊!

  文才和秋生两个人闻言也有些尴尬,纷纷挠头,有点想跑路了。

  好像师傅发现什么了。

  九叔若有所思地瞥了两人一眼,冷哼道:“想干什么?想跑啊?既然来了,就帮我把你们师姑两只手绑起来,绑在床头。”

  这一下,满屋子皆惊。

  文才和秋生两人面面相觑,师傅这是想干嘛?

  张敬也惊呆了。

  他因为看这部电影其实挺久,所以不记得细微处的剧情倒是是怎么样的,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九叔到底是想干什么。

  捆绑?

  啧啧……

  九叔不仅只是有点东西那么简单,简直就是东西多得很!

  老司机,真的会玩啊!

  眼看着,文才和秋生两人找来布条,将蔗姑的双手捆绑在了床头,蔗姑为了演戏还在床上挣扎着。

  至于九叔自己,则是开始脱衣服了。

  对其他三人说道:“好了,你们出去吧。我帮你们师姑去去火。”

  说完后,又坐到床边,对蔗姑说道:“师妹,我这么做,你不会介意吧?”

  蔗姑心里早就急不可耐,等着这一天了,心想:老娘当然不介意了,快点来吧!再不来,我就要主动了!

  但这种话还不能说出来,只能娇滴滴地道:“师兄,你放心吧,我不会介意的~~啊,你来吧~~”

  其他几人闻言,简直浑身鸡皮疙瘩都快要掉了。

  这两个老司机!

  文才和秋生暗自想到,看来师姑说的没错,九叔对她真的是有情义,喜欢她的啊。

  今天九叔说什么不想来,明明就是故作矜持罢了!

  想到接下来的场面少儿不宜,三人赶紧退出去,还把门关上。

  不过退出去归退出去,文才和秋生关了门后并未走远,就在门口偷听着。

  文才小声嘀咕道:“看来师姑之前跟我们商量的后招,根本用不着了啊。”

  为了成功把九叔骗上床,让九叔心甘情愿被睡,蔗姑可是费劲了不少心思,伙同秋生和文才做了不少准备工作。

  把九叔骗上山来,只是第一步,更多辣眼睛的操作还在后面呢。

  但是现在看来,师傅很配合,嘴上说着不要心里却很诚实,只需要师姑稍微勾引一下,就乖乖主动就范了。

  这不,要替师姑解欲火了吗?

  “不过……”文才有些不自在地道。

  “不过什么?”秋生专心听着墙角,问道。

  “不过我感觉我们这样,好像是卖银的啊!”文才皱眉头道。

  秋生双手抱在胸前,优哉游哉地道:“哪有这么严重!我们这,最多就算是拉皮条!”

  文才不解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秋生点头:“当然有区别!前者是有罪的,是控制成年人和其他人发生那什么关系的交易行为。但是我这呢,是帮人介绍伴侣!”

  文才恍然大明白的点了点头。

  张敬则是对秋生竖了个大拇指。

  说实话,要不是秋生这么说,他还真不知道买银和拉皮条这两个专业名词,有什么不同!

  这时候,屋子里面传来更加不堪入耳的声音,只听见九叔说道:“师妹,你就尽情的叫吧。叫完之后,你就会舒服的。”

  紧接着,就是蔗姑各种乱叫声。

  “啊,啊,啊,啊……”

  文才和秋生两人听得面红耳臊。

  秋生还好,至少和女鬼有过一夕之欢,尝试过美妙的滋味。

  但文才现在还是童子身呢。

  听着这声音,简直有些听不下去。

  秋生一副老手的样子,调笑道:“看来师傅和师姑的战况很激烈啊。”

  张敬听到这里,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未必。”

  看来他的记忆没错,九叔的确不是像秋生、四目道长他们说的那种人。他刚才让三人出门,根本就是他们想歪了。

  九叔这是憋着坏主意,准备好好让蔗姑知道教训呢!

  “为什么啊?”文才和秋生一起问道。

  为什么?

  两个单纯没经验的家伙。

  张敬笑而不语。

  那个女人是这么叫的啊?

  叫着叫着还哈哈大笑。

  我经历过的这种事情,没有一百次,也有几十次……嗯,看过的碟片,也算是经历过了吧?

  从来没见过哪个女人是这么叫的!战况再激烈也不可能!

