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投官方网站 > 我师叔是林正英 > 第92章 铜角金棺!

第92章 铜角金棺!

  今天天气很好,天朗气清,阳光充足。

  下午时分。

  四目道长、一休大师、张敬正在院子里喝茶。

  因为张敬帮忙调和了一休大师早晚念经的事情,四目道长和一休大师两人虽然还是时不时的就要争锋相对,但是至少却没有之前那种剑拔弩张,一见面就要打架的样子。

  有时候,还能做下来一起喝喝差。

  “真是好茶啊!”

  一休大师品了一口,忍不住说道。

  “乡巴佬,没喝过好东西。”

  四目道长怼了一句。

  虽然这茶叶,是他不要脸从任婷婷那儿讨来的。在这之前,他也没喝过这么好的龙井茶。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远处走来的一队人马。

  张敬却是第一时间注意到,然后就站了起来。

  这对人马组合很奇怪。

  有穿着清朝服饰的官兵,有几名腰佩双刀、步伐轻盈明显武功不俗的护卫,还有几名道士,以及一名坐在轿子上的小孩子。

  当然,队伍中最显眼的,却是一个用墨斗线捆起来的铜角金棺。

  “皇族僵尸!”

  张敬看见这一幕,顿时就确定了。

  这一行人动静不小,当走进了一点之后,四目道长和一休大师也看见了,纷纷站起来。

  “走,过去看看。”四目道长似乎看清楚了前面领头的道士是千鹤道长,当即朝着外面走去。

  张敬和一休大师也跟上。

  至于家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跑到了隔壁一休大师家里去了,而且还屁颠屁颠的跟在已经冷战了好几天的菁菁后面。

  张敬见状不由得无语。

  看来这家伙终究是没能抗住,霸气消失,主动找菁菁道歉和解去了。

  不过看这样子嘛,似乎效果也不是很好,菁菁一样是不怎么想搭理他的样子。

  这两人也很快追上来。

  但是让张敬很纳闷地是,不知道为什么,当菁菁走过来的时候,眼神很不善的盯了张敬一眼,似乎和张敬有着深仇大恨一般。

  张敬不解,自己这一阵子可是没招惹这位小辣椒啊?之前菁菁对他也是和颜悦色的,并没有仇视他。

  今天怎么回事?

  难道亲戚来了?

  算了,不管了,女人就是麻烦,难得去猜测了。

  他现在的心思,也都大部分放在了走过来的队伍上面。

  所以,也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家乐,偷偷的对他投来了一个抱歉的眼神。

  这家伙扛了好几天之后,实在是扛不住了,于是没告诉张敬,偷偷的过去找菁菁道歉要和解。

  菁菁自然是没那么好哄的,你都那样对我了,随便说两句好话就能原谅你?

  休想!

  于是她直接用扫帚要把家乐打出去。

  家乐这货也是坑,见状没办法,直接把张敬给抖露了出来。说他之前的那些话,那些行动,都是张敬教他的。

  要不然,他绝对没有胆子那样对菁菁。

  菁菁闻言,虽然依然没有原谅家乐,但是却把大部分的愤怒,转移到了张敬身上。

  所以刚才她看张敬的时候,才会眼带怒火,把张敬视作是仇人。

  ……

  ……

  “师兄!”

  “师弟!”

  穿着一身道袍的千鹤道长和四目道长亲切的打着招呼。

  他们两人可不是普通的道友关系,而是和四目道长与九叔一样,那都是同一个师傅教导的师兄弟,感情极为深厚。

  “师叔!”

  家乐上前打招呼,张敬也跟在后面同样叫了一声师叔。

  “这位是师兄你新收的徒弟?”千鹤道长听见张敬叫自己师叔,诧异的问道。

  于是四目道长又免不了一番解释。

  不过千鹤道长年纪比九叔和四目道长都要小不少,所以和张敬父亲张玄并没有交集,只是听说过其大名,知道张玄是他们这一辈茅山弟子中,最杰出的英才。

  可惜现在下落不明,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连生死也未可知。

  就在众人叙旧之际,队伍中一名头戴怪异帽子的男子尖细着声音,很不高兴地问道:“喂喂喂,你们停在那里干什么?”

  千鹤道长回过头解释道:“乌管事,我找师兄借点糯米!”

  “糯米?接糯米干什么?你要吃啊!”乌管事很不耐烦地问道。

  不过这时候,轿子上的小王爷忽然开口道:“乌侍郎,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

  闻言,刚才很不耐烦地乌管事,立即就换了副表情,喜笑颜开,舔狗十足地道:“好勒!来来,落轿,大家都休息吧!”

  张敬在旁边看得直摇头。

  话说,当初看电影的时候,他以为这位乌管事是个太监。因为不管说话、做事、言行举止,都像极了太监。

  但是现在看,却又不像。

  因为这家伙明显还长着一圈胡子,还有喉结,而且那位小王爷叫他也是称呼为乌侍郎。

  太监,是不可以做侍郎的吧?

  难不成这货是个女装大佬,gay?

  不过他也没心思理会这个娘娘腔,注意力已经转移到铜角金棺上。

  和电影中剧情一样,四目道长问棺材里面是否装着僵尸,千鹤道长点头承认了。

  “既然是僵尸,为什么不烧了它?”四目道长又问。

  千鹤道长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僵尸是边疆的皇族,不能烧掉,我们得尽快运上京,等候发落。”

  有时候就是这样,世界上本来很多的灾祸都是有办法避免的,但偏偏有人不愿意去做。

  现在这皇族僵尸是如此,任家镇的时候,任老太爷亦是如此。

  本来只要烧掉尸体,就可以不变成僵尸,但是偏偏有人要阻拦。

  张敬忍不住问道:“大清不是亡了吗?为什么一个边疆皇族的尸体,还需要如此隆重,必须要送回京城才能处理?”

  不用千鹤道长解释,四目道长就说道:“大清虽然亡了,但是皇帝依然在啊,满朝的勋贵元老还在啊。只要他们还在,皇族就身份不一般。”

  张敬想了想,也是。

  别说这个时空了,就算是前世的清朝在灭亡之后,末代皇帝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着皇帝的样子。

  皇族僵尸不能动。

  张敬本来心里早已经想好的某些计划,就不得不放弃了。

  毕竟在任家镇上,一个小小的乡绅首富任发的意见,九叔都不能不听,明知道任老太爷会尸变,也只有乖乖带回义庄好生看守着。

  更别说这牵扯到皇族,牵扯到京城了!

  他想要现在对着僵尸做什么,乌侍郎会同意吗?

  如果他不顾阻拦去做了,那估计接下来他就得被全国通缉!

  所以,他现在只能等尸变的时候,才想办法尽量帮忙;也想办法,尽量救千鹤道长一命。

  毕竟,千鹤道长可是和四目道长以及九叔情同手足的师兄弟。

  要是别的道士有生命之危他可以不管。

  千鹤道长,他还是要尽最大的努力去帮的。

  /xiaoshuo/65/65069/4662900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hcm8.com。金沙网投官方网站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txt地图 xml地图

金沙网投官方网站,金沙平台网投,金沙手机网投