  这叫声,简直就像是被点了笑穴一样!

  估摸着,九叔这时候在房间内,是趁着蔗姑双手被绑住,在挠她的脚板心,所以她才会又笑又叫。

  果真,就在门外三人讨论的时候,房间内的蔗姑估计实在是受不了,脚板心太痒。

  于是她也不装了,摊牌了!

  瞬间从娇滴滴的小女生化身为女汉子,双手猛地一挣,绑着她双手的布条直接被挣断了!

  九叔反应不及,正想要逃跑,蔗姑忽然从床边摸出一个木制的锤子,在九叔脑袋上敲了一下。

  砰!

  九叔哪知道蔗姑床上还藏暗器啊,根本就没有任何警惕之心,就想着好好捉弄蔗姑了。结果刚要逃走的时候,就被蔗姑偷袭得手,直接敲晕了过去。

  把昏迷的九叔搂在怀里,蔗姑哈哈一笑:“还想溜?”

  笑完后,她赶紧把九叔放倒在床上,然后拿出真正的结实的绳子,将九叔双手捆在床头。

  因为九叔毕竟是炼师境界,她偷袭得手,能让九叔一时昏迷,但九叔很快也会清醒过来的。

  果真。

  当九叔被捆绑完毕,蔗姑开始脱衣服的时候,九叔很快就清醒过来。他想要挣脱,却发现捆住自己的两条绳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根本就挣脱不了。

  九叔只能一边挣扎,一边有点慌地劝说道:“师妹,你不要乱来!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感情的事情是不可以勉强的!”

  其实,像四目道长他们这些师兄弟,人人都说九叔是个恋爱高手,泡妞手段高明。

  其实都是误会。

  包括他们小师妹蔗姑这件事,也不是九叔主动的,完全就是蔗姑一厢情愿。

  说什么九叔亲口说过要永远和她在一起。

  其实呢,完全就是蔗姑当初给九叔射下的陷阱。当时九叔被她灌醉了,而且说和她一起的意思,是永远把她当做最疼爱的小师妹。

  天地良心,九叔可是没有对蔗姑有过哪方面的念头啊!

  但对于蔗姑来说就不是这样了。

  感情这回事的确是没办法勉强。

  可是一旦有了感情,看对了眼,真正喜欢了,那也没有办法勉强一个人不去喜欢你!

  蔗姑就是喜欢九叔,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化解,也没有任何人能够让她改变心意!

  就算九叔这么对她,躲着不见她,要是一般女人估计早就受不了改变心意了,可蔗姑就是不改变。

  蔗姑很快将外套脱掉,只穿着一件比较单薄的睡衣,对九叔的求饶充耳不闻,得意的笑着说道:“我知道,感情的事情没办法勉强。所以今天,我准备用三度诱惑来让你情不自禁!”

  说完,她拿起手中的铃铛,就开始摇了起来。

  这是给外面的秋生和文才发送信号!

  听到这信号,文才和秋生就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看来,房间里蔗姑和师傅的确没有做那种事情啊!

  两人很诧异的看着张敬,问道:“师弟,你怎么知道里面没有发生战况的?”

  张敬摇了摇头,一副前辈高人的看着两人说道:“虽然你们师兄,但是在这方面的经历还是太少了。”

  秋生和文才闻言眼睛一瞪,问道:“师弟你在这方面经验很丰富?”

  张敬咳嗽了一声,一点也不脸红地道:“那是自然!”

  秋生和文才皱了皱眉,有点不相信。

  不过仔细想想,似乎也是有点道理。

  要不然为什么他们两人也追求婷婷,但是婷婷对他们一点感觉也没有,就喜欢师弟呢?

  这里面有玄机!

  大有讲究啊!

  张敬拍了拍两人的肩膀,笑着道:“放心吧,以后要是遇到喜欢的女孩,不知道该怎么追求,就来告诉我。我一定给你们出谋划策,帮你们追到心爱的姑娘!”

  秋生还算好,他对自己挺有信心的。

  文才闻言就很高兴了,搓着手道:“真好,以后得多请教师弟你了!”

  在修炼这方面,文才没什么兴趣。

  可是在泡妞这方面,文才和秋生兴趣都比较大。

  以后有机会,得多找张敬请教,学习一下先进的经验!

  “好说好说。师兄弟之间还客气啥。”

  张敬笑着道。

  他不是一个藏私的人,很乐于分享自己的所学和经验。

  ……

  ……

  就在三人闲聊时,屋内再次响起了一阵不耐烦的铃铛声。

  秋生和文才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开始行动,去往屋里喷水……

  接下来,就是更搞笑的一幕了。

  只见在文才和秋生的帮助下,一柱水从窗户喷射进入屋里面,把蔗姑浑身浇湿,蔗姑给九叔表演了什么叫做湿、身诱、惑!

  张敬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是听到蔗姑在里面娇滴滴地喊:“哎呀受不了,我全身手湿透了!”

  “哎呀,够了够了,我现在丰满的身材,已经呈现在你面前了~”

  “啊~~哎呀哎呀~啊~~哎呀呀~”

  “师兄~来呀~快活呀~造作呀~”

  “是不是看得很清楚啊?”

  污言秽语,简直不堪入目!

  张敬只能说,这位小师姑,是真的放得开!

  为了得到九叔的肉体,简直已经是丧心病狂,不折手段了!

  可惜,九叔不为所动。

  没有半分兴趣。

  后来。

  蔗姑又不知道使了什么让人看不懂的招数,给九叔戴了一副奇形怪状的眼镜,似乎是要让九叔看得更血脉喷张一点。

  但是哪知道这办法不但没有效果,反而直接把九叔给看吐了!

  这一下,蔗姑是真的不能忍了。

  老娘千方百计的勾引你,想要得到你,你不为所动就算了。

  你竟然,看吐了!

  就算蔗姑为了追求九叔,可以放弃很多东西,不在乎很多东西。可是你总不能在别人卑微到尘埃里的时候,你还嫌弃人家恶心吧?

  很少跟九叔生气的蔗姑,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对窗户外面大喊了一声:“停,不要再喷水了!”

  尔后便伤心又愤怒的看着九叔,咬牙切齿地说道:“林正英!你吐!好!你以后不要再来求我!如果你再有什么事情来求我,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说完,就转身去换衣服了。

  九叔对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去找蔗姑道歉来着,但是蔗姑似乎是真的生气了,直接都不想再见他。

  没办法,九叔只好带着张敬三人先回义庄,这件事以后有机会再说。

  九叔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出了道观之后,一路上也时不时的要呕吐一下。

  特别是看到路上的一些野菊花的时候,更是呕吐得厉害无比,让张敬、秋生、文才三人都摸不着头脑。(话说,电影里面这一段情节,我是真的没看懂啊。为何九叔会吐?菊花又是什么梗?懂的大佬麻烦告知一下,涨点姿势。)

  回到义庄休息了半天,九叔才稍微好了一点。

  张敬见九叔恢复了一些,也开始找九叔商量正事。

  关于早上时黄道长在茶馆所说,去腾腾镇除掉僵尸的事情!

  纵观整部《新僵尸先生》电影,让张敬感兴趣的事情不多。

  大致就两个。

  一个是蔗姑下山时,在树林遇到的‘红白相撞、冥婚送行’。这一情节其实和电影的主线没什么关系,但却是张敬前世看这部电影时,觉得全片最恐怖的地方!

  堪称童年噩梦!

  但如今情形不一样了,张敬作为茅山道士,而且实力不俗,急需妖魔鬼怪来给自己刷经验。

  这种曾经觉得很恐怖的事情,现在倒是可以一探究竟了。

  除此之外,第二个就是腾腾镇的僵尸了。

  腾腾镇现在几乎就是一个僵尸窝,僵尸众多,连镇上的居民都纷纷四散逃亡,没有活人敢住。

  要是能扫平腾腾镇的僵尸……

  那功德值,将会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吧?

  估计比杀死那皇族僵尸,还要多!

  至于这部电影的主要剧情线,大帅府除灵婴,在张敬看来倒是没有多大难度,也没多少功德值可刷。

  等时间到了,大帅府有人来请,张敬陪着九叔走一趟就是了,

  要解决并不难。

  ~

  (第二更一万字奉上。还会有第三更,不过会很晚。

  白袍明天不上班,熬夜慢慢码,大家就明早起来看吧。有票记得投就是了~)

  /xiaoshuo/65/65069/4645624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